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80. 前进九队二三事  

2008-12-29 12:53:58|  分类: 蔡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 晓  80. 前进九队二三事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我是1965年下乡的,至今也有43年了,回想起我曾生活过的前进九队,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味来。可能也有一点留恋之情,但好像也不是。

65年下乡是在10队的,后来9队没有会计,张凯兴去做会计,我是大队团支书,也到9队去了。

这个队一共有十多家人家,一家是本地人,是二队调过来当队长的,叫张伯荣,另有三家是江阴人,共有弟兄二人和一个姐姐。余下的是八家苏北人,八家人家,出自八个县,我们有时说听不懂苏北话,他们说,不要说你们听不懂,我们互相间也听不太懂,你们听差不多都是苏北话,实际上各个县的话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也不完全听得懂。

我们在九队也经历了不少趣事,有一件趣事就是看小伙到苏北去讨老婆。苏北小伙子,讨本地姑娘多少有一点困难,于是乎大部份人都是到老家去找对象,一到要去苏北相亲的时候最有意思了。队长张伯荣有一套呢子的中山装,有一只手表,谁要到苏北去相亲,这一身行头是无条件借给的。一早,小伙子一身中山装,戴好手表出发了。有的人还要把衣袖稍稍卷起一点,以示手表的存在。所以在大热天是不大能进行这项工作的,谁让老张的衣服是呢子的呢?相亲的日子是不长的,短则三五天,长则一星期,因为我们小队是田多劳少,小伙子们还是以我们小队的革命事业为重的。一般说再过半年,就要正式把姑娘娶过来了。

大喜的日子将临,整个小队都忙碌起来了,各家都把自家最好的家具搬到这家去,实际上也就一个大衣柜,一个五斗橱,一只三五牌的台钟,还有一只五尺的床,大体上也就这么多了。一切准备好后新娘子就从苏北接过来了。吃喜酒那天,小队里只有一家烟囱冒炊烟,称之为倒烟囱。送二元钱的礼,喜酒倒要吃一天。菜只能是白菜炒肉丝,红烧大肠之类的了。不过饭尽管吃,还不算,还要拿吃喜酒的人开玩笑,硬给加饭,吃不了往地上倒,据说苏北人结婚十里路之外的狗都要跑来。这和平时处处节约完全不同。不过讨老婆一生也就一次,也可以理解。我开始一直想,这些家具都是借来的,一还,那还不是要闹翻天了,结果却是大相径庭。三天后新娘和新郎一起把家具搬出去还了,乐哈哈的,直谢人家。真是搞不懂了。

第二件是老公打老婆,夫妻二人打架,男人把老婆往死里打,我看不下去,就去劝,结果是原来应该打在他老婆身上的拳头打在了我的身上。别人赶快过来把我拉走,对我说,你千万不能去劝架,本来打一会儿就好了,一有去劝,马上就来劲,越打越热闹。果然下午上工时夫妻两和和气气的下田干活去了。真有意思。

2007年我和张凯兴到九队去了一次,人也变了,景也变了,真是儿童相认不相识,都不认识了,一直到说起自己的名字,年纪大的人才认出来。九队也没有田了,村里的房子挤而杂乱,大家各自造了些简易房出租以增加一点收入,还有人开了一个小店。他们很客气,但并不热情,毕竟几十年了,一切都在时间的消磨中淡化了。乡下人的日子并不像在城里看到的由农村里出来的人发财。大部份的人在平淡而忙碌中生活着。人和人之间的交往也不像过去那样密切,问起别的小队的人,他们都不知道,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这大概才是生活,真正的生活。

2008年的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是苏州知青下乡40周年,江苏师院附中的知青叫我一起到石牌去,我到前进大队去了一次。九队已经不复存在,只有是缪大妈一家还没拆,但是马上就要拆的。九队原来一个地方却有二个地名,一叫苏家桥,还叫王家稍,都是这个地方,那年部队航拍后来核对地名,问我们这里地名到底是那一个,我们说都是。现在有一点记忆,今后随着时间的消磨,什么都没了。

到养秀泾去走了一圈,10队陈卫生的大宅基也拆光了。只有一条河还有一些过去依稀的影子,但是河边的船舫、柳树、以及河里清清的河水已经荡然无存了。大部份人也不认得我了,但还有几个老人叫得出我,仔细一想这几个人原来都是队里养猪的饲养员,我是打糠的,所以还能认出我来。我在前进十四年留下的大约仅此而已。

农村是变了,生活比过去好多了,家家都是楼房,老人也有劳保。但是好像又少了些什么,到了我久别的第二故乡似乎到了一个我没到过的地方。陌生,还有一点凄凉。

                                               引用caixiao5前进九队二三事

(题图前排左起依次为:沈国强、张祖信、蔡晓、马其)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