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一包香烟补漏洞(1973)  

2010-04-16 06:57:49|  分类: 皆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包香烟补漏洞(1973)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皆 明

船,曾是江南水乡的主要交通工具,也是农业的重要生产工具。在过去,水乡的农民都会摇船,所以,我们下乡插队之后头一件事也就是学会摇船。(有关学摇船以及摇船外出的故事已经有不少学友说过了,差不多)。俗话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其实并非如此。尽管我有多次摇船外出经历,曾在上海蕴草浜、苏州河的潮水里随波逐流,也曾在西、东阳澄湖里乘风破浪,但是我从无这样感觉。记得有一次,在蕴草浜里遇到落潮,水泥船随着潮流快速东去,距一座大桥前约百米时,船突然打横,船舵已经不听使唤,无论左扳右扳,船头都没有反映。河中央都是漩涡,河水很深,在船头上六米长的篙子怎么也掂不着河底。眼看大桥越来越近,撞上去就是船毁人亡,怎么办?!这时我急中生智,立即拾起摇橹,插入激流中,同舟的另一位社员赶紧过来帮忙,两人齐心协力“扳艄”,船头终于在大桥前面竖直了,一眨眼船就从大桥下穿过,化险为夷。经常开船外出,遇险总是难免的。

 那年初夏,生产队里安排我与知青冯弟以及其他两位社员摇船去上海装运氨水(实际是工业污水)。摇船去上海出差,来回路程就要五六天,再加上在上海排队等候四五天,总共要十天左右。由于船上生活十分艰苦,劳动强度(主要是危险性)也比较大;在外近十天,对于农民来说空余时间无法照料家庭和自留地,还增加开销费用等等,因此,队里为鼓励外出,把外出的工分定为最高级别。尽管有这样的待遇,农民还是不太积极。而我却觉得摇船外出可以散散心,是一件愉快的工作。所以,只要有机会外出,我都主动请缨。

回过来说我那次开船去上海。那天早上是顺风,我们升起篷帆穿过太仓的浏河,在上海嘉定境内向南行船,因为是顺风,我们比较轻松。两人一班,轮流休息。下午快到马陆镇时,宽阔的河面上来往的船多起来了,冯弟在船头瞭望,社员小高在船尾掌舵。我和另外一位社员在中舱里休息。忽听到船头传来“砰”一声响,船身猛然一震,我连忙站起来一看,只见右舷舱外有一条满载的水泥船过去。我船掌舵的社员小高开口大叫:“不好了,不好了……”。原来,对方是重船,有两人在岸上背纤逆风北上,船身和船头载重后吃水已经接近水平面。而我船是空船,船头高高昂起,一个约莫两平米平面凸起在水面上。据我船掌舵的小高说,当时有一股横风吹过来,,在两船交会避让不及,对方的船头撞了我船翘起的船头!我急忙爬在船头甲板上,伸头一看,确实“不好了”,只见船头接近水面不到10公分的右半部被撞出一个窟窿,有人头那么大,水泥已被撞落,里面的钢丝网都可以见到。我再打开船头的安全盖一看,船头舱里一滩水泥渣,少量河水正伴随着浪花不时地从窟窿里溢进来,成为一个威胁性很大的漏洞。我心中一紧,一旦漏洞大量进水,船就将沉没,情况十分危险!冯弟和小高他们还在对着远去的肇事船大骂,我当机立断,马上叫冯弟一起来降下篷帆,停船靠岸。怎么办?去追肇事船,早已淹没在远去船流中,谁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特征,很难找了。想来想去,还是赶紧想办法去修船吧,不然我们不要说去上海了,连家也难回,集体的财产受到损失,回去不好交代。好在已经快到马陆镇,到镇上去找船厂想办法。

我们把船上的东西尽量都放到船尾,这样可以让船头再翘起一点,使那个漏洞离河水浪花远一点。不再升起篷帆,改用摇撸摇船,降低并控制速度,可减小浪花。就这样,在下午四点左右我们来到了马陆镇上。停好船,我跳上岸急忙打听找到了船厂。还没有学会抽烟的我,在路边商店里买了一包当时上海郊区农村不凭券的最好的飞马牌香烟,怀着一个忐忑不安的心走进船厂,已经快下班了,车间没有什么人影。在生产科一位接待人员抽着我的香烟,听完我的叙述,安慰我说,不要急,走,一起去看看船。我带他到了我们的船上,他看了那个漏洞说,钢丝网没破,不要紧的,我给你一点水泥,你自己就可以补的。我不停地递香烟,随着他来到船厂物料仓库里,用水桶装了水泥和黄沙,我问,多少钱,他说,一点点东西,送给你了。我连忙又给仓库保管员递香烟道谢。

回到船上,按照船厂那位师傅指点,拌好水泥,钻进船头舱内,把撞凹的钢丝网整平,在上面铺上水泥,抹平。再把船头对准驳岸上石级靠上去,这样我就在石级上猫着腰把船头窟窿的外面部分抹上水泥,漏洞补好了,大功告成,我们都松了一口气。看看一包香烟,已经用去了大半,值!由于天色已晚,水泥未干,不能行船,我们就在马陆宿营了。晚饭后,我打着手电去检查补好的漏洞。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船头外部原本抹平的水泥都不见了,钢丝网又露出来了。怎么回事?我琢磨下来,明白了船头那面是向下倾斜的,水泥有重量,在未干之前,会自然掉落。必须有一样东西来支撑保护那一个部位,直到水泥干固。可是船头上光溜溜的,又怎么来安装支撑架呢?不解决这个难题,漏洞就补不了。船厂已经下班了,找谁呢?好在水泥黄沙还有多余,自己想办法重新补漏洞。

我想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土办法。我与小高一起再上街去,买了一只硬纸板箱一卷草绳。回到船上,他们打着手电,我再次把漏洞补平,接着就叫小高把硬纸板箱拆开,托在补上去的水泥上,我和冯弟一起用草绳一圈一圈绕在船头上,把那块硬纸板捆扎在漏洞的水泥外面,这样水泥在硬纸板箱和草绳包围下,再也不会下掉了。这一招真灵。第二天一早,到船头舱里一看,补的水泥已经发白干固。我估计船头外部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为了赶时间,大家决定开船继续南下上海。但船头外面漏洞上的“保护物”暂时不拆除,因为水泥还要养护,这可以防止浪花的侵袭。当天傍晚我们就到了上海大连路桥那边的染化八厂码头,等候装载含有氨水的工业污水。

两天后,在轮到我们装污水前,我们拆掉了船头漏洞上的保护物,一看那里竟然完好如新,一点也没有撞击过的痕迹!装满污水之后,船身承重吃水,船头漏洞部位全部浸没在水里。在返回途中,我经常钻进头舱里去检查,窟窿那里没有一点渗水,我们平安地回到了队里。

到队里,因为是重船船头几乎与水面平,我们不用担心修补的漏洞会被人家发现。等到船上氨水挑完,船头又高高翘了起来,我们有点心虚了。我悄悄地弯下腰去看看那个补好的漏洞,还是一点痕迹也没有,新补的水泥抹得很平滑。颜色与周边一样无异,嗨,真神,我们几人都会心地笑了。当然,这件事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我那修补技术更不值得炫耀。反正这条船后来一直在使用,集体财产没有受到损失,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我用一包香烟和自己的智慧,妥善处理了一次意外事故,保护了集体财产,使我得到锻炼,增添了“遇事不慌”胆识。我感谢马陆镇船厂的那位师傅,遗憾的是当时忘记了问他姓名。其实那个时代的人都比较朴实、热心的,也许对于他来说这是件很平常的小事,他早就忘记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