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68. 我的昆山岁月(一)  

2008-09-16 06:53:10|  分类: 朱德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德和

 种田三年,化工厂两年,体委两年,这就是我的昆山岁月。期间,将感受深刻之事用笔汇成两本小集.现在挑出来发表的两篇文章,时隔今曰,已有三十五年,那时我是昆山化工厂的农民工。正值国庆来临,坐车回苏,后又重游网师园,因途中与游园有感而记之。这两篇文章,虽然水平有限,但也不作修改,因为以自己真实的经历与感受,来纪念下乡四十周年,是比较恰当和合适的。正如我在小集中所言:“吐自衷心的话语,会被衷心相忆。怎样写下的子句,会被怎样理解。”

                            

                                                          第一篇   回家路上

  九月的天气理应天高气爽,晴空万里。今天却不这样。阳光从层云中散出缕缕金丝,风吹动着云,象是预告雨的来临。下午三时,我理好东西,坦然地走出厂门。一年一度的国庆节已快到来,回家的愿望今日就要实现,我心里是很愉快的。

 笔直的马路,直通向三脚塔。两边的杨树已有两人高。经过修剪,显得整齐茁壮。风一吹,千万枝细柳起舞,好像在说,你看我长得多快,多好!

 回想两年前的今天,我跨进化工厂时,这马路是狭小而高低不平的。那些杨树刚刚栽下,又瘦又细的树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而现在,时隔两年,已不认得它们的面孔了。它们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成长,而且将继续成长下去。我细细地打量着它们,祝愿它们顺利地生活下去。

两边的稻田一块接着一块,刚开花的稻穗在拼命吸着养料,准备用丰收的喜讯来报答勤劳的人们。池塘里的水浮莲花正怒放,茭白田里发出了沙沙的摇动声。被社员拔起的茭白不断地抛到马路上。高地的桑树郁郁葱葱,高产的秋蚕讯季已经到来。

虽然离收割还有一个月,但是社员们已在整田播种油菜秧,江南的农村,从来没有空闲的。

 高高的梧桐树上出现一块块的黄颜色,天空中不断飞过鸣叫的燕子,秋天的田野风光确实是很美好的。

 在三脚塔处转了个弯,我直向火车站走去。一路上,不时碰到和我相仿的青年,讲着苏州话,不用问,一看就是知青了。他们大多是带些东西的,不像我这样一只轻便包。当然也有两手空的。过年过节,总要从乡下带些东西回家里。只是大包小包不方便,特别交通不方便,更是困难。加上有些女知青,带的东西又多,这是一场锻炼。当然,这仅仅是很小的考验。真正的考验是在乡下三百六十五天,那才不容易呢!我很钦佩知青们的经历与事迹,也很理解他们的想法和做法.本来嘛.我和他们是一样的.

 巧得很,碰见曾福元.打过招呼后,我问他:

“乡下情况怎么样,动不动?”

“还不是老样子。”

“ 怎么到今天才回去?”

“刚下来不久,回去太早就没意思。”

  边说边走,来到了火车站。由于在施工,所以呈现出一片建设的景象。被隔成两半的宽敞的候车室显得拥挤。今天人特别多。因而人潮如流,人声鼎沸。大部分都是知青,一看外貌就清楚。

  很高兴地遇见沈振家。在学校潇洒的面貌已变得稳重。说话也是慢吞吞的。回想在学校里情景,不禁使人产生了“岁月不饶人”的想法。

他现在机电站。当问起他的情况,他摇摇头:

“我们比起你们差多了。”

“ 差在那里?我看差不多。我在城里做临时工,你在乡下做合同工,有什么两样?”我默默地回答他.

  正在这时曾福元,戚继国,还有顾炳祖也来了.大家谈起最近的消息,最近的动态,30号文件的后果和影响。我觉得,大家似乎不谈再教育的体会,只是谈些切身利益的事,而且很起劲。然而都觉得很遥远,得不出什么结论。我也有这个感觉。可不是么,对于切身问题总是很敏感的。

  十大文件指出:反潮流是个原则问题。我仿佛觉得,当前的潮流是坚持上山下乡的大方向。而现在却有那么一种倾向,不安心在乡下,却很少当面听到反对这种倾向的言论。是啊,要坚持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决不是轻而易举。这是经过许多殊死斗争的.而我呢,想到这里,我不禁沉思了.

  丁芸生大包小包走进火车站,我连忙叫住他。真没想到,会这么巧,碰上我乡下的战友,他带来了农村的气息。我和他交谈了一下乡下的情况,便一起来到张志琳处。

  张志琳,白皙的肤色,在拿着一本“车工”心不在焉地看.我问他有消息吗,他摇摇头,不准备回答我的问题.

  我已明白他的意思.说真的,从五月到今天,受的刺激太多,反而漠然了.所以不用回答已知道他的想法.

  “消息说是今年年底结束,当然最好有这种事情。”我对张志琳说。

  他显然没听清楚,又问了我一遍,然后点点头。

  不安的气氛,使人闷闷不乐,我觉得应该把它赶走。正在此时,张志琳拿出一只小巧的收音机,于是我们欣赏起来。

  内燃机漂亮的面孔出现在站台上。我和丁芸生,张志琳连忙挤进站台,第一节空,走,上第一节!我和丁芸生冲向第一节.包蔷华,杜芯苔她俩已在座位上坐谈。我向她们问好。可惜隔得太远,不能交谈。包蔷华给我的印象是很积极的,在班上就是这样。下乡就不用说了。从农民到教师,她是经历过一番努力的,说来也不容易。而我的经历也和她相仿。不管怎么说,我总觉得我们有共同的经历。

  列车在刚铺好的轨道上缓缓滑行,慢慢加快了速度,然后又飞驰起来。正仪,唯亭,外跨塘一个个从耳边掠过。五年来,这儿的大站小站我不但能背出,而且知道它们变化的经历。

  记得小时候从上海到苏州,看见洋澄湖认为是太湖。看见牛在车水,我总是聚精会神地看。而现在我是一名洋澄湖边的工农,这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党,毛主席给我们指出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号召我们做一名工农的接班人。全国千万的知青正在响应和实现这一伟大号召。我应该克服自己的私心,不断提高觉悟,努力把自己工作做好,在与工农结合的道路上奋勇前进。

  大家的交谈不时打断我的思索。然而从今天的经历来看,我不禁明白这样一个道理:生活在前进,形势在不断变化,人也在不断变化。每个人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表演自己的脚色。我呢,应该做一个永不生锈的螺丝钉,用对党的忠诚谱出战斗的诗篇。

  远处的北寺塔渐渐清楚了,苏州一我的故乡到了。我和张志琳,丁芸生坐上汽车,回到了自己的家。

                                                      七三。九。三十。

                   

                    (上图:   74年参加地区职工篮球赛获第一名时的摄影。)

                    (题图:  73年摄于化工厂,远处即是我工作的老苯车间。)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