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64. 我与奥运同喜  

2008-08-08 12:49:34|  分类: 朱德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 德 和       

今天8月8日,真是个大喜日子!万众瞩目的29届奥运会将在今天举行.积七年的努力和勤劳,举全国的财力和物力,倾13 亿人民的热情与奉献,我们完成了举办29届奥委会的各项承诺和规定.现在,就只等点燃奥运会熊熊火焰,只等宣布奥运会开幕的东风吹起!

   今天8月8日,对我而言,是个与奥运会同喜的好日子.因为今天是我和赵人琳结婚纪念日.1977年8月8日,我和赵人琳走进府前街道婚姻办事处,领取了结婚证.当时也没有感到这个日子有什么特别.因为人们往往记着举行婚礼的日期,不去注意结婚登记日.而且那个年代,对数字并不敏感,也没有88变发发的说法.结婚那一年,我30岁(虚岁),工资30元.赵人琳29岁(虚岁),工资29元.我们和大家一样,生活过得平平常常.不过比起农村插队的日子,要好多了.有一个工作,有一份工资,有一个家庭,比什么都强.这大概是知青回城后的基本想法吧.

                              

                              

                               (一九七七年八月摄于苏州国际照相馆,由老同学李迪伟主拍.)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进行,随着88变发发的变化,也许我与88(发发)有缘,在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我也发了二下:抓住了改变命运的二次机遇.一次是84年教师招聘,秦凌,卢枚琳也参加了.结果我们都获成功.我的民办教师编制变成了公办教师编制,没有了下岗和买断工龄的后顾之忧.另一次是80年考取上海体育学院函授系.苏州30个老师组成苏州班,张幼年(附中65届),秦凌,陈宜杰(童英可老师之子)也在内.通过五年边工作,边上课的学习,取得本科文凭,达到了高中执教资格要求.由于有了这两个因素,加上自己上课比较努力,各方面表现可以,因此评职称,加工资,我都没有脱班,比较顺当.

   从七七年的8月8日,到今天的8月8日,已经31年了.由于奥运的举行,今年的8月8日是我与我家特别有纪念意义的日子.这既是巧合,也是缘分.既是好日子,也是喜日子.在这31年中,我深深感到,人生也要有点奥运精神.这就是不断努力,不怕失败,朝着自己的目标继续奋斗.当然,由于各人的条件,基础,背景不同,各人的表现不同,所以会处于社会的不同情况.但只要我们尽力而为,找到自己发展的道路,就是最大的成功.因为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有句话说得好,叫好事成双.除了今天8月8日奥运会与我同喜,2008奥运年也和我家同喜.这里不妨再讲讲.

   奥运年一月,我女儿结婚.婚礼在南园宾馆举行.许多老同学都一起参加,婚礼气氛比较隆重,热闹.大家谈起过去,现在,将来,纷纷向我们表示衷心的祝贺,让我们非常感激和高兴.

   奥运年12月,我家的的第三代奥运宝宝将要出生.当然,时代不同了,生男生女我们都一样.对于女儿女婿他们,我们能帮就帮,尽自己所能.同时也善待自己.也就是周大治,张志琳,段坡生经常对我讲的:潇洒点,想开点,用脱点,不要等到七老八十.其实女儿女婿也很孝顺.知道我很喜欢看奥运节目,送了一台大尺寸液晶电视给我们.他们对我们讲,要让我们过上幸福生活,这使我们很欣慰.

   奥运年7月,我正式退休.因为我是体育教师,所以与奥运会更有缘.我还记得,76年的春天,我借到市体委做排球教练,听过袁伟民的讲话.他说,我们国家队是在第一线,省队是第二线,你们是第三线,大家都重要.当时他带女排刚起步,条件很艰苦.漳州训练场地是沙泥地,房顶是草盖的.后来女排的三连冠,五连冠,真是不容易!特别在奥运会上夺冠,意义重大.相对而言,我就很遗憾,在三十多年的教练,教学生涯中,由于水平,能力有限,没有培养出为国争光的运动员.我和大部分教师一样,默默地在平凡岗位上工作,有一份热,发一份光.也不知教了多少学生,但师生感情特别深的,还是在昆山少体校执教时.也许那个年代我还年轻,学生年纪也小(都是初一年级),也许那个时候的人比较朴素真实,因而那个时期的师生友谊和感情令人久久难忘.这些学生一直与我保持着联系.今年听到我女儿要结婚的消息,一定要来参加.并且是一家子,一家子的开车来,使我们蛮感动,蛮幸福.关于这一点,段坡生老师最有体会了。要不然,他怎么会最终还是和小高(原太仓女排)结为夫妻呢。

   我和学校同仁关系不错.为了欢送我的退休,组里集资买了一份价值不菲奥运礼物:奥运吉祥运动分项造型纪念金版张.我非常感谢和喜欢,老师之间的情谊重于一切.我请每位老师在上面签了字,以作永久记念.

   说了这些,你会感到,奥运会真的与我和我家有缘.今天晚上,当29届奥运会正式开幕时,我会在心里喊道:恭喜,恭喜!8月8日的奥运会,我与你同喜,同喜!

                                  

                                 二零零七年十月摄予苏州照相馆,由老同学丁大同主持拍摄.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