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50. 挑 河  

2008-01-22 19:09:53|  分类: 张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密

 汽车疾驶在312国道上,双向六车道公路平坦如镜,毫无颠簸的感觉。公路下面填着的泥土,是三十多年前我们从河底一担一担挑上来的。车窗外是与国道平行的娄江河,在阳光照耀下闪着粼粼波光,缓缓往东流去径直入海,那河水淌漾着昔日我们挥洒的汗水。国道进入昆山境内,娄江岸边高耸入云的水杉树绵延不断,一排排从我们眼前掠过。水杉树吸取着丰富的养分,才能长得如此茂盛,那养分是从河底挑上来的泥土中常年汲取的。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月悠悠,水杉树更加葱郁,而我们正在变得苍老。

    无论曾有多少次经过,无论因为有什么事经过,无论乘在车上当时有什么样的心情,三十多年来,每当我乘着车,行驶在苏州到昆山的312国道这一段时,眼前都毫无例外地出现清晰和生动的画面,如放电影一般,浮现出三十多年前娄江挑河的场景。

在下乡的十多年里,我一共去挑了三条河。

第一条是“张家港”河。那是1970年初,为了“备战备荒”,打通长江与阳澄湖水系的连通。当时据说如果打起仗来,可以让军舰从长江直接开到苏州。生产队派我和同队青年阿毛两人去的,去时工程已经基本结束,我们是去扫尾的。干活很轻松,但是那年冬天出奇的冷,昆北大河小河都结了厚厚的冰。昆北西面出产“大闸蟹”闻名天下的阳澄湖,万顷碧波顿失滔滔,湖面上一览无余的冰面,泛着冬日白白的寒光,照得人眼花缭乱。人在冰面上可以随心走动,只要不走到湖中心去是没有危险的。我们也不必再绕道走小桥去对面的小店买东西,直接从冰面上三步两步过河。这在昆北也是几十年未遇。

站在新开出的高高的河堤上,脚下踹着河底挖上来的新鲜泥土。黑色的泥土结满了银针似的冰凌,人脚踩上去,泥土像冻豆腐那样发出“嚓嚓”的响声。“呼呼”的刺骨的西北风毫无遮挡,无情的吹着我们没有经过风霜的稚嫩脸颊。我戴着一顶旧帽子,两只帽耳朵趿拉着,已经洗得变了形。这是一顶棉帽子,可以翻下来遮住耳朵和脸颊。当时没有钱买这样一顶新帽子。记得去挑河出发时,一起插队的知青徐方借了这顶有绒护耳的棉帽给我。这顶旧棉帽,帮我抵御了下乡后大自然给予的一次下马威。

    第二条河叫“东杨林塘”。清代太仓邵廷烈所作《竹枝词》中对“杨林塘”有描写:杨林七浦水迢迢,只长淤泥不长潮。它从昆山陆桥镇南面经过,西承巴城阳澄湖,东接太仓七浦河入海。本来是一条小河,疏浚后能在昆北发大水时,向浏河的出海口及时排出洪水。同时一举两得,挑河的河泥筑成了一条陆桥镇通往石牌镇的公路,结束了昆北石牌乡不通公路的历史。

季节正逢大寒,日短夜长。下午5点钟,已是日落西山。收工以后,筋疲力尽的我们,七八个人坐在村民家中客堂里的被窝里,背靠着砖墙。被子下面铺着厚厚的新稻草,稻草散发出阵阵清香。晚饭已经吃过,每人要吃一斤多大米饭,菜是每人三两红烧肉加青菜。三两红烧肉都由烧饭的师傅秤过,用稻草芯一份一份扎好放在锅里烧的。国家给每个挑河的民工每天四角钱补贴,其中两角作为伙食补贴,另两角返回生产队作误工补贴。所以隔几天有一次红烧肉吃。那时当然没有电视,连半导体收音机都很希奇,恐怕也只有知青会拥有。老乡们“嚼蛆”(昆山话把“闲聊“称为“嚼蛆”)是休息时最好的消遣。从稻谷收成讲到养猪养鸡,从麦苗长势讲到年终分配,张家长、李家短……。都是男人聚在一起,男女情和事是永恒的主题。农村男人们一般不去谈自己村里的某某小细娘(昆山话:小姑娘),大多讲着村里乡间流传的男女事笑话和故事。

聊着聊着会说到58年大跃进时的的挑河,大家都当笑话来瞎嚼。

细心的人,留心地图就可以数出来58年以后昆山挑出了多少河。如果地图上这条河是笔直的一条直线,那肯定是58年时人工开挖的。与开其他河一样,在开石牌南北大队“绍径河”时,为了提高工效,曾经号召“大搞车子化”。人们极富想象力:在工地上铺上轨道,然后用小推车在轨道上走,不就可以大大提高工效吗?!“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以后吃饭吃大锅饭,大家住也住在一起,实现“军事化”。一家一户的房子还要做什么?!房子不要了,拆了再说。于是南北大队当年蔡书记一声令下,把几个宅基上祖辈传下来的老屋去拆了,蔡书记可是带头第一个拆自己的房子。那都是七路头三开间两进(也就是七根梁)的木结构房子啊!梁木都是杉木的,木梁都有一抱粗,拿把锯子“吱嘎吱嘎”,三下五去二,长长的木头很快被锯成一根根木条,铺在工地上作为轨道。拆下来的椽子和板壁钉成小车,装上两个轮子,小车装满了泥土在木轨道上跑。

我们南北大队三队“南宅基”知青小屋前面,有一个不大的宅基,名叫“清水路”。一共只有十几户人家,当时几乎拆掉一大半老房子,虽然那些老房子与苏州城里的旧住宅不能相比,不很高大,但都功能齐全,门房、厢房、前厅后堂,结构完整,四四方方围起来自成一体。建筑结构都是木结构加砖瓦,梁木都是有些年份的老木头,窗户是杉木小格子窗。整个宅基有两家人家没有遭此“横劫”,当时也属偶然。因为这两家一家做了乡村小学,一家做了大队仓库。老的大队长老俞就出生在这个队里,他也带头拆自己家的老屋。没有战争,没有天灾,都是因为人们一时的“热情”,人为在破坏,太可惜了,没几个小时住宅就拆成了平地。据说南北大队旁边的新胜大队、东西大队等很多大队因为“思想保守”,都没有做这样的蠢事。直到1968年我们知青插队时,我们仍可以看到他们那里保留了一些七路三开间两进的老式大宅子,而在南北大队看到的几乎都是后来翻新的五路头小房子,包括大队干部自己的家。据说后来建造的新房子梁木很细很细,与过去的不能相比,都是三年困难时期化十几块钱一根到常熟去买回来的。

“娄江河”是我参加挑河的第三条河。邵廷烈又在“娄江杂咏”《竹枝词》里如此颂咏娄江:春雨江潮起棹歌,太湖东下尽官河。门前一剪吴凇水,接引诸流入海流。 娄江河最宽,最长,工程规模最大。挑河挑上来的泥土,同时加高加宽了312 国道。

这时见到了什么是“人海战术”。场面蔚为壮观,挑泥的,挖泥的,男男女女、密密麻麻都是攒动的人头,衣服颜色青黑一色。挑河大军就如无数蚂蚁那样,从昆山一直排到太仓,逶迤几十公里,一眼望不到头。在壮观的场景中,还会看到一种奇怪的现象:挑出来的新河床上每隔一段就会有一堵土墙。当时以大队为单位建制,每个大队都划好了地段。往往在大队与大队的交界处,双方谁都不愿意多挑一担泥,于是就把交界处的土方留着,出现了一堵一堵的土墙。当然最后这所有的墙都会推倒,那是要等到工程结束前夜了。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如果看了这样的场景,都会对中国的“人多力量大”叹为观止!从两千年多前的秦始皇修建万里长城,到一千五百多年前隋炀帝开挖大运河,据说在宇宙中唯一能看到的地球上这些巨大工程,都是中华民族建设的。这些工程那一样不是中华民族的血肉筑成的呢?!

我也在挑河时留下了一点伤痛。已经到了河底,要走三条长跳板才能走到河岸上。跳板杉木制成,一尺宽,上面钉着横条防止滑。但是肩上一根扁担挑着满满的两簸箕烂泥,脚下穿着半高统套鞋,鞋底粘着河底的烂泥,踩到跳板上,还是滑的要命。加上跳板吃到重量一攮一攮,真像走钢丝啊!那时硬顶着头皮,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犹如走在薄薄的冰面上,下面好象万丈深渊。走到最后一条跳板,高度起码有一层楼那么高,眼睛不敢往下看,看了下面腿会发软,头皮发麻。

几天走下来,事情还是发生了。一天下午,腿里没有什么力了,脚下一滑,人一下坐到了跳板上,还算万幸,没有从高高的跳板上摔下去。说给你听还不会相信,一根扁担拴着满满两簸箕泥,仍旧死死地压在肩膀上。马上腰不能动了。头上渗出大滴汗水,要知道这是隆冬季节啊。老乡们立即把我从跳板上扶下来,此时腰已经完全不能动了。第二天由别人搀扶着,乘轮船去昆山石牌北面的常熟塘市——沙家浜看医生。沙家浜一位有名的老中医给我治疗,他首先把我背对背进行拉伸,这叫“大背包”。之后又是推拿,又是针灸,最后配了煎药回去服用。之后又去了几次,总算治好。

以后过几年就要发一次。直到七八年前还发过严重的腰疼,躺在床上几天不能弹动。这几年倒没大发作,虽然没大发,但在天气变化时腰椎常常会酸疼,真比天气预报还要准确。也算给自己一生留下了一个永久的纪念。

                                                        2008年1月

           

                                 (昆山的母亲河——娄江)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