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82. 想当兵  

2009-01-07 12:26:10|  分类: 蔡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 晓 82. 想当兵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年纪老了,想过去的事多了,终于意识到,我老了。

那年是1968年,12月左右吧,我下乡三年出头一点点。当时的感觉是要走出农村是无望了,城里的学生又要下乡了,一天到晚无休止的修地球,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把原来的教育我们的“农村需要你们,你们是来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变成了“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心里总是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后来就明白了,我们既改变不了农村的落后面貌,又没有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必要,农村更不需要我们,因为我们分走了他们的工分,)对于文化大革命,我既没有意识可以利用它钻营找出路的先见,更没有这个“政治家”的素质。当时我还是大队的团书记,还作为小当权派挨了批判。对于这个“革命”当时我理解是上层的人争权夺利,下层的人瞎起哄。当时的理解就是这样的肤浅。

这时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来了:冬季征兵开始了,石牌公社因为是血吸虫病流行的区域,多年没有征兵的任务。这一年开征了,对于我们插队的人来说这是当时唯一走出农村的路了。

听到这个消息既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可能是一条在我前面的希望之路,而且我的四哥在部队,听说有亲属在部队可以免政审。担心的是在乡下三年了,天天下田做,能保证没染上血吸虫了吗?(结果是兴奋是白兴奋了,担心的不是虫,而是人,堵死这条希望之路的不是血吸虫,而是人)。但是毕竟这是走出农村的唯一出路,我要用一切方法来搏一下了。

报名开始了,大家勇跃报名,我们公社一共有600多人报名。不久通知下来了,我们大队批准了二十几个人参加体检,我是我们大队的领队,第二天就到巴城(另一个公社,是几个公社的“首都”)去体检。这时我又有点愁了,这三年中能保证没染上血吸虫吗?必竟天天下田,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歪点子,我的侄子小聪从贵阳市来,在昆山呆了几个月,这孩子才五岁,从没碰过河水,而且贵阳没有血吸虫的,这是一个万无一失的好法子,于是说动就动,马上到昆山去,那时文革正闹得欢,船不通。石牌还没通公路。我上午干了半天的活,下午走昆山,(从石牌到昆山是17公里)一到昆山就叫小聪拉屎,当天太累了,没回石牌。第二天一早天没亮就把小聪的屎分成了二包(张凯兴也参加体检)走回石牌,我必须在六点以前回到石牌前进大队,因为我是领队。终于在六点前回到了石牌,

一到石牌我就兴冲冲地领了我们大队的几十名青年到巴城去体检了。每个人都带好被子,要在巴城住一夜。到巴城后作为领队代表大家去报到,安排在一个大房子里,平时是饭厅,有活动了就是学校的礼堂,。地上全铺好了稻草,几百号人就滚在一起过夜。那时非常兴奋,不要说一夜,就是一个月也愿意。只要能去当兵。

去了就交大便,写上名字,放在指定地方。再去做一些普通检查。一天很快过去了,第二天我去拿大便化验的结果。我们大队只有二三个人通过初检,奇怪的是张凯兴没通过,说是有血吸虫,他的大便和我的是一个地方生产的,这肯定是搞错了,但是也没法子。没通过的先打道回府了。我们还呆了一天,查了其它一些项目。回家等通知。

回到队里还是天天下地干活,这是冬天,基本上是挑泥积肥。等了一个多星期吧,那天我挑了一天的泥,收工时大队通知我了,叫我明天一早到巴城去进行复检,这样我离开兵营又近了一步。这时我又犯愁了,血吸虫这关能不能通过呢?不管怎样还是保险一点好。为了出路,还是回家取保险一点的大便。我放下担子就往昆山走,一直走到晚上九点多才到家。(现在想想真是不知什么力量支持着我,挑了一天的泥,晚饭没吃走到九点多)一到家就把小侄子从睡梦中叫醒,叫他帮我生产一点我要的急需品。小家伙还真行,如愿以偿。当天是走不动了。还是第二天一早走到石牌马上走巴城。

到了巴城我犯傻了,早晨是这样收大便的:在一片田野里,一个当兵的看好一个应征青年拉屎,看你包好,必须是自己的。但还是被我钻了空子。就在拉屎的地方到收的地方有150米的距离,这是一个空挡,可以利用。就在这150米的距离内我把我的换成的十分保险的我的侄子的大便。这次体检三天时间,我们公社通过体检一共16个人,600多人通过了16个人,这16个人可以称得上是精品了,虽然我还是有点不太正宗,但一般讲我不会有血吸虫,因为我治好后下乡的,而且下乡后很小心,下田前还抹上一种防血吸虫的油。实在太想当兵了,才出此歪点子。

回到队里等通知了,还是天天下田干活,心里的确很乱,有可能跳出农村了。政审能不能通过呢?我毕竟不是贫下中农出身,也不是工人成份,但是我四哥是部队的现役军人。这比别人要硬气得多。等啊等,终于有消息了,我们大队长跑到我小队里来对我说,你在名单里了,这是公社里来的可靠消息,今天你要请我们吃酒,明天就出发了。正式通知今天下午发出。我高兴死了,赶快到大队部的小店里买了几瓶二毛六的烧酒,那时大概只有这种酒吧,还是我小气,记不清了。家里能吃的就是咸菜青菜之类的东西,就和大队长几个人喝酒了。那时我从来没喝过酒,一瓶二两半的烧酒一下子就喝完了,接下来就睡着了,他们几时走的我也不知道。醒来已是第二天的十点多了。得到的第一个消息是新兵们现在大概已经座在火车上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后来有消息这么说的,当时你的确是在名单内的,石牌镇上有人了解情况后就在我喝酒的那个晚上找带兵的人谈到很晚,排来排去我是一个“外来物种”,把我挤掉最合适。于是就把我换了。事情就这么简单。这人是谁都有名有姓。我想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也不必艮艮于怀。他也是一个插队的,也是要找出路,没什么可怨的。如果我当了兵了,现在如何呢?也是说不清的。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引用caixiao5想当兵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