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75. 乡村在呼唤——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  

2008-11-29 08:29:03|  分类: 濮幼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乡村在呼唤——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 - 青春的岁月 - 青春的岁月 濮幼玉

去年我写过一篇题为《令人神往的田野》的散文,回忆自己骑着心爱的单车经过学校附近的那片田野时,内心时常涌起的对知青生活的回忆,对青春岁月的怀念。也许是因为那份挥之不去的知青情结,今年10月18日在回母校(现苏州十中)参加《江苏师院附中老三届同学离校四十周年纪念活动》时,我朗诵了这篇散文的片段(小贤同学古筝配乐)。那是从我心田流淌出的文字:

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踏上那片田野,摸一摸我们曾经战斗过的广阔天地的泥土,看一看我们曾经种过的各种庄稼,闻一闻我们熟悉的,沁人的油菜花香……

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挽起裤腿,赤脚走下水稻田,插上几棵青青的秧苗,然后直起腰来,象当年农民朋友那样,喊上几句爽朗的山歌……

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追逐金色的麦浪,挥舞手中的镰刀,忍着腰疾带来的阵阵酸痛,割上几把麦子,任麦芒刺痛我的手臂……

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穿上插队时妈妈为我缝制的紫花衬衫,戴上草帽,肩扛锄头、铁鎝,和知青朋友一起走在田埂上……

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走进那片田野的深处,去寻觅我们青春的足迹,唤回我们已逝的韶光……

也许是乡村在呼唤,在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的时候,我真的走进了令人神往的田野!

11月的一天,我意外地接到了苏州电视台一位记者的电话。记者说,他曾在我母校纪念活动时采访过我,后来又在我母校老三届人的网站《息耒园》读了不少我写的文章,他十分感动;而我的新作《我这三十年——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正好与电视台策划的栏目吻合,他最后通过我工作的学校与我联系上,想采访我(《我这三十年》是我在昆山市退教协会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稿)。

11月11日上午,苏州电视台的采访车驶进昆山,记者走进我家,对我进行采访。当天下午,采访车送我回到了我魂牵梦绕的毛家潭——原来的石牌公社毛许大队第五生产队,我插队的地方!

昆山的道路建设在不断发展,去石牌的路我认不清了,好在记者有GPS导向。但找到毛家潭,就不太容易了。原来我很熟悉的路径:石牌公社卫生院——毛许1队、10队——毛许12队(顾全泾)——毛许8队(毛家角)——毛许5队(毛家潭),沿河走,过小桥,穿村庄,越田野……现在行不通了,笔直的水泥路代替了乡间小路,沿途熟悉的村舍也不见了。一路上,毛家潭农民朋友一张张熟悉的脸庞挨家挨户地浮现在我眼前,老老少少都那么亲!还想起女儿刚上小学时,我带着她回毛家潭的情景。十年前,在纪念上山下乡30周年的时候,我还在《永恒的回忆》一文中写过这样的句子:“让她走一走妈妈走过的乡间路,摸一摸妈妈种过的庄稼地,看一看妈妈住过的红瓦房(知青屋)……”

当采访车开到岔道口时,我感觉应该走近毛家潭了,但没多大把握,司机便将车开回到正在水泥路两旁晒毛豆萁的两位妇女身旁询问。两位妇女不约而同地指着前面的村子说:“那就是毛家潭!骑着小三轮车的那人就是毛家潭人!”一听说是毛家潭人,我心里一热,赶紧问:“他是谁啊?”“阿培!”我激动地对记者说:“阿培是我们队长!快点追上去!”采访车开到小三轮车旁停下,我急切地打开车门,一边下车一边大声地喊“阿培叔!”阿培叔很吃惊地刹车,回过头来,竟然一下子叫出了我的名字!他赶紧下车,喜出望外地握住我的手。阿培叔老了,但仍旧神采奕奕!

阿培叔兴冲冲地带领我们走进了毛家潭。记者计划拍摄的我们的红墙红瓦的知青屋,两年前刚拆除,我和记者都难免失望。然而,我们很快兴奋起来,因为我们亲眼目睹了毛家潭呈现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新面貌——笔直的水泥路通往毛家潭,村口可见绿色健身器,田边是村民居住的楼房,知青屋的原址已成村里的停车场……

走进毛家潭,乡亲们一见到我,竟然都惊喜地认出了我——事先没人知道我回毛家潭!他们亲切地呼唤我的名字,一句真心话“我们一直在想你啊!”足以动人心弦。我的记忆力也让乡亲们惊讶!先后见到的13位乡亲,我也都一下子叫出:阿培叔、仁元叔、毛大叔、小五阿姨、根林、杏妹、芬妹、小陆、桂英姐、梅新姐、应梅、雪林……连刚停下摩托车,还没摘下头盔的森林也不例外——我们知青曾和他一起赤脚走在水田里,用双手撒过猪窠灰!

远远地,一位穿着桃红色衣服在稻田里干活的妇女正望过来,她戴着草帽,我看不清是谁,就大声问道:“你是啥人啊?”她认出了我,或许也听出了我的苏州口音,叫着我的名字快步朝我走来。我也认出来了:是梅新姐!还跟年轻时一样爱漂亮!她拉着我的手说,还记得我们有空常帮她抱他儿子金龙。我想起了小金龙胖墩墩、笑眯眯的模样。梅新姐自豪地告诉我:金龙的女儿在昆山市的重点中学——震川中学读高二,也快考大学啦!她指着身旁她家的一片菜地说:“我的菜不施化肥的,带点回去尝尝!”盛情难却之下,我干脆蹲下来和她一起拔了好几棵小青菜——我想亲手摸摸毛家潭的泥土!

摸着毛家潭的泥土,忽然想起菜地旁边原来是大乐子的小屋——茅草屋顶的。大乐子是个孤儿,憨厚朴实,吃苦耐劳,经常外出“开河”、“开上海”(开船去上海收集垃圾作肥料)。他待人和气,常常热情帮助我们知青。有点音乐天赋的大乐子擅长拉二胡、吹笛子,和我一起在大队文艺宣传队活动。“唉,如果今天大乐子还在,我一定会在他的伴奏下为乡亲们唱几首他们喜欢听的歌曲,和乡亲们同欢乐!”真可惜啊,听说我们知青返城后,他不幸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触电身亡……我还想起1968年12月13日亲自摇着木船,把我和两位同学从石牌公社接到毛家潭的老队长祖生叔,他早已离开人世。慈爱宽厚的祖生叔,我想念你!我会永远记住毛家潭人,在我们艰辛的知青岁月中,是你们给了我们如同父母、兄弟姐妹般的关爱!你们是我永远的朋友!

当年毛家潭最美丽的桂英姐为我端上热茶,大家聚在她家和我说话。听着纯正的乡音,纯朴的语言,我心里暖暖的,仿佛回到了我梳着两条小辫的青春年华。乡亲们还非常牵挂与我一起插队的两位同学。和乡亲们在一起,在毛家潭插队时的往事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我的眼睛湿润了。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阿芬带我走进了她妈妈家——她一定是怕我难过,不想让我看到病卧在床的小五阿姨。小五阿姨深情地望着我,轻声呼唤我的名字,让我想起那年春节因为大队宣传队演出活动我没能回苏州,年夜饭是在她家吃的,还和她睡过一个被窝……我俯下身来,轻轻抚摸着82岁慈祥老人的白发,不忍离去……

记者请我们插队时的队长说几句心里话,平时少言寡语的老队长毛大叔双手捂着保温杯,对着话筒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当年年轻力壮的队长根林如今也已年过花甲,他越说越激动,从我在毛家潭插队时的许多好印象,说到我80年代教过毛家潭的考上大学的高中生柏民——课上得好,连我探望小五阿姨都受到称赞。最让我感动的是,他说乡亲们把我看作毛家潭的女儿!

还有那么多我时常思念的乡亲没有见到,分别的时刻却已来临。我走进毛家潭的稻田,弯腰捧起一大把稻草,紧紧抱在胸前,如同将逝去的青春唤回,内心的冲动难以克制。

“下次早点来!呆上一天,多说说话……来吃顿便饭……来尝尝毛家潭的螃蟹……”带着乡亲们的温情,采访车缓缓驶出毛家潭。我从车窗口探出身来,频频挥手,依依惜别,毛家潭在我身后远去,远去……

我含着热泪,默默地为毛家潭人祝福,并安慰自己:毛家潭的女儿还会回来!采访车上有我和梅新姐刚从自留地里拔起的鲜嫩的小青菜,菜根上还带着毛家潭的泥土!

哦,乡村在呼唤,泥土依然芬芳,田野依然令人神往……

 

2008年11月26日

 

 

后记

 

回毛家潭那天,听说我这一年多来学习文艺创作,还写过好几篇知青生活的文章,并在网络发表,队长根林记下了网址,说会让孩子打开电脑,读我的文章。他又给我留下手机号,说苏州电视台采访节目播出前,一定事先给他打电话,毛家潭人都要收看——幼玉回来啦!

刚才和根林通了电话,他告诉我:我在网上发表的文章他看到了,还打印出来了——让家里没有电脑,或不会用电脑的乡亲也能看吧……电话这头的我深受感动——几十年过去了,毛家潭人还是那么关爱我,和我的亲人一样亲!

我有一个美好的愿望:在今年12月13日——下乡插队整整四十周年那天(恰逢周末),与毛家潭另外两位知青同学一起,再次走进毛家潭,看望所有的乡亲,走遍毛家潭的田野……

 

2008年11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