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格林本先生  

2010-04-17 21:32:42|  分类: 顾军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军朴格林本先生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格林本先生是以色列人,英文名叫GreenBen 。是我们厂的老客户。可说到Green.ben 鲜为人知,说到“大胡子”在我们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事情要从1986年说起,那个时候邓小平提出了改革开放的政策,我们厂也成了工艺系统的开放单位。春风一刮到我们厂,一天十几辆大巴载着蓝眼睛高鼻子的外国人把我们小厂挤得水泄不通。这可急坏了两位厂长,他们把老宋(会日语的)和我从车间调了上去,叫我带欧洲人,老宋带日本人参观。

格林本就在这个时候自己找到我们厂的,他是找遍了大半个中国才找到我们厂的,可见我们厂的雕刻手工艺非同一般。他带了个中国通的朋友和我们签了协议。

第二次来中国,厂长派我和驾驶员小吴去虹桥机场接机。他上午十点一刻到,我和小吴站在出口处,远远的,小吴在一堆人的后面就看见了格林本:1.9米的个儿,黑礼帽。黑大衣,长着一把浓浓的比马克斯还要长的大胡子,格林本推着两个大箱子缓缓地走来,简直是鹤立鸡群啊!我们这边小吴也不赖:1.8的帅小伙!格林本也看见了。

“how are you!”格林本伸出了大手。

“welcome  to  our  country!”我回答。

11点多,车子走机场路很快到了苏州,大家肚子真饿了。小吴说厂长交代带格林本到清真的饭店去,因为他信教。可是格林本却严肃地说:NO! .为什么呢?原来他说我们抄菜的锅都沾过猪油的,猪是他们的神是不能碰的。小吴找了北门饭店,点了五六个菜:大肠粉丝煲,清水虾,古老肉,青椒肉丝,汤,摆了一桌子。小吴说:“老顾,别客气,开吃”说罢就狼吞虎吃了起来,格林本呢,坐在一旁吃带来的压缩食品加香蕉,一会儿他用完了餐默默地坐着,这时,我们这也风卷残云吃得八九不离十了,吃完了,小吴悄悄对我说:“你看,我们吃这么多,他会不会觉得我们象那个?”他做了个猪八戒的鬼脸,我看了下空盘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把格林本弄得丈二摸不着头脑“why do you laugh ?  ”我赶紧胡诌了个理由。

到了厂里,格林本定好了雅都饭店,然后打开了他的大箱子,那是他带来的样品:烛台,羊角杯,八角盒,面包板,都是宗教用品,是用核桃木做的;他又打开了他另一个箱子,那是什么?我好奇了,喔!那竟是他半个月的“饭”!整一箱的压缩食品和黄油奶烙之类!因为他不能吃这里的东西,带了这一箱劳什子!

第二天一早,格林本早早赶到我们厂谈生意。杨厂长把产品细细地看了一边,然后把我们的合作计划谈了下,我就逐句地翻给格林本听,格林本呢,拿出了他的一本杂志,证明他是他们国家的有名气的艺术家,并且相信我们厂能够跟他合作得很好,原材料都由他提供,毛胚由他送到意大利工厂加工运来,我们厂只需做余下的精细部分。由于我的英语很烂,格林本为了尽量把复杂的句子编辑得简单些常常憋红了脸,以便我能理解,也真难为他了。

余下的时间就是谈价钱,他可谓是地道的生意人。谈起价来,寸金不让,杨厂长跟他争得面红耳赤。他说他这批产品准备销到美国,销路好的话,会与我们一直做下去。

到了下午五点他会面朝东方祈祷默背经文,那本小册子是希伯来文的圣经,一曲曲的。不懂。

空下来的时间我就和他闲谈,原来他36岁已经是四个孩子的父亲,3个儿子1个女儿,在美国有个老母亲和弟弟,他大学是在美国读的,怪不得一口很纯的美语。我说:你们国家老打仗,他说政府号召每个大学生毕业后都要服兵役,我又好奇了:拿枪吗?他说:“no. I am a nurse”他当了护士。而且他们政府鼓励生育:每生一个孩子,政府发一笔可观的美金。

第二天我们去车间看看,我们这边蒋小姐是厂里技术数一数二的。她曾和我是师姐妹,跟过赵师傅。赵师傅的父亲就是雕刻苏州东山雕花楼的。我是最笨的徒弟了(不好意思)。小蒋按照样品要求做了一套,格林本把要点都注明了,要求很高。等毛胚寄来我们就开工。

 

毛胚寄来我们开工,格林本亲自监工,他认真跟我学了一些中文,仔细地写在笔记本上:“straiht”直

“smooth”光滑”wool”毛“thin”细“thick”粗 “point”尖。他在旁边注了拼音,这样他指挥工人可得心应手。面包板旁雕的麦穗要饱满,盒子的无花果的树叶要活灵活现,核桃木很硬,所以他自带的一套工具磨得十分锋利。工作起来一丝不苟,埋头苦干。

格林本的产品销路很好,供不应求,他一次次地来中国,我们合作得很好。杨厂长搞来了一台老掉牙的打字机,铅字的,打起来啪啪响的。我把中英文,口译,笔译全包了。我也觉得神奇:手太笨,这方面比人家强了一点。厂长倒也蛮把我当回事。

格林本四十岁那年已经是七个孩子的父亲。他带来了全家福相片:四个儿子三个女儿,那个倒也不希奇,新奇的是他那苍老的老婆手里抱着的最末的儿子居然和他大儿子的儿子(也就是他的孙子)一样大!他那24岁的大儿子黑礼帽,黑西装,一副金丝眼镜,活脱脱的格林本年轻时的模样,不同的是:没有那把大胡子!“they are same age ?” “yes!”幸福写在脸上,格林本自豪地回答。一大家子12人,

可见Family在他心里占了很大的位置。他还给我看了住了三百年的尖顶的石头房子,门口有无花果树,异国风情啊。还有厨房间的大餐桌,可以想象到一家用餐的场景和主妇忙碌的身影,又有一个奇怪的问题我忍不住要问。他们信教不杀生:“How do you kill the hen or fish?”“I deliver them to church with special method to kill them .”他们必须送教堂做了祷告才能杀,真麻烦!说到他们的总统拉宾和萨达姆之类的话题,他很谨慎,不随意乱说,可见是个本分的生意人!

格林本不远万里一次次地到中国来,我禁不住问他能不能把小蒋和这批工人带到国外去,这样大家方便。“No!”格林本又no 了。这回轮到我问“Why?”了!“1:The government does not permit;2:The  clothes you  put on are very strange.”首先是政府不允许,其二是因为我们穿的衣服很奇怪。那我们看他们也是挺奇怪的。真是认识了这么个奇怪的外国人!

改革开放让我开阔了眼见,也为厂里挣了一大笔可观的美金!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