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104. 插队趣事  

2009-04-05 07:20:44|  分类: 蔡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晓104. 插队趣事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看到了沈国强博客的《扁担》,也联想起了小队里的一些故事,不过我想的有一点不登大雅之堂,是撒尿。

插队的都怕弯腰,我也是这样,但是有一样弯腰的活却不知怎的可以和一般中等水平的人混一混,就是割稻。一天,天不亮队长就叫上工啦,我也睡眼矇眬地拿上镰刀出去了,一到田头已经有人在地里割了,我也不知前面是谁,胡里胡涂下地干了。割稻不比割麦,不能包饺子,后面人是不能超越前面人的,中间的人只能拼命跟上,天稍亮一看不好了,前面是麻爷(此人生过天花,大家尊称他为麻爷),队长三小,还有几个都是快手,我想今早要把我逼死了。干了一会上气不接下气,还好麻爷的老婆送早饭来了,我想这下可以站一站歇口气了,麻爷接过老婆的粥碗吃粥,我背过身走过几步撒尿,(当时在这种情况下不算非礼)当我撒好尿转过身时惊呆了,麻爷居然吃好了,放下粥碗正弯腰拿镰刀呢。

第二泡尿是一个社员撒的,也是在割稻时,那时兴养老稻,稻田里烂泥很深,突然一个女社员一声叫,腿上割开了。大家赶快叫她上岸去,附近没干净水,泥腿上血直流,怎么办?一个人说尿是干净的,于是叫那女社员背过脸闭上眼,一个男社员就往伤口上浇了泡尿,后来也没听说那女社员伤口感染了,用尿洗伤口是不是有一点道理呢?

第三泡尿是一个队里的插队撒的。冬天挑泥平坟,地上散落不少人骨,在工间休息时有人说如果在死人的头骨里放七粒黄豆,再往上撒泡尿,这个头骨就会跟撒尿的跑,如果追上,这个人必死无怀疑。而且肯定要追上的,也就是说往头骨上撒尿的人肯定要死。这位插队的就说这是迷信。争论不下,当场赌一把。但是人命关天,大家想了一个两全的办法:把头骨放在渠道沟底,再放上七粒黄豆,这样能保证头骨滚不上来。妇女背过身,那位就开始工作。结果当然不言而喻。大家终于明白这传了好久的说法的确是迷信。

多少年过去了,大部份的事忘却了,这件事想起来心里总不是味,这个头骨他也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怎能往上撒尿呢?这样做真是大不敬。迷信,也有它存在的合理性,由于时代局限性、科学文化的局限,有时只能用迷信的形式表达,但这是一种合理的表达形式。刚下乡时听大人对小孩说,饭碗要吃干净,碗里剩了米粒,大了要成麻子的。随着年龄的增大,科学的普及,孩子大了会对老人说的话报以会心的一笑。

我又想起一档电视节目:在茅山新四军记念馆,一个山上有一座塔,有当地一个村民在山下放了一个爆竹,结果出现了“哒哒滴哒”的回音,听电视里的录音不但像,就是军号声。反复试,还是这样。当地的老人就想起当年有一个新四军的小司号员牺牲在这里,这号声一定是他在显灵了。后来请来了不少专家,经专家门研究计算,这是声波经过几次的反射和迭加就形成了吹号的声响。解释得清清楚楚。这时我想何必弄得这么清楚呢?道理是清楚了,但它原来的神秘和浪漫也给清楚掉了。有时有些事解释个大概就行了,随着大家文化的提高,科学的普及好多事自然就明了了。迷信有时有它的合理性,不必什么事搞得都清清楚楚。

        引用caixiao5撒尿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