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59. 海南岛育种漫记 (上)  

2008-04-28 22:03:11|  分类: 张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密

                           ( 摄于1978年3月海南岛陵水县九所乡)

每当我抱着外孙女游游走到书架前,她那黑白分明、清澈如水的小眼睛都会闪烁快乐的光芒,她用小手指着那只大海螺,要我给她玩。海螺有三十厘米长,比我外孙女的头还要大,白里透黄,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我把海螺拿到嘴边,想要吹响它,但没有力气吹了。想当年我从海南岛带回这只海螺在村子里吹响它时,“呜呜”的声音,全宅基三十多户人家都能听到。我只能把海螺的喇叭口凑到外孙女的耳朵旁,对她说:“你听到没有,这是大海的声音。”她会不断地点着头说:“听到了”。是的,不信你可以把任何一只海螺放到自己的耳旁,你会听到海涛的“呼呼”声的……。

 

                                                 “海南十八怪”

                                                            ——海南岛育种漫记之一

 

这只海螺是我1978年去海南岛三亚的纪念品,是用五斤全国粮票从三亚海滩边一个海南姑娘手里换来的。

三十年前,我曾经浪迹“天涯”,徙留“海角”,在海南岛呆了五个月。那年我三十岁,正值青春岁月。

海南岛,古代称为琼岛或琼州,“鸟飞尚需半年程”,是封建王朝的流放之地。唐代宰相要德裕用“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诗句倾吐了被谪的际遇,宋朝名臣胡铨曾哀叹“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若烟正断魂”。

我们自小生长在温软柔美的烟雨江南,从未见过大海,也从未坐过海轮。1978年10月的一天,我们“昆山育种队”一行五人,怀着按捺不住的激动、渴望、好奇的心情,登上了广东湛江徐闻县到海南岛海口市的轮船。

天阴沉沉的,远处堆着大山似的乌云。风有五、六级,船上的旌旗都在劈啪作响。放眼望去,茫茫大海一片墨绿色。琼州海峡海面上波涛翻滚,浪尖上开着朵朵雪白的浪花,只见海平面上,有不多的几艘轮船和帆船。开始大家都站在渡轮的甲板上看海,渡轮船尾推着长长的激流。琼州海峡不算宽,一百公里不到。随着轮船的上下左右摇晃,不一会儿,我们几个人就已觉得眼前天晕地转,肚子里翻江倒海。我比其他几位同行年纪轻一些,想坚持一下站在甲板上欣赏海景,但是不行,晕船晕得厉害。有欣赏大海的心,却没有这样的力了。只能跟着大家下到船舱里躺下来。

但坐着躺着,不见舒服,反倒更觉心里难过,于是只好扶着楼梯栏杆又上到甲板,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让带点咸腥味的阵阵海风吹遍全身。很快把肚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吐掉了,这时恨不得把五脏六肺也全部掏出来,才稍稍感觉舒服一些。经过了两三个小时的颠簸,终于看到了陆地,踏上了祖国第二大岛——海南岛的海口市。

第二天,我们去了海口市海滨,展现在眼前的完全是另一幅异域风情。晴好天气的海与昨天的截然不同。湛蓝湛蓝的海水在遥远的边际与蓝天相连,如果没有太阳和云彩,会把天地看作浑然一体。在天地一色之间,映衬着疏疏朗朗的椰子树。椰子树是热带的标志植物,树杆极其高大挺拔,呈灰白色,圆圆的树杆一直到树顶,毫无分支,十多片巨大的绿色叶片在树杆顶上绽开。

此时只觉苍穹寥廓无边,大海博大无穷。天地是那样的纯净,看着看着心灵也感觉无比宁静和开阔,仿佛没有了尘世的私心和杂念。

听到周围人们的讲话声,才把自己拉回到现实中。语言很陌生,口音都带着浓重的“朗朗朗”的喉音,一个字也听不懂。再看看人外貌也长得有些两样,虽然一样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但个子大多比我们矮一截,脸色黝黑。

一路上听江苏去海南育种的老乡说,海南有“十八怪”:“牛穿鞋子人赤脚,槟榔嚼得像吐血,老太婆爬树比猴子快,……。”

海口市是海南岛第一大城市。三十年前,海口大街上除了汽车、摩托车、自行车,还有许多牛车。一头牛或者两头牛拉着木制的胶皮轮的运输车,在灼热的热带太阳煎烤下,慢吞吞地走着。仔细看每头牛还真穿着鞋子,那是用自行车车外胎的橡胶皮割成方块,包着牛脚,上面以绳子扎紧。大概是防止牛蹄磨损吧,就跟马蹄钉铁掌一样。再看看路上行人,无论男女老少赤脚的占多数。那里除了主要马路铺着柏油,其余的路都是用白细的海沙铺的沙子路,天又热,赤脚多凉快。海南农村的人晚上睡觉前不洗脚,只用两只脚互相搓搓拍拍就算洗脚,把沙子搓掉,脏东西也就带干净了。海南岛四面被大海海水包围,但内陆由于地势较高,却缺少淡水,难怪农村人们也没有水洗脚了。

到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与当时内陆城市不同,晚上大街上霓虹灯、商店玻璃橱窗令人眼花。看到摩肩接踵的行人,个个时不时吐出一口口鲜红的血水,使我们感到很不是滋味。不论男女老少,海南人穿着再不一样,有一样东西大家腰里都栓着——一个绣花小荷包。荷包里面放着几个槟榔,名为“槟榔包”。包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精致的铁盒子,盒子打开是白白的石灰膏。他们摸一个槟榔出来,槟榔上用手指涂些石灰膏,往嘴里一扔,嚼个不停。奇怪的是,嚼了一会儿又把槟榔带口水吐掉,那口水红红的跟血完全一样。你说你要嚼味道,那又为什么把它吐掉?吐的马路上到处都是一滩一滩的血水,污迹斑斑。

《红楼梦》中也有吃槟榔情节。如第六十四回中,贾琏对二姐儿说:“槟榔荷包也忘带了来,妹妹有槟榔,赏我一口吃”。但看到海南岛现实中原来是这样的,立时没有了其中的情趣。古代千百年来还有“采槟榔”、“绣荷包”等许多情歌流传下来,但我们见到的嚼槟榔场景却感觉索然无味。

有趣的是海口市里到处能看到的小摊上,都在卖着一种叫杨桃的水果。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水果。摊主用小刀把杨桃拦腰一片一片切开,你看到的竟是一只一只漂亮的五角星。再涂上一点白色石灰膏,就像涂在槟榔上的一样。我们吃的时候不加石灰膏,看着那东西有些恶心。如果你想加上一点红辣椒,摊主马上就会在许多调料瓶里挖出来给你抹上,或者撒上一丁点食盐。杨桃片咬上去很脆,汁水马上滴下来。甜津津的带点儿酸味,有类似黄瓜的清香味,但更加浓郁。吃到最后感觉有些渣子。在酷暑难熬的海南岛,能吃上这样味道的水果 ,真是很舒服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更希奇的事是到了所在地——海南陵水县九所乡的所见所闻。九所离开海南三亚很近,是海南岛最南端的一个乡。刚到没几天,一个江阴育种队的老乡过来串门,他神秘兮兮地说:海南的怪事确实多,说出来你们不会相信。他说:这里的女人站着小便,男人倒蹲着小便。还有这种事?

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到大田里和当地生产队的社员一起插秧。海南九所田多人少,一望无际的水稻田灌上了水,平整得如一汪湖水一样。村子廖若晨星,点缀在遥远的地方。一会儿,我们中有人走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方便,回来后,生产队张队长把他叫过去。队长说,“以后小便不要站着,要蹲下”。一番话说的我们目瞪口呆,大家不知所然。因为在我们插队的江南农村,如昆山石牌、陆扬乡,在大田里干活,我们男的方便就在附近田边上,有妇女也无所谓,只要转身避开妇女就可以了。后来,队长才解释:这里的风俗不行,男女在一起干活,男的站着小便 ,虽然比较远,转过身去也不行,是对女人们不尊重。至于女人方便要站着,我们没有见到。老乡对我们说,这是真的,但要到少数民族地区才会有,如五指山区的乐东黎族自治县和三亚的保亭黎苗族自治县一些地方。因为海南岛是一个汉族和多个少数民族聚居的海岛,少数民族主要有黎族和苗族。黎族、苗族妇女都穿桶裙,黑色的桶裙又窄又长一直裹到脚背,像个桶一样围着,所以人想要蹲下去也是蹲不下去的。这是少数民族长期的生活方式形成的习俗。

生产队张队长(汉族)还对我们说:几百年前,海南岛南面沿海一带本来都是黎族和苗族等少数民族居住的。后来大陆福建、广东沿海一带的汉族人乘船飘洋过海,移居到海南岛来了。当年汉族人生产方法和生产工具先进,发生了几次种族之间的争斗后,把落后的少数民族赶到了山区。

虽然海南一些习俗说起来有些粗俗,难登大雅之堂,但是这些事却使我们对海南的地理历史、风俗人情,更加充满了好奇,真想去作一番发现和探索。

海南风光

 (摄于1978年3月广州).

                                                    参与“伟大的发明”

                                                        ——海南岛育种漫记之二

我们一行不是游览海南岛的热带风光才去那里的,也不是为了赚钱,我们肩负着繁育杂交水稻稻种的重担。

海南三亚地处祖国大陆的最南端,那里是名副其实的天涯海角。没有春夏秋冬四季交替,气温终年在二十多度以上。我清楚记得1979年2月海南的春节,那天是大年夜,我穿着汗衫背心和短裤,在大太阳底下临时搭建的灶间里,炒了个牛肉丝作为年夜饭的菜。估计气温在35度以上。等到菜烧好,已是汗流浃背。而同时的苏南,此时正是数九寒冬,也许大雪纷飞呢!

这样的高温气候对于水稻育种得天独厚,因为这里水稻种植可以一年两熟。苏南秋后水稻收割以后,11月份马上把稻种送到到海南三亚去播种,明年3月份还可以收获一季水稻。这样只需用几十斤的稻种,可以亩产达到五百斤,这五百斤又可以在明年春天作为稻种运回到苏南繁殖,良种的繁殖速度大大加快。

我们带去海南育种的稻种叫“杂优稻”。由中国“杂优稻”之父——袁隆平发明。这一伟大发明具有划时代意义,七十年代“杂优稻”的发明和大面积的推广,帮助解决了中国十亿人口的吃饭问题。昆山水稻产量原来只有六七百斤,推广“杂优稻”以后马上提高到一千斤到一千二百斤。在湖南、湖北、江西、广西、苏北这些水稻地产区,更是产量翻番。由此袁隆平获得世界粮农组织最高奖,并获得首次国家科学技术最高奖。最近,袁隆平又获得《2007年华人影响世界大奖》,这是中国继杨振宁以后的第二位。从此中国人结束了吃不饱肚子的历史。也使世界上许多落后国家解决了吃饭问题。为人类的发展作出巨大贡献!

 美国学者布朗曾抛出“中国威胁论”说:到二十一世纪30年代,中国人口将达到十六亿,到时谁来养活中国?谁来拯救由此引发的全球性粮食短缺和动荡危机?这时,袁隆平向世界宣布:“中国完全能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中国还能帮助世界人民解决吃饭问题”。

杂优稻的发明要追溯到1960年。当时年轻的袁隆平从一些国外的学报上获悉出现了杂交高粱、杂交玉米、无籽西瓜等。这使他认识到:遗传学家孟德尔、摩尔根及其追随者们提出的基因分离、自由组合和连锁互换等规律对作物育种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于是,袁隆平跳出了无性杂交学说圈子,开始进行水稻的有性杂交试验。

1960年7月,他在早稻常规品种试验田里,偶然发现了一株与众不同的水稻植株。第二年春天,他把这株变异株的种子播到试验田里,结果证明了上年发现的那个“鹤立鸡群”的稻株,是地地道道的“天然杂交稻”。他想:既然自然界客观存在着“天然杂交稻”,就一定可以按照我们的要求,培育出人工杂交稻来,从而利用其杂交优势,提高水稻的产量。这样,袁隆平从实践及推理中突破了水稻作为自花传粉植物而无杂种优势的传统观念束缚。终于,袁隆平培育出了人工杂交水稻。

1973年10月,袁隆平正式宣告我国籼型杂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这是我国水稻育种的一个重大突破。紧接着,他和同事们又相继攻克了杂种“优势关”和“制种关”,为水稻杂种优势利用铺平了道路。

 杂交水稻虽然产量高,但它不像普通水稻收获的稻谷第二年就可以播种,正如驴和马的杂交种——骡子不能生育后代一样,它必须另外育种获得种子才可以播种。所以当时杂交稻的制种、育种成了各地种植杂交水稻的大事。苏南每个县每年都要派出四到五人组成育种队,到海南岛陵水县去培育杂交稻种子。

到了海南陵水九所以后,我们带去雄性不育系和母系。在11月里,把雄性不育系和母系分别播种到秧田,一个月后再把秧苗插到大田里。大田里的父系和母系必须一行隔一行间隔分别插秧。到了第二年3月份,水稻抽穗扬花期间,再用人工把雄性不育系雄蕊上的花粉赶到雌蕊上去,通过这样繁杂的工序,才能获得杂交稻种。

(待续)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

2008北京奥运火炬5月4日在三亚传递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