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58. 背起书包上学堂  

2008-03-31 19:23:13|  分类: 濮幼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濮幼玉

那天凌晨从睡梦中醒来,不知是否梦境的延续,脑海里突然闪现“背起书包上学堂”几个字,轻声一念,竟然象孩子般地笑出了声——我想起了1957年第一次背起书包上学堂的情景,我的第一只书包仿佛回到了我的身边。

 充满童趣的幼儿园生活结束了,新学年可以和姐姐一样背起书包上学堂了,那是我儿时新的期盼。爸爸妈妈说要为我买个新书包,还说可以任我自己挑选!暑假里我去了离家不远的那家文具商店,从挂在墙上的几排书包中选定了那个蓝色的,有两只白色和平鸽贴花的书包后,就催促爸爸赶紧抽空带我去买了——担心万一卖完。终于盼来了9月1日,背起我心爱的书包,带着那对可爱的“和平鸽”,我兴高采烈地走进了苏州市清微小学一年级的课堂,开始了我的小学生活。

 清微小学离我家很近,每天上学出了家门我总是一路跑到学校的。还记得在我“短跑”时斜挎的书包里发出的“嗒嗒嗒嗒”的声音,那是我崭新的铁皮铅笔盒,我的铅笔,直尺,削铅笔的小刀和橡皮在和我的“和平鸽”交流——它们都是我的宝贝!整洁的校园和明亮的教室,和蔼可亲的老师和团结友爱的同学,老师教的每一门课,学校开展的各项活动……充满好奇心的我对小学的一切都感兴趣。放学回家后,我打开小书包,拿出语文课本,象大人那样在客堂间来回走动着,大声地朗读: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大豆,棉花……妈妈缝衣多辛苦,我穿棉衣要爱惜……《公园里的菊花》,《小猫钓鱼》……爸爸妈妈听了,常乐得合不拢嘴,直夸我有朗诵的天赋。我加入中国少年先锋队了,鲜艳的红领巾开始在我胸前飘扬,举起右手敬队礼时的感觉那么神圣!儿童节我和小同学们在大礼堂的舞台上表演的许多节目,都是我们自己编排的!学校对面的“百草园”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劳动课上老师带领我们在那里种菜,我最喜欢干的活是担水和浇水。记得校门外的墙角有口井,学校的吊桶是木制的,提水时没诀窍,吊桶总浮在水面沉不下去,干着急。清微小学早已并入其他小学,原来的平房校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幢住宅楼。但那口井还在,它默默地见证着我轻松愉快的小学生活。小学毕业时老师的题词我还珍藏着,老师的教诲我永记心间。

 

六年的小学生活历历在目,升学考试前和同学最后一次相聚的情景记忆犹新。考试前一天的晚上,背起我的小书包,我带领一群小伙伴合唱着振奋精神的《咱们工人有力量》等歌儿,雄纠纠气昂昂地穿过两条小巷,从同学家来到我家门口,记得途中在巷口的一堵白墙上看见好多壁虎。夏夜,我们围坐在人行道边的路灯下漫无目的地翻看着课本复习迎考,想到将与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分手,少年的心灵微微泛起淡淡的忧伤。宽宽的人行道上有人在下象棋,更多的人手执芭蕉扇,坐着聊天,纳凉。

 

爸爸妈妈没给我任何压力,只是考试那天的早餐,他们没让我和兄弟姐妹一起吃“大锅饭”——泡饭加酱菜,而是为我“开小灶”加油——让我自选点心。我的选择是大饼店的油条一根和糕团店的咸猪油糕一块,夹着吃——香脆鲜糯,味道好极了!记得那年升学考试的作文题目是《我最敬爱的人》,我写我的老师。我没有辜负老师的希望,爸爸妈妈也没白给我“加油”,我考上了江苏省重点中学和示范中学——江苏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现“苏州十中”)。还记得我将此好消息带回家时,爸爸妈妈的满面笑容和邻居的啧啧称赞。

 

1963年的9月1日,我背起我的帆布书包走进了我的中学时代。美丽的校园环境,良好的教学设施,生动的课堂教学,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附中的一切都深深地吸引着我。

 

四十几年过去了,想起我博学多采和敬业爱生的恩师,每一位都那么亲切;回首中学的课堂,心中充满怀恋。语文老师双手撑着讲台,抑扬顿挫地朗读许地山的《落花生》:“我们屋后有亩隙地,……”。数学和几何老师清晰透彻的例题分析后,立即挂出小黑板,快速解答完上面的课堂练习题后举手时,我心里美滋滋的。物理老师讲解“比重”时,“木头”二字的地方口音听起来格外有趣!化学老师用酒精灯,烧杯和试管演示的实验非常奇妙。地理老师站在地图前指点江山,让我们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历史老师讲课如说书,我国古族名“匈奴鲜卑羯氐羌”至今没忘。生物老师的标本那么多,他的眼神里都是智慧。图画老师在写生课上帮助我画铁壳热水瓶的轮廓,让我注意到画面物体的比例。音乐老师在西花园的音乐室弹奏着钢琴,教唱我喜欢的歌曲,我放声歌唱时总很抒情;和邻班同学练习女声二重唱《双双草鞋送红军》时,老师让我学唱高音。英语老师在钢琴弹奏的旋律中教字母歌,老师标准的发音和动听的语调让我从小喜欢英语;课堂上老师常呼唤“ No.19”——我的学号,让我朗读和背诵课文,即使在听课老师似乎比学生多的阶梯教室的公开课上,我也不紧张。体育老师指导我们跳高,跳远,单杠,双杠,鞍马,小山羊,跨栏……我穿上钉鞋出现在校运会的短跑和接力赛场;我参加篮球赛,投篮没学好,就靠跑得快和抢球;在赢得少年劳卫制一级运动员徽章前,我的拦路虎是爬竹竿……

 

老师45分钟的课都那么精彩,真令人敬佩!上课时我们专心听讲,徜徉在知识的海洋,享受着科学的阳光;课后认真完成老师精心布置的作业后,我们就在大操场和健身房开展各项自己喜爱的活动,尽情地欢乐……老师用他们的爱心和智慧抚育我们成长,引导我们朝气蓬勃地走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道路上。

 

还记得,中午从学校食堂热气腾腾的大蒸笼找出刻有自己名字的饭盒后,我们就直奔西花园——和同学一起在美丽的西花园吃饭,就一个咸鸭蛋,或一点香葱拌豆腐,或几根佛手萝卜干,照样吃得很香!耸立于假山池塘中的瑞云峰旁,留下了我们花样年华的身影;西花园里,荡漾着我们同学少年的欢声笑语。西花园内的长达图书馆是我心中的知识宝库,在帮助图书馆装订旧书时,老师耐心地教会我用棉线打“蚊子结”。当年的借书证还在,它记载着我中学时代肤浅的“阅历”。听说学校要举办文艺联欢晚会,我兴奋得连晚饭也不回家吃了,和同学在学校附近的凤凰街面店匆匆吃碗阳春面,就兴冲冲地赶往学校。我还让我的弟弟妹妹从家里赶来观看演出。每每想起西花园灯火通明的大礼堂,想起高中的大哥哥大姐姐们在大礼堂舞台上演出的许多引人入胜的节目,总十分留恋。哦,西花园,我心中最富有魅力的乐园!

 

有的时候,午饭后我们得去学校的阅报室读报——班上要举行时事测验了!这是我班的几位男同学激发大家“关心国内外大事”的好创意。阅读阅报室挂满的各种报纸,不仅让我开始对时事产生兴趣,而且让我欣赏了不少优秀的文学作品,视野也逐渐开阔,受益匪浅。记得后来我父亲为我在邮局订阅过《文汇报》,最近我还在一本《新华字典》中发现了当年邮局的一张“订户卡”。在班干部的倡议下,我班还形成了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良好氛围,同学之间互相关心和帮助。记得我专门用一个信封装同学的批评建议纸条,还主动诚恳地征求意见。还记得我父亲曾用毛笔在我的那个信封上写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几个字。这么好的班集体,怎能不让人怀念!

 

记得考上附中时,我父亲曾认真地对我说:只要你好好读书,以后就是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也要让你读!我没有上北大和清华的天赋的,可我明白父亲的心意。虽然供我们八个兄弟姐妹上学,父母的生活胆子很重,但是含辛茹苦的父母亲一定会培养我成才,只要我努力!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我初中毕业前夕,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随之,全国的学校都停课,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我突然断了背起书包上学堂的路。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激浪将我推到了农村,我卷起袖口和裤腿赤脚下田,扛起锄头和铁搭下地,跟着太阳去,伴着月亮归,脸朝黄土背朝天,青春在田野写真。走过了差不多五个春夏秋冬,我不知道除了艰辛地干农活,自己是否还有前程,但我不想做屈服于命运的女孩。

 

迷茫中,一个改变我命运的时刻意外来临。1973年初夏的一个傍晚,我和一起在毛许五队插队的张叶珍和潘庆德同学一边坌田角落,一边议论着当时知青中最热门的话题:考大学。夕阳西下,收工了,我们没有回村,铁搭扔在田头,她们执意陪我赶往石牌公社报名——那是报名的截止日。当听说公社广播站在扩音喇叭中播送的八名知青的推荐名单里有我时,我很快由激动转为焦虑:插队五年了,留在苏州的教材已不知去向,如何复习迎考?插在邻队的顾敏同学已为考大学作了充分的准备,但当机遇与她插肩而过时,她向我伸出了友谊之手,毅然将满满一书包的教材和她整理的复习资料送到我手中,还邀请我住到她队里,利用夜晚辅导我。她的书包连同她宽广的胸怀和高尚的品格,我会铭记终身。在自己队里复习时,张叶珍和潘庆德待我亲如姐妹。她们干活很累的,但为了让我尽量多一点复习的时间,多一点成功的希望,提水,做饭,洗碗和自留地的活都不让我干,连我洗澡换下的衣服也抢着帮我洗。友谊的力量激励着我拼搏,夜深人静时,我感觉到手表的嘀嗒声仿佛与我的生命相连,和我的命运相通。

 

当我考上苏州地区师范,插队五年后重新背起书包上学堂时,我格外懂得珍惜,因为那么多比我优秀的校友和知青朋友还在田野辛勤耕耘,是他们把上学的机会给了我。

 

班上同学有很多是66届高中毕业生,我比他们少上3年学,但我丝毫不气馁,从一开始就奋发图强。老师让我负责早自修在教室播放课文录音,但跟读的同学太多,收听的效果不佳,我就在走廊里朗读,天冷刮风何所惧。中午大家都在宿舍午休时,我一人在教室静心听录音,我模仿录音朗读的语音语调倍受老师赞扬。那时我的精力和求知欲都特别旺盛。我三个弟弟也都下乡了,家境有点凄凉,我不愿向父母要钱,从学校发的每月4元的津贴中省下些许,买字典,订阅《北京周报》“啃读”,北京的亲友也给我寄来学习资料。我还用插队最后一年挣的工分钱(87元)在上海买了当时算很好的“凯歌牌”半导体收音机(60多元),用来收听广播节目。晚自修结束后,我常独自一人留在教室看书读报,静悄悄的教室有时会让我“心有余悸”——担心被批“走白专道路”。晚饭后我总先漱洗完再去教室,回宿舍时蹑手蹑脚,以免打搅已经睡觉的室友,但冬天这么做,睡觉时双脚总是冰凉的!

 

除了勤奋学习文化知识,我还非常珍惜各种锻炼和实践的机会。经老师和同学推荐,我参加学校组织的越野赛跑和轻机枪射击赛,代表班级在学校大会发言,在学校节日庆祝联欢会上与同学表演女声二重唱《侗歌向着北京唱》,同学的手风琴伴奏棒极了!由于普通话和音色较好,进师范不久我就被推荐为校广播站的播音员。轮到我播音,天蒙蒙亮,我就起床去播音室——那是一幢很安静的小楼,是我播音之余看书的“得天独厚”的好地方。班主任曾带领我和班上另外两名同学去苏州吴县东山作社会调查,我有幸在雕刻大楼住了一晚。我还利用吃午饭的“时间差”,“闯”进艺术班乱弹钢琴过把隐,就凭这点“基础”,后来竟然滥竽充数地弹着风琴在中学的音乐课上教过唱歌,为学校聊解燃眉之急。“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那张我亲手刻印的歌纸还在!我热爱大自然,在周末我喜欢邀同学去登虞山,满山碧绿的茶树,美丽迷人的桃园和杨梅园让我流连忘返。虞山充满诗情画意的青山绿水之间,剑门之下,还留下了我初中好友郭明蕴和邱莎莎青春的足迹和靓影……

 

师范毕业后我教育生涯中最青春最艰辛的那段“创业史”,已经写入《玫瑰依然芬芳》一文。再次背起书包上学堂,是在1982——1985年间参加高师函授学习。那时工作负担很重,女儿才3岁多,夫妻两地分居,那段经历可谓刻骨铭心。

 

自始至终陪伴我走过那三年艰难历程的,是我女儿。几乎每隔一周,我得带着女儿从乡镇乘坐长途汽车到昆山教师进修学校上两天面授课。早晨乘车总是很拥挤,常常是我从车门挤进挤出,女儿被好心人从车窗口送进送出。到了昆山,我一肩背一包我的教材和字典等学习用品和两人的生活用品,一肩背一包女儿的“陪读用品”:从小玩具和食品到蜡笔,图画本,连环画……,一手牵着女儿的小手,从汽车站走到进修校,好长的路!半路上女儿渴了,热了,累得走不动了,但我背了两只包,抱不动她,只好拉扯着她,哄着她往前走:“快到了!真的快到了!乖囡,快点走,妈妈又要迟到了!”我是班上唯一每次迟到,并有孩子“陪读”的学员,象我这样课前不预习功课的学员也几乎没有。北京外国语学院那么好的教材,我何尝不想预习!但我担任高中毕业班和高复班的课,白天黑夜地为提高升学率拼命干,又一个人带孩子,无可奈何啊!好强的我只能在听课效率上下功夫了。当时我的注意力分配能力特别强:一边听课,一边查字典,一边记笔记,一边照顾同桌的女儿,“数管其下”,“统筹兼顾”。考前为了赢得宝贵的复习时间,有时连饭也顾不上吃。一次刚搬家,房间里没有写字台和台灯,我将床头柜搬到日光灯下,将椅子放到床头柜上,坐在上面“杂技式高空复习”迎考。自强不息,是我的信念。

 

深受我的老师和学友喜爱的漂亮小女孩在三年的陪读中成长。难忘毕业典礼上6岁多的女儿上台代我领取毕业证书时的动人场面,我的老师感动地用英文说:这是我班最小的学员!毕业考试中,我和班上另一位学员成绩并列第一,被评为优秀学员,出席了苏州教育学院的表彰大会。那三年的书包真的很沉重,但我没有向困难低头,乐观进取的我背起书包,活出了自己的风格。

 

三十余年来,我以我的恩师为楷模,情系三尺讲台。看到无数学子背起书包快快乐乐地上学堂,我无比欣慰。但联想到自己,由于文化大革命,连高中都没上过;后来由于教学任务及家务特别繁重等原因,没有更好的深造机会,内心难免感到遗憾和失落,尽管我走过的每一所学校的各级领导和同事都很尊重我,学生都很爱我。

 

去年7月初,在我正忙于“成人专升本高复班”辅导的时候,一位校友引导我来到了我还十分陌生的网络世界,并不断激励我写作。电脑键盘的敲击声中,在我心底埋藏了几十年的真挚情感犹如一股清泉,潺潺流出我的心田:《金钱草》/《玫瑰依然芬芳》/《青春在田野写真》/《五好社员》/《谁来和面》/《佳音》/《单车情结》/《令人神往的田野》/《我的动感地带》/《妈妈,我想对你说》/《竹林 登山 故乡》/《别了,美丽女孩》/《收藏童心》/《说放弃,其实很难》/《几多无奈》/《漫漫回家路》/《我的启蒙老师》/《网络,我的新天地》……我幼稚的文笔诉说着我的知青情结,教育生涯,父爱母爱,金色童年和生活感悟。我的同学,校友,学生,同事和素不相识的网友们读了我发表的文章后,常给我发邮件,发短信,回帖或打电话,热情地鼓励和支持我写作,他们还在网上发表了近十首写给我的诗(已收入我的博客),这一切都深深地感动着我。八个多月来,初涉文艺创作的我,在网络发表的文章已近58,000字,其中《收藏童心》发表于《苏州广播电视报》“文化收藏”栏目;《我的启蒙老师》发表于《苏州日报》,并同期在《苏州新闻网》“苏州文化”栏目转载;《网络,我的新天地》发表于昆山市《老园丁》报。我新建了自己的博客——那是我的精神家园,我美丽人生的记忆小站。

 

年近花甲的我,在网络世界开辟了我的新天地,本来可能会伴随我终生的内心的失落和遗憾渐渐离我远去,因为我的梦想已经成真:我又背起书包上学堂了!那是无形的书包,那是世界上最大的学堂!网络上丰富多彩的知识就是我的百科教材,无数网友都是我的老师,我努力尝试的文艺创作则是我用真情完成的作业!

 

背起书包上学堂,我的生活永远充满灿烂的阳光!

 

                          

                                                       2008年3月27日 12:16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