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当年插队打球谋生,今成昆山篮球名宿  

2009-07-13 06:18:07|  分类: 朱德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昆山篮球名宿联谊会会后感      朱德和

             前言

  今年6月27日,我和四位苏州知青一起参加了昆山篮球名宿联谊会。已经过去了34 年,当年打球的朋友,有点不认识了。互相打过招呼后,分外高兴、热情。我们重见了许多老朋友,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大家一起回忆起当年的打篮球情景,畅谈彼此感想,场面令我们感动。同时了解了昆山篮球现状,又令我们惊喜、振奋。我也浮想连翩,感触颇深。于是决定写一篇文章。不过是想到就写,不佳之处,还请各位老同学指正。

  第一部分  当年插队打球谋生

  七一年到七五年,我在昆山化工厂、昆山体委少体校做农民工。由于有打篮球一技之长,先后参加了昆山化工厂队、昆山青少年队、昆山工人队、昆山市队。也和大家一起获得过七三年省青少年篮球比赛冠军、七四年地区职工篮球比赛冠军。

  回想起当年插队打球谋生的经历,不由得使人一言难尽,感慨万分,让我慢慢讲来。

  68年下乡时,我和其他知青一样,希望通过卖力劳动,表现好一点,来争取早一点调回城里。当年我劳动还是很卖力的,第一年就口粮自给,略有盈余(大概是多了25元),并评到了五好社员。影响深的有两件事。一件是冬天开上海,苦的、累的不说了,我最担心的是睡觉时会闷死在水泥船里(其它队里听说有过的)。到了晚上,不大的船舱里要睡四个人,翻身都很困难,人闷得要命,还提心吊胆。朝上看,上面水泥洞只透一点缝,盖得蛮好。最怕的是夜里有人上船,无意中把水泥盖全盖上。所以我总是准备象董存瑞托炸药包那样,随时把水泥盖托起。一夜过去,暗暗庆幸,没有闷死。烧饭时,黄浦江的水是又臭又黑,看着恶心,居然照样淘米烧饭,而且大家吃了也没拉肚子,照样干活,人的生命力真是顽强。另一件是背纤。从昆山一直背纤背到苏州。当时是大热天,吹着西南风(逆风),船又是重载,在这样的情况下,背纤是第一选择。仗着水性较好,有点力气,上身赤膊,只穿一条短裤,头顶毒太阳,脚踩凉河水,我和几个老乡轮流背纤,从上午6点到下午6点,实实足足背了12个小时。现在想想,实在是件不可能做到的事,人的潜力真是难以想象。

  卖力归卖力,三年过去了,依然外甥打灯笼一照旧(舅)。苦恼之余,我就想到依靠打球来闯闯前途。我常常一个人(怕别人看见,笑话。)在屋沿下做一些起跳摸高等动作,也和七中的蒋国平、蒋开明一起到其它大队去打打篮球。机会终于给我等到了。七一年的秋天,我和几个老乡在地里锄地,有两个人走过来,看了我一会,我也没在意。后来才知道,是昆山化工厂的马小明,推荐我到厂里打篮球。厂里特意派人来考察我。那时昆山篮球运动很时兴,每个厂都有篮球队。化工厂是个大厂,篮球水平不低,很想扩充兵力。正好厂里要招一批农民工,所以我就在这一年的年底进了化工厂。

  说起我的篮球生涯,还是蛮长的。初一时,俞正(高三1班)叫我一起到市少体校篮球队训练。我在里面练了一年就逃走了,因为太吃力。你想想,每次2小时训练后已经很吃力了,还要规定再跑1500米。那时正是困难时期,饭都吃不饱,肚子饿、吃力总是与训练作对。虽然训练后会发两条条头糕,对于胃吞象的我来说,这实在挡不了风水,第二年我就转到了排球队。客观地讲,这一年的训练,打下了我的篮球基本功,使我收益非浅。随着我的身高、力量、速度等增加,加上学校篮球队的锻炼,渐渐地,我的篮球水平有了提高。

  我也没有想到,进了化工厂篮球队,竟是我打球谋生的开始。当初在学校凭自己喜爱学会的打篮球、打排球,竟会成为我一生谋生的手段。在昆山县城打了四年的篮球、排球,并以此才能在化工厂、少体校站住脚跟。回到苏州后,我先是分配在烹校。后烹校停办,又分配到第二液压件厂。还是依靠自己的打球特长,通过关系,调到了学校做体育老师。一直到退休,我还是市一中的体育老师,还在做排球选修课老师。每每谈起这事,我总是很感叹,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掌握着我的命运。

  化工厂篮球队有三人是知青,除了我和马小明,还有就是金风季。他是插在兵希的,篮球是自学成才,很有一套。金风季打前锋,马小明打后卫,我是打中锋,加上厂里两位队员,就是上场第一阵容。我在学校时是打后卫的。现在打中锋,有点不适应。我的缺点一是没经验,忙家不会。二是动作做不好,中锋的策应与配合不到位。三是不强硬,没有“急”动作。我的优点一是人高。当年在昆山打球,我还没有碰到比我更高的,而中锋就是要人高。二是我弹跳好,原地双手碰篮圈,抢篮板球好。三是我防守积极,移动和反应快。最主要的,我与大家配合得好,场上一直愿做绿叶,让人家做红花。我脾气较好,与大家较团结,大家都喜欢和我打球。所以打球的四年中,无论打什么队,我一直在内,一直是中锋。

  打了无数次的球,印象深的有两次。一次是七三年在昆山举行的省青少年篮球赛。我和金风季算青年,加上昆中的一批学生。教练是昆中的魏老师。我们整整集训了一个月,吃、住都在昆中,足见县里对这重视。我们也不负众望,先后战胜了苏州队(90:64)、徐州地区队104:61)、南通地区队(86:53)、苏州地区队、南通队、无锡队、南京队,取得了冠军。这次比赛的结果,无论从队员还是县里领导、教练看来,都是比较满意的。另一次是七四年在常熟举行的地区职工篮球赛。这一次是成人比赛,因而显得异常剧烈,身体接触厉害。总的来说,场场赢得不容易,场场很吃力。尤其是对常熟队,更加困难。因为常熟队人高马大,力气大,臂膀粗,技术也不错。加上是东道主,人气亦旺。我们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拼了命才赢了下来。当中的经过就不赘说了,只是比赛下来,人人都累得喘气,直喊是一场恶战。就这样,我们男女队都获得了冠军,取得了昆山有史以来最好成绩。

  第二部分  今成昆山篮球名宿

  时间过了34年,今年的6月27日,金风季通知我,一起去昆山参加篮球名宿联谊会。真想不到,当年插队打球谋生的我,竟会变成现在的篮球名宿, 实在是又高兴又有点不安。和我同去的还有皱吉平(原三中,少体校篮球队)、张坤林(原二中,少体校篮球队)。顾秉祖(原二中,少体校篮球队)一直没回苏州,留在了昆山。当年在昆山县城打篮球的知青,主要是我们五个人。

  这次活动的发起人,是金风季和昆山的吴文龙。金风季回苏后,在友谊宾馆做司机。他开上海送客人,回来路过昆山,就去看看老朋友。一来二去,昆山人头他很熟。吴文龙是前昆山总工会负责体育的(前篮球裁判)。他们再与胡寿萱(前队员,现篮球名誉会长,国税局党委书记)、王虹(前队员,现篮球名誉会长,建设局副局长)商量,取得一致意见。然后由胡、王二位领导出面,与体育局徐宇斌局长商量。最后徐局长拍板,体育局出面,邀请大家聚会。

  会场设在体育中心的花园酒家,简单而隆重。会上介绍了昆山篮球现状,回顾了七、八十年代的昆山篮球运动。大家一致认为,知青的到来,给昆山篮球运动带来很大变化,也可说是质的变化。当年我们五个知青,正好组成一个队。金风季、张坤林打前锋,我是中锋,皱吉平、顾秉祖是后卫。我们五人可说是打遍昆山无敌手。张坤林性格直爽,会上又把老话提起。他说,当年我对程上培(当年少体校篮球教练)讲,我和你一对一打,我一只手插在口袋里,另外一只手打球,稳赢你。口气是老“快”了点,气人了点,但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当年知青的篮球水平确是技高一筹。同时在裁判方面、规则方面,也给昆山篮球带来了新的知识、新的理念。大家都说,昆山人民没有忘记这一切,也没有忘记我们知青,所以请大家再聚聚、再看看。

  会上介绍的现在昆山篮球运动,令大家十分高兴、震惊。昆山不是篮球城市,但昆山村村有篮球场,镇镇有篮球协会;昆山不是篮球城市,但篮球甲、乙级联赛、百村篮球赛规模空前,赛季长。学生篮球赛、邀请赛、社区赛每周都有,且赛制规范、赛期固定,60多支队伍常年活动,且篮球水平很高。昆山的篮球训练涌现出张成、郭作鹏、侯雪花等国家队、省队男女队员。昆山拥有现代化的体育馆,承办过斯坦科维奇洲际男篮冠军赛决赛、(现已确定每年7月28日在昆山举办此赛事)中欧男篮对抗赛等几十项大型国际赛事。在县级城市中,姚明全国只到过昆山。会上也希望我们知青经常来昆山走走,指导指导(当然是客气话)篮球运动。

  会议结束后,大家一起摄影留念,并进午餐。同时决定,以后每年见一次面。

  第三部分  几点感想

  由于历史的原因,文革中的下乡运动,使我们这一代人把青春留在了农村,成了被耽误的一代人。反过来讲,不管是被动或主动,知青把知识、青春留在农村,也给农村带来很大变化。尽管我们已经回城,尽管我们已经老了,但昆山人民没有忘记我们。我们参加的这次篮球联谊会,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下乡四十周年后,我和张志琳回到插队地方,也同样受到老乡们的热情欢迎和接待,使我们感动与难忘。应该说,昆山实实在在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在这次联谊会上,也碰见了一些留在昆山的知青。我的感觉,他们生活得还不错,比我强。拿顾秉祖来讲,我问他为什么不回苏?他也很干脆地说:昆山比苏州好。接着,他解释说:我为什么不回苏州呢?一是对不起老母亲。因为回苏州没有房子,我必须和老母亲挤房子。二是找工作、重新建立人际关系很吃力。很麻烦。还是在昆山好弄。他原在二中做代课老师。后读了书,分配到南港中学。几番努力,最后顾秉祖成了昆山教育局地理教研员。他和我同龄,都是教师,同时退休,但昆山待遇好,奖金高。他年薪6万,我是4万多一点,比我多。现在顾秉祖住在昆山市中心,就在玉山医院附近。房子是老新村,但面积大,地段佳,比我好。据顾秉祖讲,他现在生活比较如意,同事、学生多,人头熟,办点事情比较容易,回苏州也方便。开会期间,原化工厂的胡守宝特地开车来看我。他是七中知青,和我同时进厂。从电焊工做起,一直到车间主任,再到副厂长。他爱人焦建一与我同一班组。当时他俩谈朋友,我还帮了点忙,所以很熟,但我离厂后我们一直没见过面,所以这次见面格外高兴。他告诉我,化工厂改制后分成两部分,他仍在化工厂,地点已搬到千灯。他退休后留用,仍管理生产。焦建一后调到银行工作至退休。儿子在国外已成家。看得出,胡守宝的路还是比较顺,从一事可见一斑:他们在05年于阳澄湖旁造了别墅,至今忙得还没空去住。我们谈到了许多同事。据他讲,姚建妹是经常见到的。夏金娣与本厂的职工成了家,已退休。沈国强倒是来过几次。他要我多联系,多到昆山走走,招待是没问题的。

  张密兄拍了一段视频:扎根农村知青今何在(一),里面的原初二3班的金重贤讲的一段话,我很欣赏:“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要朝前看,不要朝后看。”现在留在昆山的知青,已经很好地融入昆山人中。我们回苏的知青中,可能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留在昆山就不好,回到苏州就好。这看来实在没有必要。最重要的是,无论是回到苏州,还是留在昆山,我们还是要正视自己的现实,按照我现在打球老友叶奕惠讲,不要与人争,要与命争一争取多活几年。争取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好一点,平安、平静地度过晚年,多活几年,健康长寿。

  最后,以当年的一首小词作为结束语。

                 学做忆秦娥  与友共励

                 青春火

                 撒向体育天和地

                天和地

                风驰电掣

                龙腾虎跃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万里长征不下鞍

                不下鞍

                道路如山

                前程似锦

 

                

               

                 当年插队打球谋生,今成昆山篮球名宿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图、文 朱德和

 

 

 

 

 

 

 

 

 

 

         

               

 

             

 

 

 

                

 

  评论这张
 
阅读(175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