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24.农活杂忆  

2007-08-27 18:06:22|  分类: 段波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土坯   

 我们年轻时期,都有过一段“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经历,几十年过去了,干过的许多农活都还有点印象,挖出来与同学们一起回忆回忆、探讨探讨。

那时候正是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化的历史阶段,我们有幸成为中国传统农业技术的亲历者,也是蛮有意义的哦。

一:摇船

这是一项技术活,在江南水乡插队的男生都会摇船,前面已经有几位同学讲到过。那是当时出行和运输的主要方式。刚开始是农民掌橹,我们扭梆,慢慢地我们也开始掌橹,不时的脱“橹人头”,扳梢推梢拿捏不稳,把船摇得爱司型是经常的。再逐渐老练起来,我们掌橹,农民扭梆也就不足为奇了。到公社买化肥、去粮库交公粮、开上海装垃圾,都需要摇船的。我的体会是:掌橹要有软硬劲,推梢扳梢动作要匀称,转弯要有提前量,这样才可以把船摇得得心应手。这门技术我至今没有拉下,最近几年到时兴的古镇去游玩,还与船娘们交换位置,露了一手单手摇橹的绝活。当然,现在需要摇船的工作很少、会摇船的人也已经越来越少了。

二:罱河泥

这是一项技术加力量的农活。那时候不用化学肥料,罱河泥是必不可少的获得有机肥料的手段之一(其他还有积猪窠灰、装垃圾、运大粪等方法)。生产队里一般都派有技术的壮劳力去干这种活。我也是下乡两年后才得到干这种工作的“荣幸”。两个人摇一条4吨的水泥船,先寻找淤泥较多的小河汊,一个人用竹篙稳住船,一个人用罱泥网沿着河底将淤泥一网一网的捞上来。罱泥网用两根小毛竹加一个麻绳编织的网兜做成一个大大的鳄鱼钳那样,空的也有二、三十斤,再加烂泥,少则五、六十,多则近百斤。要捞满一船,这劳动量可想而知。捞满了还不算完,需要当天把河泥用“滑勺”舀到河泥塘里,还要一层一层地夹上稻草,来年的肥效才更好。我的体会是:干这种活不能贪多,一次半网就行,否则每一网拉起来都很吃力。遇到太满的,不宜一把拉起,可以在离水之前,先往下按一把,利用水的反弹趁势提起,能省力许多。当初干这活,心里很矛盾:工分会很高,但实在太累人!每天舀完河泥,就恨不得一头扎进河里,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可惜干这活往往都在秋后,气温已经很低了。现在,这种农活已经绝迹了吧。

三:莳秧

莳秧也就是插秧,是男女皆宜的一项基本农活。技术要求蛮高,体力消耗也很大,特别是对腰部的损害最严重,现在有许多老三届都有腰疾,与那时候经常参加插秧劳动有直接关系。插秧需要许多人配合劳动,首先是得有人从秧田里把稻秧拔出来,扎成一个一个小捆,然后由挑秧人挑到平整好的水田边,一把一把均匀地抛撒下去。最后是插秧人一个一个轮流下田。速度最快的第一个,然后再逐次下去,否则慢的人会被“关弄堂”。我们刚开始学习插秧时,很多人都有被“关弄堂”的经历。后来慢慢熟练起来,农民们想关我们也就不可能了。插秧讲究技术:一行六簇秧,每簇三五株,簇间距离约两寸;每行之间空一挎左右,最后插好回头看,就要像士兵的队列一样,前后左右都一斩齐才算是高手。我们江南是小块田,插完一行可以直起腰来走回去再从头开始,听他们农场的同学说:他们那里的大田,从早到晚就这么插一条,那对腰力的考验就到了极致了。当时我们腰疼难忍,以为是缺乏锻炼,所以不及“贫下中农”,后来才发觉,农民弟兄也腰疼的,只是他们的忍耐力比我们强得多而已。还有那几年时兴“双季稻”,“双抢”季节的插秧劳动才真是“苦不堪言”:头顶是毒日头热辣辣地晒着烤着,脚下是泥浆水暖烘烘地蒸着煮着。我们许多同学的青春岁月就是在这样的煎熬中挺过来的。说来惭愧,我那时候是很怕苦的,在“双抢”时分往往要当逃兵的。

四:挑猪窠灰

这可是一项又脏又累的活儿,但相信大部分同学都干过。那年头生产队里有养猪场,农民家也都三两头的养着猪。一来可以补贴收入,二来可以积累肥料。一般都是在年头上购买苗猪,三天两头向猪圈里抛撒点稻草,一部分让猪儿食用,一部分就与猪粪混在一起堆积在角落里。五六月插秧前,抛洒到平整好的水田里当基肥。这就需要先将各家各户猪圈里的猪窠灰取出来,按照分量计算工分。而起猪窠灰就必须由劳动力手持铁搭、簸箕,进入矮小昏暗的猪圈里,慢慢地挖出来,那个臭,那个脏,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难以想象的。然后将取出的猪窠灰挑到水田里,再将它用手扯碎了抛洒开去。一天抛下来,臭味深入肌肤,那时候又少有香肥皂,吃晚饭时也伴随着阵阵的猪粪味道。好在现在已经进入化学肥料时代、科学种田时代,农民们不再需要遭受那样的“磨练”了。

当然。我们在农村的日子干过的农活还有很多,像已经绝迹的踏水车、牛拉犁田、摔板脱粒等,像割稻割麦、翻土掘沟、种油菜、出河工等,就不一一细说了,反正都是大家亲身经历过的,只不过把其中的几个挖出来与诸君共忆而已。

             2007年8月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