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插队两三事  

2009-12-11 07:00:25|  分类: 马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插队两三事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马其

笑 话一则    到石牌南北三队后,安排我们住在生产队的仓库里。也许以前是放稻谷的,老鼠特别多,夜里网板(天花板)上“索落索落”响个不停,好像老鼠们天天都在开运动会,有时还会爬到我们床上,在身上跑过。好在我们五个人都经过风雨,见过世面,不至于尖叫,只是有点紧张,最多“去去”地赶走它们而已。一天夜里,邵亦善半夜起来如厕,在充当床头柜的皮箱上摸手电筒,“悉悉索索”的声音把张密惊醒了,如临大敌,大声“去去”赶老鼠,把个邵亦善逗得乐不可支。

我们住的仓库,隔墙是陶小宝家的羊圈。刚到农村时,早晨醒来,常常吊吊嗓子,吼几段样板戏。一天,邵亦善在唱《红灯记》“……我迈步出监……”,这“迈”字要拖长了腔,转几个弯,不好唱,邵亦善“迈”了几次也没唱准,这时,隔壁突然传来一声洪亮的“迈……”,字正腔圆。我们嘎然无声,对望了几秒钟后,轰然大笑。原来是陶小宝家的绵羊,听邵亦善唱来唱去唱不准,忍不住作了一个示范。

                                              雷 雨

我们都读过老舍、高尔基等名家对雷雨的描写,也都经历过很多次雷雨,然而,相比之下,插队时的一次雷雨对我才真是惊心动魄。

一次,队长、老赵和我三人摇了一船油菜籽去石牌交售。行至半程,西北天空出现了一片乌云,像发酵的面团疯狂地扩展增大着,铺天盖地,一下遮住了整个天空,紧接着狂风大作,船像树叶般在河中打转。队长说:“要下雨了,快把菜籽遮好。”我们也不去控制船了,随它漂移,急急忙忙拿出油布遮盖菜籽。风太大,油布老被掀起。队长用跳板压住了两边,老赵急中生智,抽起船橹压住另一边,这时船上已没任何重物可用了,我用手按住剩下的一边油布,不知所措。豆瓣大的雨点急不可耐地砸了下来,砸在脸上冰冷冰冷的,生生作痛。老赵打开水泥船的舱洞钻了进去,队长也钻进去了,他们对我喊:“快进来!”可我不敢松手啊,还有一边油布没东西压,被风吹开了怎么办,我僵持在那儿不敢松手。

风更猛了,雨更大了,天更黑了,整个宇宙混在一起,分不出哪是天空,哪是河水,哪是田岸。闪电撕裂着天地,雷声在耳边炸响,我很害怕,趴在油布上不敢动。船被狂风推着,一会儿撞在岸上,一会儿在河中急驰,我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到了哪里。这时,看不到村庄、看不到人影,听不到一点人间的声音,唯有刺眼的闪电,震耳欲聋的雷声,咆哮的风雨。我感到深深的孤单、无助和恐惧。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雨终于停了,雷电也偃旗息鼓消失了,队长和老赵钻出船舱辨认着方向,摇着船打道回府。一船菜籽完璧归赵,而我,经历了一次真正的风雨。

                                                救 人

在学校里学会了游泳,还接受过许志铭老师的救人培训,在插队时终于派上用场了。

那天是我们第一次搭建猪圈,前一天已基本完工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做结尾工作,恰好5队的王燕誉来串门,被我拉住当助手。没干多久,就听见河边有人在叫喊,我们丢下活跑到河边,看到河中央有个小孩在挣扎。我快速跑过去,跳入河中,游近小孩,抓住他衣服,游回岸边。整个过程没有丝毫停顿,不到30秒,搞定。那小孩是荣品良的儿子,如今在石牌开照相馆。事后,王燕誉很佩服我救人时的果断和速度,我很得意了一阵。

第二次是在开上海途中,船经过玉山镇的小河时,沿河民宅中跑出一个小孩,止不住脚步,蹱到河里。下水,救小孩到船上,再将小孩递给赶出来的家长。这次更快,瞬间完成。

两次顺利的救援,使我认为救落水者,特别是落水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终生难以释怀。那是一个夏闲季节,全大队的社员都集中在会堂听书记作报告。突然3队的荣阿三跑进会堂大声说:“阿巧掉河里了”。阿巧是个七、八岁的调皮男孩。会场一下子全乱了,没等书记发话,大家都往外跑。当时我有些不以为然,不就一个小孩落水吗,谁看见了下去救上来不就完事了吗?用得着去这么多人吗?我没跟着去,仍然留在会堂闭目养神。5分钟过去了,10分钟过去了,15分钟又过去了,还没见大家回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起身往河边走去。到河边一看,我呆了,只见岸上站满了人,多是妇女,河中有十多个男人在游上潜下地寻找,原来还没救上来。见到这个场面,我尴尬极了,下河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迟到这么久才参与,多难为情;不下吧岂非见死不救?这下可真是进退维谷。该怎么办呢?我的脑筋一下变得迟钝阻涩了,不知该如何做。人还没救上来,时间一分一秒地缓缓流过,我“渡秒如年”啊!说实话,这原因既有担心时间长了阿巧生命难保,更有道义和面子的对撞产生的痛苦煎熬。又过了十几分钟,阿巧终于被徐富民救出水面。我们赶紧摇船送阿巧去陆桥卫生院的,我和徐方拼命地摇船,邵亦善他们不停地挤压阿巧心脏,还做口对口人工呼吸,可最终还是没能救活阿巧。事后,还是那个王燕誉,问我:“那天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所以没下河?”我支支吾吾,无言以对。还有个社员叫陶红芬的,笑话张密“握空”,说他头钻在水里,可屁股还浮在水面上,哪像潜水。我赶紧走开,不敢听下去。张密是不善潜水,可他下河救人,尽力了;我在学校时,常跟段波生到相门河摸蚌,会潜水,可我没下水,我无颜面对乡亲啊。

回顾八年插队所做过的事,有自豪的,有羞愧的,没救阿巧这件事,是我心中的一个结,一个打不开的死结。

   插队两三事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插队两三事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