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71. 父母下放的日子  

2008-10-25 16:26:49|  分类: 顾军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军朴

 今年十月十八日是十中老三届的四十周年回校日,有感而发,四十年从未写文章的我想写一点东西,因为那十年的点点滴滴是我这辈子的印记,挥之不去。

 

1968年十二月,我和妹妹都下了乡,妹妹去了黄海农场,我去了昆山陆桥公社,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父母被下放到苏北射阳县通阳公社,(我爸是十中的老师,我妈是二中的老师)。那是一个很阴冷的日子,一条水泥船,载着我爸,妈,我,还有两张床,一个橱,一个写字台,一个吃饭桌,几个箱子,我们家的全部家当,向苏北进发,大约到了第二天下午。船才到了目的地——通阳公社文明8队,同去的有苏州下放的共有七户,被分配到七个生产队。

   下了船,只看见一片白花花的盐碱地,庄稼长得稀稀啦啦的,要隔好多路才有一户人家。生产队长把我们引进了一间屋。厚厚的泥墙,屋顶是半尺多厚的芦苇杆盖的,窗户是一个圆圆的洞,贴着一块玻璃,叶老师戏称为“孔明”,这就是我们的家——后来我的父母亲生活了十年的家。

   过春节了,老乡们都来串门,还送来了热气腾腾的胡萝卜馅的包子,那是他们最好的粮食了,晒干了好吃上一年半载呢。谁家要杀猪,硬拉着我和妈去看,之后我和妈扛着一条猪腿回来。真是,腌了好吃半年了。

                                                                           赶 集

   苏北那地方“赶集”是最开心的一件事,每到初一和十五,老爸带着我赶集去,从家里到通阳镇上差不多要十多里路,瞧我那四十六岁的老爸:头上戴着雷锋戴的那种帽子,穿着灰得发白的中山装,一副发了黄的眼镜架在鼻子上,脚上穿着解放牌的跑鞋,走在没有人烟的公路上,是一道怎样的风景线!

    到了通阳镇,就是一条街,商贩们把摊子一字儿排开,有花生、芝麻、药材、鸡、鸭、虾,还有野鸡和野兔。那鸡七毛,虾五毛,花生四毛,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们装了一大包,满载而归。那野鸡是用“冲”打的,散弹全在翅膀里,还差点磕掉了大牙!   

                                                                           小 黄

   第二次我从昆山回家,是第二年的五月份吧?我从上海买了煤球炉子和高压锅,路上一下放户看我东西多,给了我一条小扁担,我挑着一路走到队里。卫校的叶老师看见了,惊呼:“顷鼎之膀”!快到家了,一条毛绒绒的小黄狗迎了上来,后面跟着老爸。这是我家的新成员——小黄,只见它高兴地发出呜呜声,在田埂和小沟前后窜上窜下,要带我走过沟沟坎坎,还不停地舔着我的裤子,尾巴摇得象一面小旗。

小黄是个马屁精。看见下放户来了,就把两个前爪收起来,搭在人家身上舔。看见背篓筐的,汪汪拼命叫。算是讨好主人,尽心尽职。大概是公狗的关系,它会到邻村找朋友,有一天它出去后一直没回家,后来才知道给邻队的农民杀了吃了!可怜的小黄!

                                                                            鸡

1971年,同我一起插队的两个女同学都调回了苏州工作,我还得继续“修地球”,百无聊赖,我灰溜溜地回了家,老爸见我回来,高兴得连说“回来就好!”(我妈回苏州看外婆了)

我爸连忙去买了一只鸡,因为家里四只是生蛋的,那只准备第二天杀了吃。谁知到了傍晚我看见它拉绿屎,我问老爸它怎么了?老爸说:没关系,肠胃炎。于是他拿来土霉素和大蒜,两人一起给鸡灌肠。可是到了晚上它死了。那还不打劲,剩下的那四只全成那样了。于是灌药灌大蒜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早上四只全不动了。

                                                                          雷 击

乡下的房子是孤零零的,大约要一百多米才有另一户人家,地势又比较高,很空旷。所以很容易成为雷击的对象。夏天的一个晚上下着瓢泼大雨,闪电紧跟着雷声,不肯离去,好像要找一个地方下来似的。我和妈睡在一张大床上,我吓得不敢睡着,雷声一声紧似一声,我倦缩着不敢动弹。快天亮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划过长空,接着耳朵什么也听不见了,一股浓浓的硫黄味扑鼻而来,雷打到了我们家的房子了!黑灯瞎火的,等天亮爬起来一看 ,西山墙打了个大洞,风正呼呼地往里灌。雷电是顺着大床的放帐子的铜条下来的,把皮箱的皮也劈成两半!老爸说,我们还好在床上没下地,否则全完了!

                                           

                                                                     家门口的菜地

我家茅屋前有一块空地,虽说不大,盐缄土,但到了父亲手里却变成了一块宝地。我从昆山带了些种子给了父亲。嘿,离家半年回来一看:长满荒草的地上长了一畦畦绿油油的蔬菜,藤架上挂满了一串串紫色的北京缸豆,结满了嫩嫩的四季豆,红通通的蕃茄,深紫色的茄子,还有菠菜,青菜和太湖萝卜......我爸种的蔬菜在下放户中是小有名气的。每次秦老师,年迈的夏老师前来串门时,老爸总要给他们带些蔬菜回去,也不用走十几里路去买菜了。下放户在苏北自力更生,自己开荒种地,有叶老师的打油诗为证:

                     萝卜干子自己造

                     青菜雪菜自己腌

                     自力更生有劲道

                     丰衣足食下放户

一九七八年,我是最后第二批回苏到工厂工作的,同年我父母也回到苏州自己的学校发挥余热。每当想起插队的日子、父母下放的日子总会感慨万千。所以,凡是和知青有关的电视要看,“血色浪漫”、“几度菊花香”我看了又看,因为这些事都好像发生在昨天。回味起来:亲亲的,涩涩的。讲给现在的年轻人听,他们不懂,不理解。

时代在不停地向前,我们这些曾被时代抛弃的人还得不停地奋斗、抗争,跟上时代的步伐。最后赠言“老三届”同胞:

                    但原人长久

                    千里共蝉娟

 

               

                                       初三(1)班  顾军朴

           

   

  评论这张
 
阅读(35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