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67.姑娘和小伙 (下)  

2008-09-12 19:31:10|  分类: 云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 冰                                                                                                                                 

                                                               六、八月十五

 姑娘突然“文雅”起来了,小伙和她们打招呼,她们也只是低着头答应,那绝不是清高,而是少女的羞涩。晚上姑娘也不到“俱乐部”聊天了,可是屋前屋后,低头不见抬头见,好别扭!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又是宁开了口:“今天是中秋节,我们一起吃晚饭好吗?”姑娘答应了,带上了从城里带来的月饼和自己准备的菜,大家把桌子抬到房前的空地上,小伙端上了大闸蟹,往碗里倒了酒。不知是想父母、想城里的月亮了,还是在想别的什么心事,四个人默默地吃着。宁端起碗对大家说:“我们相识、相处、相知七年了,这是缘分,今后不管有什么变化,我们永远是好朋友好吗?”四个人同时饮光了碗里的酒。

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旁边没有云彩,月亮里的嫦娥、吴刚、玉桂、玉兔清晰可见,霞带头背着:明月几时有?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跟着:把酒问青天……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房前小河里,月亮的倒影随着水波晃动着……

                                                                            2008年7月27日

 

                                                             七、一封信

 春节过后,远邀大家一起回乡下。宁不回去了,他要留在城里学手艺。霞的奶奶病了需要照顾,要过些天才能走。远只约到了玉。

“刚才来的小伙子看上去很朴实,”玉的妈妈问“他爸爸妈妈在哪个单位工作?他爷爷奶奶是干什么的?”“妈,你查户口啊!”

寒冷的春天,玉和远一起回到乡下继续修理地球。少了宁和霞在一起,玉和远觉得有点不自然,偶而的对视,仿佛看见了什么,又好象什么也没看见,再说远本来就寡言少语,自然而然,在他们中间少了交谈,添了几分疏远,没了欢笑,多了几分冷漠。

远到镇上运化肥,帮玉带回了一封信。以前的信都是妈妈写的,这次是爸爸写的。

“玉儿:你好!

好久不见,甚念。

文革对我的审查结束了,我已经住回家里,到单位上班了。因为我的问题,你们都受了牵连,大哥当空军,身体过关了,没过政审关;二哥被迫提前复员,他们都很怨我。你想考大学,工分线过了,大队没有推荐你,但你没有怨我,儿女中你是最懂事的,但越是这样,爸爸就越觉得很对不起你……

最近霞回去了吗?听说远的家庭社会关系很复杂,虽然党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本人表现,但多年来还是外松内紧,爸爸求你一件事,不要和他交往,如果你坚持和他交往,爸爸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

玉泪流满面,一向疼爱自己的爸爸这是怎么啦?人家可从来没和我说过什么啊!

知青回城的政策一条一条出台了,多农一工,两农一工,两工两农……独农将一辈子扎根农村。

宁和霞相继调回城里了,玉的爸爸妈妈在儿子和女儿之间,毅然选择了将女儿调回身边。

玉告别了村里人,最后才和远告别,玉不敢看远,因为他是独农,自己走后,队里只有他一个知青了,而且将是一辈子!“我要走了,你不想和我说些什么吗?”远默不作声,“那么能和你握一下手吗?”远慢慢地伸出手来,那只大手是冰凉的,他塞给玉一封信,转身走了。

玉看着远那孤独的背影,看着自己八年来赤脚走过的青春足迹,泪水流下来了。

回到城里,玉看那封信时,才发现信封上没有字,信封里面是一幅冰雪图。

                        

                                                                  2008年8月2日

                                                              八、一包喜糖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了!远以优异的成绩过了分数线,招办的老师经过慎重考虑,附上本人表现,上报院领导,远终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

队里用机帆船欢送这位最后的知青,远凝望着渐渐远去的红瓦房、渐渐远去的小小村庄……船尾飞溅的浪花拍打着堤岸,下雨了,天又下雨了,春风春雨扑打在他的脸上,远的双眼模糊了,十年,十年了!命不可改,运可以转!再见了,广阔天地,再见了,青春!

大学在长江边上,紧张的学习之余,远时常坐在江边,“玉:你好!工作忙吗?身体好吗?”太俗了!“玉:你好!”下面怎么写呢?她会给我写回信吗?写了撕,撕了写……

终于有一天,远收到了玉寄来的喜糖。大白兔奶糖,甜的?话梅糖,酸的?薄荷糖,凉的?喜糖一粒一粒剥开,一粒一粒扔入江中,远将那封没有寄出去的信“玉:你愿意等我四年吗?”折成一只小船,任凭它被浪花冲打着。

是玉错了?不,玉没有错!是我错了?不,我也没错!也许我们大家都错了!不,我们谁也没有错!

失去了,永远!永远失去了!

                                                                                2008年8月6日

 

                                                             九、一张照片

 

姑娘小伙回城后的工作、学习、生活可以这样形容,他们弯下腰,播种、耕耘、抢收抢种……那岁月真是如梭!当他们慢慢地直起腰,擦擦汗水,环顾四周时,各种朋友、同学聚会正悄然兴起,大家相互对视,才发现脸上是岁月留痕,头发已经花白。

“听说我们插队的村子要拆迁了,河对面要造垃圾发电站,一起回趟乡下好吗?”玉接到霞发来的短信。

离开乡下三十几年了,四个人第一次乘上了回去的汽车。车上的音乐放着《南京知青之歌》,“快别放了,再听眼泪要掉下来了。”霞说着就自己唱了起来:田野小河边红莓花儿开……玉惊讶地看着她,霞狡洁地对玉眨眨眼,于是,玉也跟着唱了起来:河边红莓花儿已经凋谢了……

“霞,我送给你的小兔子图章还在吗?”宁问,霞只笑不答,那笑是不露齿的微笑,“图章的料虽然不好,但是小兔子的眼睛却是真的红宝石哦!”宁解释着,霞还是笑不露齿。“我少了一张十八岁时的照片,是你拿的吗?”玉看着远问,远躲开玉的眼光支支吾吾,“哈哈哈……”霞露出牙齿大笑了,“死丫头,说别人你就笑,揭发你,宁,告诉你一个三十九年前的小秘密,你可不许生气哦!”“什么秘密?”“下乡的第二天,霞就叫你六点零五分!”“为什么?”“因为你的头总喜欢象朱时茂那样有点歪。”“那朱时茂是我徒弟!”哈哈哈,大家一起笑起来。

汽车可以一直开到村口,这短短一个小时的车程,四个人却用了三十几年!

几个人早就站在村口迎着,“队长,队长,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霞和玉大声叫着,“是吗?”队长很开心,“嗨,玉,你胖了!霞,你眼睛小了,远,你怎么头发少了?……”“老了,老了!”大家一起说。“你是?”“没良心的,刚下乡时住在我家里的,忘了?”“哦,是阿炳!”“阿土,你妈妈身体好吗?小弟复员了吗?”……

村里的变化真大,家家盖起了楼房,砌起了高墙,围起了院子。走在村子里,就象钻进了小弄堂,没有了房前宽敞的空地,没有来了客人村里大人孩子围看的热闹,原先准备好的香烟、糕点、巧克力只好拜托队长。

坐在队长家宽敞的堂屋里喝茶,“忘记我们了吧?那么多年不来看看。”“这不是来了嘛!”“怎么样,你们插队的时候,我蛮照顾你们的吧!”“哪里,插秧、割稻、挑担、撒猪窠灰,我们哪样不做?”“什么,我让你们撒过猪窠灰?玉,你说说,有轻活我总是照顾你的。”“别提了,查血吸虫病,把大便一包一包解开,用棒在水里淘,恶心死了!”“别说了,别说了,还是去找找我们原来住的地方吧!”“你们是来要房子的?早拆了,否则倒是可以……”队长说得很认真,大家哈哈大笑。

变了,一切都变了,红瓦房没有了,小小村子变大了,唯有村前的小河依旧,河水还是那么清。“你们一起在河里洗过河浴的。”队长说。“不是洗澡,是游泳!”大家一起反驳,“队长,帮我们拍一张照片吧。”“慢点,让我整理一下。”远着急的说。“整理啥?你那秃顶补种头发也来不及啊!”霞快言快语。

“让我看看,刚才拍照的时候我有没有六点零五分啊?”宁还是那样慢慢的语速。哈哈哈……霞和玉笑弯了腰。“还是老样子,喝喝喝(方言与哈同音),门前浜的水都要被你们喝光了!”队长笑着说。

一张照片,留下了四个人的微笑,身后是那条小河,铭记的、淡忘的,一切的一切都随着清清的河水,静静地流淌着。

远处,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

                                                                                     2008年8月20日

(云冰 摄)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