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咪咪,我的宝贝——漫步陆杨老街随感  

2010-02-05 22:33:26|  分类: 濮幼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濮幼玉 咪咪,我的宝贝——漫步陆杨老街随感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今年一月三日下午,我兴冲冲地赶往二十几年前曾经工作、生活过四年的乡镇——陆杨,赴老同事女儿的婚宴去。

 到达陆杨时,时间尚早。午后的冬日阳光照在我身上。我穿着女儿为我买的红色奥塞卡户外运动棉衣,独自沿着那条熟悉的小河,漫步陆杨老街,小桥流水人家跃入眼帘……好几年没来陆杨了,河流依然清澈。远处新建了一座小桥,原来的小桥修缮一新。人家还是原来的人家吧?一路上不时有人惊喜地认出我来。

 哦,小桥,流水,人家,一瞬间把我带回到过去的难忘岁月……

 是的,这就是我带着女儿咪咪走了四年的那座小桥!那年寒冬一个冰雪的晚上,我去陆桥中学(陆杨中学前称)八三届高复班辅导学生。我背着三岁半的女儿,扶着桥栏杆小心翼翼地上了那座小桥——桥面结冰了,很滑啊!下桥时,我不慎摔倒,母女俩都滚到桥堍。老天保佑,我没有伤筋动骨,咪咪——我的宝贝也安然无恙!当我携手幼小的女儿走进高复班的教室,看到济济一堂,翘首把我盼望的学生,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学生需要我啊!这样的辅导是没有报酬的,但我乐在其中。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日,我应邀参加了这个高复班学生分别二十三年后的第一次聚会。听说我要骑单车前往,学生坚持开着宝马轿车来接我,让我很不好意思。听到学生在座谈发言时说:“我最爱的老师是优育老师”时,我的眼睛湿润了……当年以英语高分考入重点大学翻译系的那个勤学好问的学生,恭恭敬敬地递给我他的名片:无锡市WTO办公室主任/无锡市国际商务人才培训中心主任/无锡市进出口商会副会长,我为他的成功由衷地感到骄傲!当他真诚地邀请我去无锡畅游几天,让我给他一个报答的机会时,我很感动。然而,至今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我是老师,只希望学生过得好,不图任何回报。哦,学生还都记得我女儿!

 

多想去陆杨中学的校园走走、看看,那里有我太多太多的美好回忆!可惜陆杨中学已于半年前并入周市中学,听说原校址改建成卫生院了。一九八六年我从陆杨中学调往昆山县城工作前,校长曾在校门口为我和我女儿拍了张合影照片。我女儿穿着我亲手编织的浅绿色晴纶衫、晴纶裤,自然的卷发,粉红色的头箍,大红的蝴蝶结,甜甜的笑容,真的好漂亮!那张照片后面有多少动人的故事啊,师生的友谊、同事的友情,还有咪咪令人忍俊不禁的童年趣事……

 

小河流水,清亮亮……我追波逐流,继续沿着那条小河,漫步陆杨老街。

 

瞧,河对岸的那个河滩头!那幢我们曾经居住过的两层小楼房西面的河滩头!

 

那时候陆杨没有自来水,蹲在河滩头洗衣服是我最苦恼的事了。洗完衣服我腰直不起来,只好弯着腰端着洗衣盆从河边拾级而上,我真担心自己年纪轻轻就成驼背!为了治疗我下乡插队时落下的腰病,那十余年间我曾喝药酒(白酒)、贴膏药、针灸、电疗、打封闭针、扎“七星针”……七枚细针同时在患处不停拍打时,“淤血”溅出,我妈妈和医生都担心我忍受不了那份疼痛!所有听说过的治疗方法都尝试过了,我一直怀抱治愈的希望,却总不见效……

 

一次我正在河边洗衣服,感觉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看,大吃一惊:才三岁多的女儿竟然沿着河滩头有点错落的石头台阶,一步步向我走来!那种熟练的样子,让我不寒而栗:肯定不是第一次来河滩头!我扔下正在洗的衣服,吃力地直起腰来,二话不说,拉着女儿的小手沿着台阶上河岸,想回家去好好教训她。当时我对女儿严厉的质问,以及女儿稚气的回答,仿佛就在耳边回响:

 

——咪咪,你知道小孩子一个人到河滩头去是危险的吗?

——妈妈,我知道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去呢?

——(女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我,欲说,无语)

——你一个人去河滩头,肯定不是第一次吧?

——不是(摇摇头)。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去的?

——明早(明天)。

 

明早!我哭笑不得。也许女儿太小,见一向温柔的妈妈突然“变脸”,吓得时间概念也模糊了……

 

——妈妈,你腰痛,我想到河滩头去看看你的,帮你……妈妈,我以后再也不到河滩头去了!

 

咪咪哭了,也许是委屈,也许是……我一把将咪咪搂在怀里,感动的泪水夺眶而出。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六年那四年的大部分时间,我和我丈夫因工作调动困难,依然无奈地两地分居,我独自带着幼小的女儿在陆杨生活,工作和家务负担之繁重,一言难尽……咪咪,我的宝贝!你也知道疼妈妈啊!

 

我还清楚地记得我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女儿时,我们母女俩的那段对话:

 

——咪咪,吃个苹果吧!

——妈妈,我和你一人一半!

——妈妈不喜欢吃苹果的。

——妈妈,你说谎!大人也不可以说谎的!

——妈妈错了,妈妈马上就改。

 

我切下小半个苹果自己吃,女儿才肯吃。幼小的女儿懂我的,其实我是舍不得吃。

 

我女儿在陆杨中心小学读了三年幼儿园和小学一年级。这所小学与陆杨中学仅一墙之隔,那四年她和我一起在我们中学食堂吃午饭。在食堂里,我和我女儿入坐的小方桌总是“客满”——咪咪聪明、活泼、可爱,老师都喜欢她!一次吃饭时,她看着一位年轻老师的脸,一本正经地说:“舅舅,你脸上长冻疮啦!” 引得大家哈哈大笑,那是青春痘呀!每逢我上午第四堂课有课,女儿放学后会在食堂的柜子里拿出我们的搪瓷盆子,先排队买饭,再买一份蔬菜、一份汤,饿了,就先吃起来。同事见状问她:“咪咪,你为啥不买荤菜啊?”她答道:“荤菜我要和我妈妈一起吃的!”那时候经济条件有限,我们母女俩只买一份荤菜。女儿从小就心地善良,荤菜不仅非与我分享不可,有时还给小妹妹——我同事的女儿喂一点。那个小妹妹,就是今天婚宴的美丽新娘!

 

幼小的女儿知道疼妈妈,还积极配合妈妈顺利完成三年的高师英语函授学习。妈妈毕业时被评为苏州教育学院优秀学员,其实也有女儿的功劳呢!

 

从三岁半——六岁半那三年,女儿常常在周末随我从陆杨镇乘坐长途汽车去昆山县教师进修学校,我上面授课,女儿“陪读”。早班车总是那么拥挤,我从车门上车,女儿被好心人从车窗口传进去,是常有的事。到了县城,女儿还得跟着我走好长的路,走不动也得走啊,我背着我的教材、字典等学习用品以及两人的生活用品(要在县城住一夜),没法抱她。不知道该不该惭愧,我是班上唯一带孩子上课,并每次迟到的学员。在教室里我们母女俩有固定的座位——最前排,靠教室门口。上课时,女儿很乖哦,悄悄地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不打扰我听课。我曾对女儿许诺:乖点,函授结束后妈妈带你去旅游!言而有信,函授结束的那年暑假我带她上了九华山,还为她拍了几张照片。照片上的咪咪,多么天真烂漫!

 

一次晚饭后我在家批改完试卷、备好课,时间已经很晚。翻开函授教材,想到考试临近,却还没开始复习,好强的我不禁轻轻地自言自语,深深地叹了口气。真没想到,尚未入睡的女儿听到后,对我做起了思想工作:“妈妈,你就复习吧,考好了就好了!”因为文革和上山下乡,我初中毕业就中断了学业。女儿简单、稚嫩的话语激励我克服困难,奋发图强!我们学习的那套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编写的教材,我保存至今,留作自己求知、拼搏的纪念了。

 

校长在我们的毕业典礼上颁发毕业证书时,我让我女儿——我长达三年的“同桌”上台代我领取。当六岁半的可爱小女孩从校长手中接过妈妈的大专毕业证书时,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我的英语老师、班主任动情地用英文对大家说:“这是我们班最小的学员!”女儿捧着我的红色毕业证书开心地跑回我身边,我搂着女儿,泪水悄悄地流淌。这张不起眼的文凭份量有多重,只有我知道……在教学工作与函授学习的天平上,我的良心让我向教学倾斜——我想让更多的农村孩子“书包翻身”上大学!把自己上大学的梦想,寄托在女儿身上吧!女儿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考上重点中学、重点大学、研究生,以及毕业后的就业和婚姻大事,都没让我们操心。女儿自立自强,孝敬父母、公婆,友爱同学、同事,工作出色,生活幸福,十分令人欣慰。

 

走过那座小桥,我来到那幢我们曾经居住过的二层小楼房前。抚摸着楼房的外墙,我浮想联翩……

 

记得那次因楼梯改造,我们要搬到对面的楼房暂住几天。见我们忙着将日常生活用品搬去,咪咪也想帮点小忙。只见她双手捧着一小瓶“雅霜”雪花膏,挤在那陡窄的露天楼梯上“轧闹猛”,算是参与搬家!一天傍晚我带着咪咪和住校的年轻老师们去田岸散步,回来时发现一串钥匙丢了,大家沿着散步的路线返回,帮我寻找。天色暗下来了,见我着急,咪咪也知道为我分忧:“妈妈,我想出一个办法!我去隔壁殷业(幼儿园小朋友)家借把钥匙!”把大家都逗乐了。

 

那年昆山县文艺宣传队来到陆杨乡镇,就住在我们家附近。宣传队的同志们特别喜欢我女儿,见我女儿对扬琴感兴趣,让我晚上将扬琴拿回家给我女儿弹。我婉言谢绝,担心万一弄坏了影响宣传队的演出,虽然自己也想弹弹。最后宣传队的同志将扬琴送到我们家里,盛情难却啊!经我稍稍指点,我女儿竟然能弹奏当时流行的热门歌曲《酒干倘卖无》,还真有一点音乐天赋!记得我下班回家,急急忙忙打开煤炉准备晚饭时,我们的二层楼房响起动听的童声独唱——《酒干倘卖无》从头唱到末,曲调很准,但除了“酒干那倘卖无”,其余歌词大部分是咪咪自己顺口瞎编的!还记得她曾拿起一双毛竹筷子,一根当小提琴,搁在肩头,一根当琴弦,一边模仿她小姨和三舅拉小提琴,一边追着我:“妈妈!妈妈!你看!你看!”后来我们给她买了架玩具型小电子琴。我的相册里还有一张我弹吉他,咪咪弹小电子琴的合影相片。电子琴放在红漆老式长方凳上——那是我妈妈的嫁妆。我们身后是两个在石牌镇木器厂定做的大书柜——我曾在石牌插队、教书十二年。那张照片的纪念意义,有点深远啊!

 

后来咪咪提出了想买一架“真的电子琴”的要求。我半开玩笑地说:你什么时候学会弹《天鹅湖》舞曲,什么时候给你买!暑假回苏州外婆家时,咪咪去找会弹风琴的二舅和会弹吉他的小舅,终于抄到了《天鹅湖》舞曲的乐谱,并开始认真练琴了!“验收合格”,说话算数,我们买了架雅马哈电子琴,买了本电子琴浅易教材,让她自学。这电子琴在关键时刻还派上大用场了!她上高一时班级推荐她参加学校首届高中卡拉OK大赛。原来说好比赛时由音乐老师伴奏的,比赛前一天却通知一律自带伴奏带。没有伴奏带,怎么办呢?晚上,我听到女儿在自己的房间里用电子琴弹奏她的参赛歌曲《将来会怎样》,原来她在录音,自制伴奏带!第二天放学回家,女儿笑眯眯地跟我说:“妈妈,我的伴奏带‘蒙混过关’,我还得了一等奖!”上小学时,女儿曾获昆山市十佳小歌手和苏州市沧浪杯十佳小歌手称号,江苏省少儿歌舞录像大赛二等奖,第一届全国少儿书画大赛优秀奖(书法),并被评为昆山市十佳少年——艺术的小精灵。咪咪,我的宝贝!你的童年有点辉煌呢!

 

原陆杨中心小学就在这条老街上!校门口张贴着大红喜字,无巧不成书,我老同事女儿的婚宴,席设我女儿的母校!当我迈着欢快的步子跨进女儿母校的大门时,女儿上小学一年级第一天的情景浮现眼前……

 

上完三年幼儿园,我女儿该背起书包上小学一年级了。没想到,前去报名时却遇到了麻烦。小学校长知道我女儿在幼儿园各方面表现都很出色,很抱歉地对我说:你女儿还没到读一年级的年龄;一年级学生名额有限,比你女儿大几个月的好几位小朋友还上不了……看我很失望的样子,校长在为难中作出了“明智”的决定:让我女儿九月一日去一年级教室“试读”。那天送女儿去“试读”,我看得出,女儿兴奋中略带点紧张,她明白试读的意义。晨会课的铃声响了。新学年的第一天,广播里传来校长作报告的声音。我悄悄地走到教室的窗口,一眼就看见靠讲台的那张双人课桌前,坐着三位小朋友,我女儿“加座”在那条长凳上。只见她手臂交叉着安放在课桌上,挺胸而坐,正视黑板,纹丝不动。我发现,论小朋友听报告的认真程度,我女儿在班上数第一了!然而……听听吃午饭时我们母女的对话:

 

——咪咪,今天早晨你们校长是不是在广播里作报告了?

——是啊!

——校长说了些什么呢?

——不知道。校长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妈妈,我没有做小动作,没有和小朋友随便讲话!

 

平时我和女儿说苏州话。她爸爸是北京人,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幼儿园的几位年轻老师普通话也都说得不错。较年长的校长作报告用当地方言,或者方言普通话,女儿听不懂啦!不过,后来她不仅能听懂方言,还说得很好呢!

 

小河的水,静静地流淌,带走了光阴的故事,我把真情留下。漫步陆杨老街,多少往事逝去又涌起,视线模糊了又清晰……

 

哦,咪咪,我的宝贝!妈妈永远爱你!

 咪咪,我的宝贝——漫步陆杨老街随感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2010年2月4日

 

 

 

 

 

  评论这张
 
阅读(39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