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宣传队记事(续一)  

2009-05-04 12:27:39|  分类: 皆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皆明宣传队记事(续一)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前篇说了我在大队文艺宣传队的事,接着说我在其他几个宣传队的事。

                              公社文艺宣传队初唱“高调”

在大队宣传队阴差阳错演过郭建光,并没有给我增加多少文艺细胞。后来我参加公社宣传队不是去演节目,而是去编节目的。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1971年初秋,公社为参加全县的文艺汇演做准备,举办了一个文艺创作学习班,我们大队里推荐我去参加。参加这次学习班还其他大队的文艺骨干或者通信报道员。(市十中副校长谢延新,当时是我公社新明大队的市一中知青,也参加了)。学习班主要学习如何编写小戏或者说唱的材料。要求从实际生活中寻找创作的线索,主题最好是符合当时时代要求,就是要唱高调——以“阶级斗争”为纲,编写有关本公社特点的节目。

从报纸上寻找创作题材。说实话,要为公社广播站写写新闻报道,我们这些人还可以凑数,要创作什么文艺作品,而且要唱“高调”的 ,是有点难度的。大家讨论了半天,什么线索也没有。怎么办?出来学习,总不能交白卷,应该有所作为,回去也有个交代(在前面的回忆录后面,有人跟帖子说,参加文艺宣传队可以记工分的。是的,当时参加这样的活动或者会议确实是有工分的,也是有人所谓的“省力工分”。与田间体力劳动相比,似乎是“省力”的,这是不懂得脑力劳动的辛苦和价值的说法。我的经历就说明要得这样的工分是并不省力的。且不论述。)

大家讨论没有什么进展,文化站张站长把公社里的报夹子都拿来了,翻出一叠报纸,要大家扩大范围,从报刊上找创作的线索。我们也觉得没办法了,只有这一条路了。我翻阅了多份报纸,找呀找,终于在一份《解放日报》的副刊上看到了一则《捉“鳝”记》的故事,说是在上海郊区农村,有一反坏分子,仿照黄鳝在田埂上打洞放走稻田里的肥水,还破坏水利设施。不知怎么的,我觉得这个故事符合我们学习班要求的创作主题,又有江南水乡特点,可以借用过来改编成文艺作品演出。于是就向张站长报告,他看了也觉得不错,就让我把报纸带回去好好酝酿,拿出一个可以演出的作品来。

从收音机里得到创作灵感。题材定了,写成什么形式来表演,也是我创作的关键。那个时期,文艺节目比较单调,主要是八个样板戏,就连地方戏也都只演样板戏。一般文艺宣传队演出的小节目,常常是相声、快板、“三句半”、“对口词”等。《捉“鳝”记》故事性很强,不适宜采用这些表演形式。采用什么表演形式呢?我在自己的脑海里搜索起来……                     

我常常收听音乐戏曲等文艺节目,也看过不少锡剧、沪剧以及苏剧等地方戏曲节目,有那么一丁点的戏曲基础。尽管那个时期文艺节目是八个样板戏唱主角,而广播电台有时也要播放一些新编的戏曲小节目。说来也巧,那天晚上,听到收音机在播放一个新节目——方言说唱《雪夜送药》,由原苏州滑稽剧团的陆辰生表演的,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再联想到上海电台播放黄永生的上海说唱《肖飞买药》。我突然产生灵感,觉得把《捉“鳝”记》写成方言说唱也许更适合本地老百姓的口味。于是,当夜就在队里我那个家里搜索枯肠,挑灯夜战,闭门造起车来。

从生活里提炼创作元素。《捉“鳝”记》故事发生在上海郊区,从生产和生活上来说与我们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加之,我们已经在农村经过了生活磨练和劳动锻炼,有了一定的创作基础,有些生产生活现象不用解释,观众都理解的。比如,在我们这里,每年水稻插秧后生产队也专门设置管水员这样的岗位,并且是一老一青搭配。我就模仿评弹表演形式,突破《雪夜送药》和《肖飞买药》都是一个演员表演的模式,初步设定了甲乙两位演员来表演,还给他们各起了一个角色,,一个是老贫农,叫“老根伯”,一个是小青年,叫“李阿达”。实际上这里也有样板戏的影响,老贫农如同《海港》的马洪亮,苦大仇深,头脑清醒。小青年就是韩晓强式的,单纯幼稚,思想麻痹。尽管故事是上海的,我就把它移植到了自己队里,就仿佛发生在我们队里以及两个管水员身上。写着写着不觉一天过去了。晚饭后连轴转,一口气写到次日凌晨三时才完稿。有说有表还有唱段,我自己觉得不错了。有些唱句不是口号式而是很形象化口语化的,如把莳好秧的稻田比作绿色的地毯,把施碳酸氢铵的化肥比作雪花一样飘洒在田间等等,一早我就迫不及待赶到公社交卷。

公社文化站张站长看了我的节目脚本,很高兴。就与公社文艺宣传队乐队负责人一起商议如何编配唱段伴奏曲目来。公社文艺宣传队有两位苏州老知青,很适合表演这个节目。一位老知青曾是苏州滑稽剧团的学员;还有一位老知青爱好话剧,是苏州业余话剧队的成员,都有一定的表演水平,两人长的一高一矮,这个节目似乎是为他们俩量身定做的。公社乐队编配一些地方戏曲唱段也是拿手好戏。他们没想到我的唱词并不是书生气十足,而是通俗顺畅,与地方戏曲曲目也匹配,于是很快就编配好伴奏的曲目,有京剧、沪剧、越剧、锡剧和评弹等,为这个节目锦上添花。

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个节目在公社公演后,反响很好,赞誉不绝。大家都说两个角色唱得好,演活了。年底,拿到县里汇演,一举成功,得到好评,还被推荐去参加苏州地区的汇演。到苏州汇演也是得到表彰(那时还没有实行评什么等级奖,更没有稿费)。我编写方言说唱《捉“鳝”记》脚本先后被收编进1972年太仓县和苏州地区文化局的编印的曲艺创作节目汇编集里,我平身第一次看到自己写的文字和名字,被印成铅字收入书里。(附图)

 宣传队记事(续一)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皆明

                                      2009年五一节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