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55. 彩色的记忆  

2008-03-18 19:31:20|  分类: 郭明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明蕴

六十年代我们在附中的学习生涯,是一段多么快活,多么轻松的日子,那时的课余生活绚丽多姿,生动鲜活,如今历久弥新,愈久愈醇,令我们深深怀念,回味无穷。

                                                罗家花园——我们的乐园

我们读书时并不像现在的孩子,一天到晚钻在书堆里苦战。放学以后,我们像快乐的小鸟一样,投入自由的天空,将一天学习下来的紧张尽情地释放。附中校门的东北面(现在是光学仪器厂了,可惜)有一个很大的园子,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罗家花园,名字的来历不得而知。园子的南面是一幢二层小红楼,是教工宿舍,徐天放校长、我们班的顾君璞、方琍生同学(其父亲均为附中老师)就住在那里。小红楼北边是大片的空地。我曾经当过生物课代表,在童光宇老师的指导下,我班生物兴趣小组的同学们像模像样地在空地上种上了一畦小麦,麦子郁郁葱葱,煞是可爱。那是我们在学了植物学之后,把书本知识和实际结合的第一次尝试。我们播下了麦子,也播下了自己的希望。我们经常去那里观察小麦,想看一看小麦生长的全过程。可惜,附近平房里的住户为图方便,常常把肥皂水倒入“麦田”,影响了小麦的生长,最后种麦子一事不了了之。罗家花园里有一个小小的浅浅的池塘,一天,我们几个女同学不知怎的来了兴趣,学起了削水片。当看到小砖片轻盈地掠过水面,水面上立即泛起了小小的水花,我们开心得哈哈大笑。更有趣的是爬树。池塘的东北有一座“房子”,四边没墙,有一个平顶,有一天放学后我们爬到了平顶上,胆大的顾敏走到平顶边缘,伸手抱住旁边的一棵大树,“刺溜”一下滑到了地上,有趣,刺激,引得大家纷纷模仿,于是一个接着一个地过足了“溜树瘾”。事后,顾敏还写了一篇周记《罗家花园历险记》,详细地描写了那次城里孩子难得的溜树经历。

                                                健身房——课外运动场

体育是附中的强项,有一年附中囊括了市中学生运动会初、高中组男女冠军,成为附中人的骄傲,附中的同学个个热爱体育锻炼。忘不了体育课上的“越野”赛跑,从校门口经凤凰街一直跑到三元坊,再原路折回;忘不了体锻课上用学生证借了“手榴弹”、标枪,一遍又一遍地练习投掷;更忘不了放学后和好友顾敏、莎莎等人在健身房玩乐的情景。

健身房在当年教学楼的正南面,房子很高,铺着地板,很气派。下午第三节课的铃声一响,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跑到那里,抢夺运动器材。我们玩的项目通常有两个:吊吊环,荡大绳。我们可不会像体操运动员那样做各种优美的动作,我们玩吊环的办法很特别:在吊环下铺几个垫子,人站在吊环下,双手握住吊环,先是一阵来回奔跑,随着奔跑的速度加快,两脚在垫子上一踮一翘,身子就像荡秋千一样荡来荡去,最后趁势两脚一缩,伸进了吊环里,双手抓住吊环绳,人就站在了吊环上荡秋千。有时,旁边的同学会抱住你的双腿推一把,让你荡得更高,那你很快就能站到吊环上。这个运动似乎有点惊险,可我们常常乐此不疲,百玩不厌,常常有很多同学站在吊环旁排队等待。

如果吊吊环的同学太多,等不及,可以到健身房东北角荡大绳。大绳离地面很高,但我们有办法爬上去。那里有一副双杠,我们爬到双杠上,就能够到绳子了。那绳子特别粗大,底端打了一个结,人就站在那个结上,双手握住绳子,身子使劲一蹲一用力,大绳就来来回回地荡起来了,那性质和吊吊环差不多,只是没有玩吊环过瘾。

有时,我们在健身房里看别人活动,也满有劲的。记得有一次看到高一年级的运动健将王织芳同学在童英可老师指导下练自由体操。“一二三,二二三。”随着童老师的口令,王织芳动作柔美,变化多姿,像做体操,更像舞蹈。那一招一式,绝不亚于专业运动员。我们常常玩到天黑,才想起回家。

健身房,少年时令人留恋的地方。

                                               大礼堂——我们的第二课堂

如今的孩子看多了电视电影,玩够了电子游戏,创造性活动似乎少了些。六十年代物质匮乏,没有电视,可是我们的文娱活动却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附中可以说人文荟萃,群星璀璨。文娱明星有:蒋雷、王思珩、黄桂芳、薛祖玫、陈家缨、陈禅玉、朱乃明、李惜珍、石星、王亚丹……最有表演才能的是六五届高中的大姐姐薛祖玫,她的小品《八个鸡蛋一斤》,把一个农村妇女的泼辣,尖钻演绎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高二(3)班的陈禅玉大姐,能歌善舞,有一次她一个人在整个舞台上像一只花蝴蝶,翩翩起舞,边舞边唱,唱的什么戏忘了。而歌星们的歌声则妙曼动听,各有千秋:李惜珍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如童声一般,石星的《洗衣歌》富有少数民族韵味,王亚丹和另一个女同学(恕我忘了她的名字)的《你说那个一来哟》是两个人对歌,都让我们一饱耳福,回味无穷。我们班曾经演出过小合唱《歌唱英雄刘胡兰》,是濮幼玉领唱的。为了使表演效果更佳,大家推赵人琳扮演刘胡兰雕像。顾敏特地从家里拿来了奶奶穿的斜襟短衫,她奶奶比较瘦,赵人琳穿着不大不小正好。同学们还借来了鲜花,在鲜花丛中,赵人琳一头短发,昂首挺胸,一手握拳放胸前,一手向后下方伸出,很有几分英雄气概。那形象逼真极了。我印象最深的是初一时的汉俄英文娱晚会(六六届、六七届初中还有学俄语的),那是最具我们附中特色的知识的盛会,更是学生们开心的节日,有的同学还特地带了弟弟妹妹来“观摩”我们的晚会。那天晚会上,六五届高中的大姐姐薛祖玫朗诵了寓言故事《东郭先生和狼》,虽然我只听懂了“东郭”两个字,但我觉得俄语是那么好听,那么有韵味。高三有个班级表演了一个英语话剧,是说拾金不昧的,记得隔壁2班的王淑娟同学还客串了小女孩玛丽。我们班全体同学上台唱了英语《字母歌》,唱声嘹亮整齐,效果很好。这个晚会真是别出心裁,寓教于乐,令人终身难忘。

还有一次是在操场上举行的营火晚会。晚风习习,篝火熊熊,全校同学团团围坐在一起,看各个班级精彩的文娱表演。我们班的女同学跳了筷子舞,好象是少数民族的舞蹈。3班张敏之同学唱了《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忽明忽暗的火苗,随风飘荡的歌声,衬着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那情景是那么生动,那么美丽。

尽管六十年代没有第二课堂的说法,但是附中那些别具一格、生动活泼的课外活动,谁说不是最好的第二课堂呢?活动使我们各个年级各个班级的同学多了接触的机会,全校同学融为一个和谐的大家庭,高年级的文娱明星,体育明星(我们耳熟能详的有韩大桢、崔琇、张幼年、顾震、戴荣林、陶诒怡、赵有仪、吴天奇、徐均康、朱德和、段坡生、徐基章……)是我们学校的光荣,也是我们低年级同学崇拜的偶像;课外活动让学生自己管理自己,自己教育自己,锻炼了我们的能力,增长了我们的才干,愉悦了我们的性情,陶冶了我们的情操,并与课堂学习相辅相成,使我们在母校健康成长,为我们今后的人生作了重要的铺垫。

四十多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如今迈入人生暮年的我们,重温起当年在母校丰富多彩的生活,那动人的情景,那一个个细节,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细细咀嚼,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后记    每当听到学生们抱怨现在的生活太枯燥单调,抱怨在学校除了学习还是学习,我总是对他们深表同情。的确,今天的教育已经走入了应试教育的怪圈,教师、学生都深陷其中,不胜其苦。说严重点,现在的教育已经成了扼杀个性,制造学习机器的工具,严重妨害了青年们身心的健康发展,从而阻碍了国家经济建设向更高更新发展。

而我们,有幸在文革之前,在附中接受了那段对我们一生来说至关重要的教育,在今天来说,那是真正的素质教育(尽管文革时被说成了修正主义教育路线)。我不是九斤老太式的人物,时代在前进,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了生机,给我们民族带来了希望,也给教育带来了希望,但是,我们当年的教育模式及种种实践活动,是否值得有关人士借鉴一番呢?』

                                                                  原初三(1)班 郭明蕴

       1965校运会夺冠后运动员与老师合影

 1998年下乡30年回校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