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22.谁来和面  

2007-08-19 05:20:58|  分类: 濮幼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闪光的日子之三         濮幼玉

“纯净水和面,冷鲜肉作主料,……” 银屏上由著明演员蒋雯丽代言的“三全状元饺”的广告语已经耳熟能详。哦,时代不同了,和面也用上纯净水了!我们在农村插队时和面用的则是河水——淘米、洗菜、洗衣、洗农具及其它污物,与做饭、饮用的是同一条河里的水!多么无奈。

然而,用河水和面,在农村插队时是“天经地义”的,不足为奇。用上从管道里流出来的,干干净净、清清亮亮的自来水,在我们插队知识青年心里,多少还带点儿“神话”色彩。在需要和面的时候,我们碰到的问题不会是用什么水来和面——别无选择的;谁来和面,才是我们始料未及,又难以决择的棘手问题。

麦收结束后,生产队给社员分了小麦(口粮),和农民朋友们一样,我们知青吃面食的时节随即拉开了序幕。将麦子碾成面粉以后,怎么做成面食,自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可我们真无几“神通”可显。在面粉里放点水,再放点盐,搅拌均匀后,倒在大铁锅内烙成“面衣饼”,算是我们的“绝活”了。那时候,我们整日、整月,甚至日以继夜地在田间劳累耕作,腰酸背疼、饥肠辘辘时,生米做成熟饭,足矣。知青屋里的灶前、水缸边是不会出现“田螺姑娘”的。收工后,我们疲惫不堪地相继回到用红砖红瓦盖的,简陋而又矮小的知青屋,从挂在铁钩上的饭筲箕里盛一碗冷饭,在饭里倒上点凉在大钵头里的开水(天蒙蒙亮时就起床先烧好的),再夹上几片“毛耳朵”咸萝卜干——那就是我们在青春岁月中“滚一身泥巴”后长期享用的夏日“无营养快餐”。用新麦粉做成馄饨、饺子、馒头或面条,换换口味,对我们来说,真是一种奢侈的想望——下乡前没来得及操练那般“中国功夫”,另外,也没任何专用的“家伙”。嗨,“因人制宜”,我想到了比较简单、容易操作的“面川条”,记得小时候在家里见妈妈做过,里面放点青菜,很好吃的。我们商量好了:先在面盆里用面粉和水和好面,然后把砧板紧挨铁锅放在大灶头上,再把和好的面团揉成条状,放到砧板上。待锅内的水一开,即将砧板上的条状面切成片,边切边往锅内“甩”,这样做,面川条不会粘在一起,也不易粘锅。对,切面川条的速度尽量快些,面川条的厚薄也尽量均匀些,否则,煮的时候面川条的生熟、软硬的“度”不易掌握。没问题!赶快开始第一道程序:“和面”吧!同吃、同住、同劳动的我们三个“插队妹妹”,个个跃跃欲试。

个个跃跃欲试,那么,究竟谁来和面呢?其实,谁来和面都行,做“面川条”用的面,大概不会如包馄饨、饺子和蒸馒头用的面那样要求高吧。再则,我们懂得“循序渐进”的道理,吃不透放多少水合适,没关系:先少放点水,再视具体情况,边揉面,边添加水,不就行了吗?

但不成问题的问题还是出现了。我突然想起,我们整整一天都在田里撒刚从猪圈里挑来的“猪窠灰”(猪粪),而且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把猪窠灰撒得均匀一点,我们没象往常那样用小“搪耙”,而是直接用双手撒的!除了掏大粪,这该是最脏的一类活了吧?我先闻闻自己的双手:猪窠灰的味道,臭乎乎的!虽然刚用香皂洗过。我决不能和面,使劲和面时,把双手的臭味全和到面里去了,这面川条还怎么吃?再闻闻叶珍和庆德的双手,我发现“半斤八两”,也是余臭难闻。那么谁来和面呢?不是“百里挑一”,是“三中选一”,也难啊!“知难而退”,就意味着放弃了有关美味“面川条”的一番“创意”和难得的“机遇”,也对不起刚刚“吊”起来的胃口,实在舍不得;“知难而进”,那究竟谁来和面呢?“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最后,我们决定,用“比较法”,再仔细闻闻三双手,看谁的双手稍“可取”些。经认真“筛选”,最终,其中的一双手勉强被“推举”出来,负责和面(已记不起,三人中,谁获此“殊荣”)。经过一番不懈的努力,面川条烹调成熟,终于端上了饭桌,“大功告成”,大家自然喜笑颜开!在大家兴致勃勃地准备动筷子时,我默默地给自己打起了“预防针”:千万不要“胜利冲昏头脑”!吃面川条时,一定得多加注意:如果有思维活动的话,就多想想新麦做的面川条多么滑爽,多么鲜美,但最好不要涉及“香”字,以免“发散思维”而想到“香”的反义词;如果不想倒胃口的话,只管埋头吃,吃完了碗里的,大铁锅里还有,足够填饱肚子的,千万不要发挥你的想象力,以至联想到水田、水田里的猪窠灰、撒猪窠灰的手,以及用那双臭乎乎的手和的面……万一你“四海翻腾云水怒”了,大家都会受到“牵连”的,“后果自负”。卷起裤腿,赤脚在水田里撒猪窠灰时的某些情景最好也不要去想:猪窠灰里各种各样的大、小虫子顺着小腿往上爬,急得我不知所措……说不要想,撒猪窠灰时小蚂蝗钻进我左手的虎口时的“紧急情况”,还是在脑海悄悄闪现:拉扯不得——听说蚂蝗断在皮肤里很可怕的!急中生智的我,以“旁敲侧击”的战术“震慑”之,才算解决问题。劳累了一天,难得稍稍调节生活,吃顿“清汤光水”的面川条,却有那么多“条例”需遵守,也真难为自己了。

用刚撒过猪窠灰的双手以及不洁的河水和面,只是我们三十几年前艰难的插队生涯中的点滴小事。与河水有关的,还有一件我终生难忘的事。还记得我插队后肠胃一直不好,绿霉素是我的常备药。因此,在田头干活,再渴,我也总是忍着,坚持原则,从来不喝生水的。可以说,我还算是一个很有毅力的人。但有一天,我的忍耐到了极限。那天我们在稻田里耘稻,烈日当空照,万里无云,没有一丝风,炎热难挡。到了下午,稻田里的水越来越烫了,我们还得光着脚、弯着腰,继续在田里耘稻。烈日烤着我的背,发烫的水浸泡着我的双脚和双手,水田里“蒸蒸日上”的热气还免费“桑拿”着我的脸颊和胸部,汗流浃背的我,口渴得嗓子如同冒烟。酷暑和口渴同时煎熬着我,我渐渐支撑不住了,头也开始发昏了,但我的双手还在近乎机械地耘着稻。终于坚持到了休息的时候(大概下午3点半左右吧),我和大家一起从发烫的水田“拔脚”,走上了田岸。没水可喝,那个渴啊!我想着大钵头里诱人的的凉开水,但离得太远,怎么可能回去喝!无奈和无助中,我不由自主地朝河岸走去。我知道我想去干什么。顺着农民干活时在河岸挖掘出来的台阶,我来到了河边。多么诱人的河水!快捧起来喝个够吧!但台阶还是太高了,我试了几次,怎么也够不着河水。天哪,我真的快渴死啦!这时,我突然看见了岸边的一把粪勺,犹豫了片刻,我就果断地拿起那把粪勺,迅速将其浸入河水中,稍稍晃了几下,舀起满满一粪勺河水就迫不及待地往嘴里送,一口,一口,一口,一口……,象疯了似地不停地喝。不干不净的河水,不喝则已,一喝则有“一醉方休”之势态!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喝生水,肯定也是单次喝水量之最。我想,“牛饮”常用来描述饮用量之大;“痛饮”,则常用来描述饮用之尽情,那时,我该是牛饮加痛饮了吧!此刻,为了把我救出“渴的苦海”,为了让我能尽情地喝粪勺里的河水,“生水”、“粪勺”、“卫生”、“肠胃炎”、“绿霉素”等概念,一下子都“知趣”地从我的脑海“隐退”了。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难免有几分心酸。但我从没告诉过我的父母亲——女儿在农村用粪勺喝了河水,百般疼爱我的父母亲知晓后,不知道会有多么伤心。家里除了我在农村插队,我的三个弟弟步我的后尘,也先后去农场和农村插队了,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大家庭已经陷入凄凉的境地,我决不能再给父母“雪上加霜”了。细心的母亲发现,她为我新做的漂亮、鲜艳的花衬衫,后背部明显已被烈日晒得发白了。我不想让父母亲为我担忧和难过,我决不会让他们掀起我发白的花衬衫,看到我的后背的——酷日无情,整日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我,后背已被晒得脱了皮……

人生如梦,在那个风风雨雨的年代,我们经历得太多,太多。突然想起了80年代初曾听过的一首动人心弦的老歌:“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想,弹起吉他,把歌儿唱。风中的迷茫,雨中的彷徨,今天要把它遗忘。青春经历了风和雨,对生活更向往。人生的道路多漫长,冬天过去还有春光。兄弟的情谊,朋友的衷肠,一切都把它记在心上……”在那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里,我和我的知青朋友们同甘苦,共患难,亲如兄弟姐妹。青春不会老,友谊永年轻。愿我们在凄风苦雨中结下的友谊,地久天长!

“谁来和面”的无奈已成为我们的历史。亲爱的知青朋友们,到我家来作客吧,我们还吃面川条!我们也用纯净水和面,谁来和面都行!要不,干脆大家一起来和面,共同“和”出我们最美好的明天!

                                         

                                                                                2007年8月9日15:50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