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81. 12月13日的记忆  

2008-12-30 07:04:25|  分类: 濮幼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濮幼玉81. 12月13日的记忆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对于我来说,1968年12月13日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走过了四十个春夏秋冬,回首那个冬日,内心依然难以平静。

1968年12月13日前夕,爸爸妈妈准备了一顿比较丰盛的晚餐为我送行,记得有我最喜欢吃的红腐乳卤汁炖的油豆腐烧牛肉。全家十口人围坐在一张八仙桌旁,饭桌上没有往日其乐融融的气氛,香美的菜肴仿佛也失去了魅力。妈妈坐在我右边,看见她在悄悄地流泪,我忍了半天的泪水夺眶而出。我无法想象:初中毕业的我,明天早晨就要离开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与同学校友们一起去农村插队落户……前几天我已拿着户口簿,与住在我家附近的同学一起去过大石头巷派出所,我的户口已经迁出苏州。从户籍的角度来说,我已经不是苏州人了。那个寒夜,不知是如何在泪水中进入梦乡的……

12月13日清晨我起床下楼。爸爸正在精心为我准备早餐——冬笋肉丝炒年糕。我想,爸爸一定是天刚蒙蒙亮就起身——要先打开封好的煤球炉子,待炉火渐渐旺了才能炒年糕的。爸爸很会做菜的,炒面、炒年糕更拿手。寒冬的清晨,八仙桌上青边大碗里的冬笋肉丝炒年糕冒着热气,梳着两条半长辫子,将要离家下乡插队的女孩忧郁无语。爸爸很认真地对我说:“幼囡,快点趁热吃吧!吃了这碗冬笋肉丝炒年糕,高高兴兴去,高高兴兴回来!”爸爸是个很乐观的人,在送我下乡的时候,他想用他亲手炒的年糕为我垫底,带来好运,希望日后我能回苏州,回家。离家前的最后一顿精美的早餐让我倍感着深深的父爱和母爱。

爸爸妈妈为我准备好的行李已于日前送往学校,记得那个搪瓷大花脸盆和搪瓷杯子是喜欢我的隔壁姆妈送给我的——我从小一直叫她“隔壁姆妈”的。全家人都想送我去学校,连小弟弟也不例外,但妈妈不能去,我不想让妈妈亲眼看见我乘坐的汽车离去。“再见吧,妈妈!多保重!”走出家门时我想对妈妈说,但没有,因为一旦说出口,我肯定会哭。我和爸爸、弟弟、妹妹一行七人步行前往我的母校。别了,每天背着书包上学堂走过的熟悉的街道!别了,十梓街两旁的梧桐树!

在母校集中报到的细节记不清了,只记得在校门口上了一辆很旧的公共汽车,车上很拥挤。挤在同学校友中间的我想再看一眼车窗外的爸爸和弟弟妹妹,又不敢看,我怕看到爸爸和弟弟妹妹流泪。爸爸妈妈工作、家务繁忙(我们的衣服、布鞋都是妈妈自己做的),我曾充当起弟弟妹妹入学前的“启蒙老师”:我教他们识字、写字、数数,培养他们良好的生活习惯。我疼爱自己的弟弟妹妹,平时懂得照料他们。上小学的时候,中午放学回家我先去托儿所给小弟弟送饭、喂饭,然后再赶回家自己吃饭。放学后和星期天我一直主动帮助妈妈洗衣服、打扫卫生。记得夏天的傍晚全家人洗完澡,我就开始洗衣服,弟弟妹妹从井里提水,还为我扇扇子,兄弟姐妹相亲相爱。

哦,汽车的喇叭开始鸣响,汽车马上就要开了!也不知何时能回来?我心里特别难受,但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流泪,泪水在眼眶里转。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车上不少女同学脸上挂着晶莹的泪花,于是不再顾忌,任泪水哗哗流淌。说实话,那时除了“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以外,心里并没有多少豪情,单纯、幼稚的我对“命运”二字亦无太多思索。“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的我无奈地提前告别了学生时代,随着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离开了家乡苏州,走向农村的广阔天地。哎,真没想到,为我送行的四个弟弟中,有三个弟弟步我后尘先后下乡,去苏北农场的弟弟才上完初一!家里先后走了四个孩子,爸爸妈妈如何承受得了!

不知过了多久(没有手表),汽车开到了昆山县城。我们下了汽车走到河边,只见河面上停泊着很多拖船,排成一条长龙,听说我们的行李就在拖船上。我们一个个上了拖船,下乡的旅程由陆路改为水路。记得那天天色阴沉沉的,北风劲吹,河面上风浪不小,坐在没有遮蓬的拖船上,我觉得很冷,虽然穿着棉袄。那是妈妈亲手为我缝制的花棉袄,罩衫也是花布的,还记得花布的花样和颜色。坐在一条船上的同学们挤在一起,互相取暖。拖船缓缓地在河上行驶,轮船上的船员生起了煤炉。我在轮船的马达声中凝视着从煤炉升起的烟发呆,想着渐行渐远的苏州的家;回头看看几乎见不到尾的船队,再遥望前方,想起离开苏州前听说的话:石牌公社是苏州地区最艰苦,血吸虫病流行较严重的地区。

不知道去石牌的水路有多长,时间需多久。当看到岸边房子渐渐密集起来时,知道终于到石牌镇了。拖船靠岸后我们大家都上了岸,在一所学校的操场集中,后来知道,那是石牌中心小学。记不清后来是怎么跟分配在毛许大队插队的其他同学一起上了一艘木船,我们的行李是如何搬上船的,只记得摇船的有我们生产队的队长祖生叔。木船沿着一条小河前行。沿岸可见田野和农舍,我想,那应该是我们将要“滚一身泥巴,炼一颗红心”的广阔天地。小船靠岸了,我以为我们插队的地方到了,就站起身来,祖生叔却让我坐下,说:毛家潭——毛许5队还没到呢!被分配在那里插队落户的同学上了岸,祖生叔继续摇船,船上就剩在毛家潭插队的我们三位女同学了。

摇啊摇,从石牌公社摇来的木船在毛家潭靠岸了,我们下船上岸,踏上毛家潭的土地。河边围着不少农民,男女老少,说说笑笑的,他们正在河边迎候我们三位插队青年呢。后来他们一直亲切地称我们为“插队妹妹”,每天清早出工前队长分配“生活”(劳动任务)时,总是说:插队妹妹去某处干某活——省得一个个叫我们三人的名字了。我们三人中有位同学戴眼镜的,记得我们还没上岸就听到有人在岸上笑着大声说:“啊呀,有个细娘(姑娘)戴眼镜的!戴眼镜种田,哈哈哈哈……”乡亲们帮助我们将行李搬上岸,再搬到仁元叔家门口——他家腾出一间小屋让我们住。屋内三张竹榻加六条长凳(搭床用)和新砌的灶头,就是我们知青“三口之家”的所有“家当”。灶头上有两个大铁锅,一个烧饭、烧水,一个炒菜;两个大铁锅之间有一个小铁锅叫“汤罐”,农民告诉我们,烧火时汤罐里的水温热了,可以用来洗脸。从此我们将告别煤球炉子,用稻柴、麦柴烧水、做饭了,后来油菜萁和毛豆萁也进了灶膛。

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即将开始,田里一年四季的农活在等着我们去学、去干。插队这条路有多长,要走多远?这一切我没有多想,想的还是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走进那间矮小的屋子,放下手中的行李,不考虑如何“安居”,也不知道“盘中餐”在何方,我拿起灶头上的新锅盖,翻放在膝盖上当书桌,写起了家书。没想到,这样的家书,竟然一写就是三十几年!

我没有忘记,我们插队到毛家潭的第一顿饭是在仁元叔家吃的。我们和仁元叔、小妹阿姨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菊英、菊芬、炳其一起围坐在一张矮小的桌子边,在煤油灯下吃晚饭。吃着毛家潭的新米饭,毛家潭的青菜和毛家潭的黄豆换来的油豆腐,我明白:从此以后,我们就要像毛家潭的农民一样,任风吹日晒雨淋,赤脚下田,靠自己劳动的双手养活自己。

夜幕降临了,聚在仁元叔家好奇地看我们,热情地和我们说话、问长问短的乡亲们渐渐散去,我们回到了我们毛家潭的家。我们摸黑尝试着用火柴点亮了煤油灯。一切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始,明天再说吧,清早起床,一路颠簸,太累了。我们整理好床铺,学着打草把(稻柴),用灶头烧了点水,洗完脸和脚就躺下睡了。远处传来的狗吠声打破了乡村寒夜的寂静,近处的狗与之呼应,我有点害怕起来:白天出去干活碰到狗咋办——我很怕狗的!可怕的老鼠来了……我们三位知青同吃同住同劳动,相依为命的插队生活拉开了序幕。

1968年12月13日是我知青生涯开始的日子。以后的几年中,每年的12月13日,我们在毛许大队插队的同学都会尽可能聚一聚,晚上挤在竹榻上留宿一夜,聊个够,在迷茫和艰辛中寻求一点安慰和快乐。多愁善感的我,其实有时也很热情开朗的,幽默风趣的话语常引得大家开怀大笑。在乡亲们的指导下,我们学会了种自留地,聚会时吃的青菜、萝卜、雪里蕻都是自己种的,有时还会委托去石牌镇的乡亲顺便捎点肉,用队里分的黄豆换点豆腐、油片,难得改善一下伙食。同学聚会时,榨菜肉丝豆腐羹和油片塞肉绝对算得上美味佳肴了!自己和面,青菜下面条子,大家照样吃得很香。有一次面条子下得太多了,我们开玩笑打赌,输了的同学继续吃,那晚我们吃得撑死了,也笑死了,苦中取乐的情景记忆犹新。

1973年我离开毛家潭上了两年师范,那两年的12月13日我没法和插队的同学相聚。思念中,我们常通信交流。记得有一个周末,插在新华大队的两位当民办教师的同学来学校看我。当晚下起了雨,我甚感遗憾:第二天没法带她们去爬山了!清早醒来,惊喜地听到宿舍楼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雨过天晴了!我们一起爬虞山、上剑门,山上清新的空气中洋溢着我们的欢声笑语,充满诗情画意的青山绿水之间,留下了我和同窗好友青春的足迹和靓影……

最后一次12月13日的知青同学相聚,已经十分遥远。

1975年我从师范毕业后回到石牌公社,奔赴交通不便、经济落后,人称石牌西伯利亚的石牌西片创办朝阳初级中学。那是我三十几年教育生涯中最青春,也是最艰辛的岁月。远离亲如姐妹的知青同学,孤独中一直很想念她们。12月13日即将来临时,我写信邀请同学们到朝阳中学来相聚,她们答应了!那时候石牌镇每天有一趟早班轮船开往苏州,途经我们学校附近的小轮埠时会停靠(后来因地域偏僻,乘客太少,该站点取消了)。

来自两个大队、三个小队的七位女同学清早起床,冒着严寒步行到石牌镇,乘坐那班轮船来了!听到汽笛声,我激动地向轮埠跑去迎接。寒冷的冬日,我那破旧的小屋里却是热气腾腾——煤炉烧得旺旺的,八个女孩济济一堂,青春似火。我事先托人去远处买了2元钱的肉,好像还有一棵大白菜,准备包饺子吃。剁馅的、和面的、擀饺子皮的、包饺子的,大家干得热火朝天。那是我第一次学包饺子。我准备的饺子汤料还有点特色呢:自己熬的蘑菇油,味道可谓鲜美!在那里蘑菇是买不到的,2 斤蘑菇根还是托人买的,2毛钱一斤。我先小心翼翼地用小刀将蘑菇根带泥的部分削去,再用河水洗净,晾干后倒入油锅用小火慢慢熬,冷却后倒入广口瓶内保存。谈笑声中包饺子、煮饺子、吃饺子,然后喝茶,聊知青的天……快乐的“12.13.”团聚接近尾声,离别的时刻来临。八个女孩沿着渠道、田岸向轮埠走去。轮船靠岸了,我们握手道别。汽笛声起,轮船启航,七个女孩在船头挥手,一个女孩在岸上说再见……向石牌方向驶去的轮船渐渐在视野中消失,我的眼睛湿润了,盼望许久的快乐过去了,这样的快乐还会有吗?在患难中建立起来的知青同学的情谊,总是那么令人感动,令人怀念。

今年11月11日我曾随苏州电视台的采访车回到插队的地方。四十年回乡的情感,在我的《乡村在呼唤——纪念知识青年山上下乡四十周年》一文中流淌。走进卧病在床的小五阿姨家,轻轻抚摸82岁老人的白发不忍离去的感受挥之不去。离开毛家潭的那天夜里,我梦见小五阿姨坐在床边的桌子前准备吃饭,她回头看着我……对小五阿姨的牵挂与日俱增。在2008年12月13日——下乡插队整整四十周年的纪念日再次回乡,看望小五阿姨和更多乡亲,走遍毛家潭的土地,让我的一颗感恩的心有所着落,这是我的心愿。我通过电话把我的心愿告诉了女儿,女儿被我感动了:“13日正好是周末,妈妈,我来送你去!”

我的心愿实现了。12日晚女儿女婿从上海赶回来(高速公路堵车,8点半才到家吃上晚饭),13日上午两人一起送我再次走进毛家潭。我首先带着女儿女婿去看望小五阿姨。之前我已通过电话联系,知道她在石牌卫生院挂了几天水,病情好转,在家休息。知道小五阿姨串门去了,我在她家等候,不见回来,就走到院门口张望。只见一位拄着拐杖的驼背老太太正走到院门口。我心想:这是谁呀,不是毛家潭人吧!老人抬起头来看我时,我震惊了:她就是小五阿姨!上次看到她时她正躺在床上,没想到她是这番模样。我很辛酸,但极力克制着自己,扶着她进屋。她坚持要我们在她家吃了晚饭再走,让我想起我们插队时她家难得做点好菜就会请我们三位知青去吃饭的往事——那时生活条件都很艰苦。如今看到她步履艰难,我真的很心疼。分别时老人激动地说:我多了个干女儿!我听了十分惭愧,当年她给我们知青的关爱是报答不尽的。

乡亲们都说:如今毛家潭人的生活都过得很好,跟你们插队时没法比了。是啊,几乎家家的平房翻成了楼房,村口还有健身场,好客的根林亲手做的一桌菜亦足见一斑:油爆虾、红烧鱼、五香牛肉、腊香肠、鸡肫片、香菇炒青菜、香干炒水芹、冬笋雪菜炒肉丝、芋头炖猪蹄……味道都好极了,连黄瓜也和饭店一样切成条状蘸酱吃,和城里没啥两样了。我拿出1971和1972年的《社员劳动经济手册》(统计劳动工分),乡亲们很感兴趣地翻阅,看到封面上我填写的“石牌,毛许”和我的名字,还夸我的字漂亮——过奖了。我还给他们看了我保存的1971年的五好社员喜报和插队时为创办大队《战斗报》时征集的好多报头,都是毛笔写的,各种字体都很美,他们看了特别高兴。乡亲们喝着美酒,和我说着知心话。女儿患绝症去世的悲痛悄悄向我诉说,战胜病魔康复的喜悦大声告诉我,当年的姑娘与小伙不顾父母反对坚持自由恋爱的故事都跟我说。摇船接我们来毛家潭的祖生叔的儿子云龙的一番话深深地感动了我:我一人在家时回想起今天你来看我们,我会掉眼泪的——四十年啦,你还想到来看我们!以后常来毛家潭看看……

这次还见到了当年的妇女队长金妹阿姨,交谈中又走来一位乡亲,他笑眯眯地看着我叫出我的名字,我认出他是金妹阿姨的丈夫,脱口而出叫他小阿毛——顿觉不妥,如今他已经年过70了。见到他,我想起在朝阳中学办学时,他曾远途给我送来毛家潭养的鸭子下的几斤双黄蛋(攒起来的),我加工成松花蛋,没舍得吃,带回苏州……我发现他听了我的话似乎没什么反应,乡亲们告诉我:他现在脑子糊涂了。脑子糊涂了,但一见到我就认出我来,我再次被乡情感动。上次来毛家潭没见到月华姐,这次她见到我时激动地和我拥抱——她儿子柏民是我教过的唯一的毛家潭的孩子,那年他考上了大学。我把我创作的朗诵稿《令人神往的田野》送给乡亲留念。我问起乡村建设的事,乡亲告诉我,如今毛许、东西、新胜、新建四个大队合并,成立了凤凰村。

午饭后,在乡亲们和我女儿女婿的的陪伴下我走向毛家潭的田野。没想到毛家潭的330亩田中,很多已经开辟成鱼塘,养鱼、养虾、养蟹的渔业让乡亲们走上了致富之路。根林说,为了看鱼塘他在鱼塘边盖的小屋里住了五年,挣钱也不容易啊!我去参观了那间小屋,里面还有电视机和饮水机。屋边养着羊和鸡,还拴着两条狗,夜间要放狗看鱼塘的。沿途看到毛家潭建的两个厕所,联想起插队时家家屋后有茅坑,“肥水不流外田”。我说起毛家潭的田地名称:小潭屿、四十亩、斜塘、外塘,乡亲补充说还有郁家楼、香炉潭、岳墩、小金里和赵家堰。对了,去看看我们的自留地——木排田!乡亲指着远处的一片鱼塘说:那就是原来的木排田!真是旧貌换新颜啦!

知青屋西边的小河水不再往北流淌,朝南的三间知青屋于两年前被拆除,原址已建成停车场。在乡亲们的指点下,我找到了知青屋的“宅基地”,站在我住的东面的那间知青屋的位置,让女婿为我摄影留念。那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矮小的红墙红瓦知青屋的窗口闪烁着昏黄微弱的煤油灯光……

12月13日的记忆,有离别的忧伤,也有相聚的快乐。忧伤已经过去,快乐还将继续……

                        2008年12月28日

81. 12月13日的记忆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81. 12月13日的记忆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81. 12月13日的记忆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81. 12月13日的记忆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81. 12月13日的记忆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