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14.单车情结  

2007-07-22 13:22:50|  分类: 濮幼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闪光的日子之二  濮幼玉   

我父亲说起过,他年轻时骑着自行车从苏州万年桥冲下来时,曾经把桥堍一位老太太的豆腐干摊撞翻。那种“人仰马翻”的场面有点戏剧色彩,我父亲又很英俊,当时路人还以为在拍电影呢。

我的单骑经历,亦非同小可。象我骑车初级阶段那样的“杂技表演”式的“历险记”,你可能很少听说过的。连我自己也一直觉得不可思议。

那时我大概上小学五、六年级吧,我父亲为我二姐买了辆漂亮的“跑车”(那时另一种车型称为“平车”)。我二姐比我大3岁,但我上幼儿园时,她上小学六年级了;我刚高高兴兴地背上书包,想跟她一起上学堂时,她小学毕业上中学了。她是提前3年入学的,要不然的话,她就是66届高中毕业生,该跟我一样下乡插队了。每天见姐姐骑车上学,我心生羡慕。于是,家里最胆小的我,也“抖胆”学起了骑车。最初,我姐扶住车,我慢慢骑,感觉还挺不错的,胆子也稍大了点。一天晚上,我趁街上车少人稀的练车“大好时光”,一个人将自行车推出家门,开始在养育巷骑了起来。我习惯前上车(不管男式车还是女式车),但上车那架式总是“吓势势”的(苏州话),自己害怕,旁人看着也是提心吊胆的。上车是我的弱点,但一旦上了车,我就犹如进入了“自由王国”的境界。好景不长。迎面驶来两辆自行车,“新手”遇到了“新问题”,自然是不知所措。骑车的是两个小伙子。为了巩固“吓势势”上车的成果,我骑车时一般不轻易下车的。“他们肯定会让我的吧,”我心想。糟了,他们快骑到我跟前了!怎么办呢?说时迟,那时快,撞车事故就发生了!还记得他们大声地训斥我:“老远就在让你了,你怎么搞的?你这个小孩怎么骑车的?”惊吓中,我发现自己双手竟然各持一车把的橡胶套子!原来,在面临“危难”的时刻,我不是急中生智,而是气急败坏地使劲拉车把,把可能原来就有点松动的两个车把套子拔了下来,还不以为然。啊?我猛然醒悟:刚才我是“临危不惧”,双脱手地勇往直前啊!现在想想,我小时候一不小心,略显“英雄气概”也。我举着车把套子,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怎么掉出来了,我就觉得没有办法下车,只好一直骑……”他们看看我,看看“小英雄”手里的两个橡胶套子,又好气,又好笑。记得我的车好象没事,但他们有一辆车的两根钢丝弯了,而且车子还很新的。我当时最怕他们问:“你家住哪里?”我家就在附近!在家里我是从来不给爸妈添麻烦的好孩子,我不敢想象带着他们去见我爸妈的情景。可能是被我“杂技表演”式的历险所感动了,后来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变得温和些了。谢天谢地,他们弄了半天车子后就走了,并没提出要到我家去找我爸妈论理。临走时,他们还关照我:“以后骑车子当心点!”后来我才意识到:当时自己违反了最基本的交通法规,我逆向行驶了!另外,双脱手骑车也是不允许的吧?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也决没那胆量。

有了那次教训,我以后骑车子确实是当心了点,但又遇到了难堪的尴尬。那是在刚插队的时候。有一次回苏州,我在人民路上由北往南骑车。突然,从人民路的一条横巷“飞”出一辆自行车,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下子就把我撞倒了。撞车后,对方马上将我扶起,还关心地问我:“有没有摔伤?疼不疼?”我心想:疼不疼是一回事 ;我原计划到我家门口才下车的,你“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可叫我如何是好!当着那么多围观的陌生人,紧张兮兮的,我那点可怜的上车水平怎么发挥得出来?无奈之下,我二话没说,果断地推起倒在地上的自行车就走人,尽管膝盖确实有点疼。好难为情啊!我只想尽快离开围观的人们。把我撞倒的人倒真是个好人,见状立即追上来问我:“是不是把你的车子撞坏啦?”被他这一问,我没法回避我的“吓势势”的上车问题了,只好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没有。我,我不大会上车的。”那次回家途中的上车,是在撞车人的“扶助”下完成的。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大庭广众之下出此洋相,你说尴尬不尴尬?

我在农村插队时,生活很艰苦。我有两个姐姐,大姐在外地工作,二姐在苏州工作。二姐心疼我,在我回苏州时,常请我去她家吃饭。正好,我也很想念我“神童”般可爱的小外甥。记得去二姐家时,八仙桌上的大沙锅内常常是猪蹄、排骨或老母鸡炖笋或扁尖,再加煮鸡蛋和粉丝,有时还有肉丸或油面筋塞肉。可那天我姐精心为我准备的那顿鲜美的饭菜,我差点没吃上!那天我骑着自行车沿着人民路由南往北行驶。在人民路与富仁坊巷交界处,我刚想拐弯,富仁坊巷(小街)突然开出一辆大卡车,我来不及闪开,我无法,也无处躲避,因为我的右边是一辆满载小煤球的小板车,记得还冒着热气。一瞬间,“完了!”二字后,脑子一片空白。“你不要命啦!”卡车司机的怒吼声把我从几乎无意识中唤醒。我想,那时,我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吓傻了”吧。真的,我差点没命了。那惊险的一幕太可怕了,后来,我一直没敢将此险情告诉我爸妈。虽然,算我命大,那次我是“有惊无险”,或者说是“虎口脱险”,但那次的经历真的把我吓坏了。我想:唉,反正生不逢时,已经下乡插队了,赤脚走田埂就是我的命,以后就别再骑车了,也免得再为骑车担惊受怕了。插队五年后,我上了师范。毕业后,我连续11年在乡村和乡镇中学教书,住处离学校都很近的,上下班不用骑车。我的骑车史自然地告一段落。

结束了我的“骑车史”,我翻开了我的“坐车史”。我家兄弟姐妹多,那时我们常结伴骑自行车外出郊游。由于车技太差,容易闯祸,我自然成了重点保护的“坐车族”。带着我,长途骑车去苏州灵岩山、天平山、七子山和常熟等地游玩,固然很累——负担不轻:年轻时,我可是胖乎乎的;其实,长时间坐在后面的车架上,也够呛的:那时路况差,颠得屁股很疼的。但为了不扫兴,我只好忍耐,长途忍耐啊!俗话说得好:“人各有所长”。论骑车水平,尤其是上车水平,我甘拜下风;但论“坐车族”中的“跳车”水平,不谦虚点,我堪称一流的。不善骑车,经常坐车,“跳车”熟能生巧,果然如此。“上车吧!”“已经上啦!”我跳车之轻快和灵巧,常让骑自行车带我的人刮目相看。当然,那是继续我的骑车史之前的事了。

再次拾起单车,是在1986年调到昆山电大工作以后。当时学校还没有校车。全校除了我,几乎没人不骑车的。我人缘好,到了下班的时候,大家都会主动热情地让我搭他们的自行车回家。盛情难却之下,我接受了“邀请”。但总觉得不好意思,不能长期给别人添麻烦啊!于是,我下决心买了辆自行车,走“自力更生”之路。那是一辆紫红色的凤凰牌平车,26寸的。这么多年没骑车了,真是前车可鉴啊。买车那天,我先在我家附近的体育场沿着跑道骑了好几圈,发现自己骑车还算熟练,但“上车”这个麻烦的老问题依然“挥之不去”。那天晚上正好要去学校值班,我豁出去了,鼓足勇气上了车,将自行车骑到了学校。“既然我有勇气骑到学校,无论如何,我总会骑回家的,”我想。记得为了鼓励我“起步骑”,那天晚上我丈夫还给我留了条“后路”:骑吧,实在不行,下班时就把自行车“推”回家!有这话垫底,还有什么理由不上车呢?不过,那天晚自修结束后,是学生坚持“陪骑”着,“保驾护航”,送我回家的。那是我的第一辆单车的第一天“骑迹”。我的勇气,丈夫对我的激励和学生对我的爱,一起融入了我的单车情结。

经过二十几年风里来雨里往的磨练,被“逼上梁山”的我,逐渐成长为骑车族中的“绿林好汉”。现在只要路上不是车水马龙,我骑车总是习惯于“兵贵神速”,常常把年轻人甩在后面,连最累人的上桥也不例外。这可能与我学生时代的短跑速度有关。那时候,在江苏师院附中初中组的60米(或100米)和4×100米接力的赛场,你总能看到我穿着“钉鞋”飞跑(自我感觉)的身影。我想,我个子并不高,短跑时步子不可能很大,那么,除了起跑要反应快,靠的就是频律了。久别的学生在街上偶然看见我飞快骑车的情景时,都会很惊喜,惊的是:老师步入老年了,“英雄气概”似乎不减当年;喜的是:多年不见的老师,仿佛依然充满青春的活力。平时经常坚持骑车,锻炼了我的体力,同时也磨练了我的意志,使我经受住了昆山人至今记忆犹新的一场罕见的暴风骤雨的严峻考验。那是去年的一个夏夜,我正好上完“成人专升本”高复班的课,骑车回家。一路上,倾盆大雨让人睁不开眼,狂风几乎将人刮倒,把车掀翻。骑到柏庐大桥桥堍时,我有点犹豫了。风太大了,真有点骑不动了,雨也太大了,大量的雨水从桥上哗哗哗地往下流。大桥上没有一个骑车的人,连汽车都在缓缓地行驶。柏庐大桥是昆山最长的桥,我常来常往。“现在我还能上吗?”我在犹豫,但我没有停车。我不想停下我的单车。这时,柏庐大桥上出现了一个人,一个披着宝蓝色雨衣,骑着单车的人。我来了!“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在顶风冒雨,极其艰难的上桥过程中,我真切地体会到:我每骑一步,不仅是在与大自然的暴风雨搏斗,更是在经历着人生的挑战,超越着自我。我的每一刻,都是我的人生。那就是我,几十年来在艰难困苦中不屈不挠的我!我能凭我的勇气和毅力,在这场暴风雨中考验和证明着自己,我为自己感到骄傲。这时候,我多么希望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能为我响起,激励我坚持不停地骑车,上桥,前进!那场难忘的暴风骤雨的战斗洗礼,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也丰富了我的单车情结。

自然,在我的单车情结中,也闪烁着浪漫的色彩。现在昆山电大的西面是小高层住宅建筑群。但电大刚从昆山市区搬到城北时,那里是一大片田野。那是我上下班的必由之路。我喜爱那片田野,享受经过那片田野时沉浸在青春岁月的回忆中的那份浪漫。每逢独自一人骑车经过那片田野,尤其是傍晚夕阳西下的时候,我总会心潮起伏,并不由自主地慢慢减速。一年四季变换着色彩的田野,是如此地令人神往——那是我们的田野,我们美丽的田野,曾经用我们青春的血液浇灌的田野!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踏上那片田野,摸一摸广阔天地熟悉的泥土,看一看我们种过的各种庄稼,闻一闻沁人的油菜花香……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挽起裤腿,赤脚走进水田,插上几棵青青的秧苗,然后直起腰来,象当年农民朋友那样,“喊”上几句爽朗的山歌……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追逐金光闪闪的麦浪,挥舞手中的镰刀,忍着腰疾带来的疼痛,割上几把麦子,任麦芒刺痛我的手臂……我多想停下我的单车,走进那片田野,与我的知青朋友们一起,去寻觅我们青春的足迹,唤回我们已逝的韶光!……内心一阵阵的冲动,泪水涌上了眼眶。晶莹的泪水轻轻地抚慰着我的心灵,悄悄地净化着我的心灵。我的单车,你是否明白,为什么在此时此地,我总想把你停下?你知道,插队时经历的磨难,如歌的青春岁月,是永远在我心田流淌的一条长河,是永远珍藏在我内心深处的宝贵财富。

我的第一辆单车——凤凰牌平车早已没了踪影。但我并没有把它遗忘,还时常挂念着它的命运:是浪迹天涯,还是已经粉身碎骨?因为它是我单车情结的一部分。我现在骑的这辆是“永久”牌的平车,还是紫红色的,26寸。它已经陪伴了我十个春秋了,也已过了麻烦小偷惦记的“危险期”了。对于“骑车族”的我来说,这种“永久”的安全感真好。如今的我,骑车不仅速度快,在年轻时“双脱手”骑车的“历险”基础上,尚有一手“单脱手”的技能,而且左右手“全能”。不过,还是只会“前上车”,“后上车”没再作过尝试。看到别人后上车,还象年轻时一样,很欣赏的,尤其是慢悠悠地后上车的那种潇洒的姿态......

                                                                                                                  2007年7月21日22:25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