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02 开上海(中)  

2007-05-25 12:50:45|  分类: 张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密 

三、等潮水

第二天傍晚,太阳红红的还没有落下去。河岸上望不到边的麦苗变成了蔬菜,吴凇江水的颜色也渐渐深了,菜地中央出现了高大的厂房,旁边竖着冒着烟的大烟囱。“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诗中描写的的景色竟在开上海的途中欣赏到。我们知道大上海快要到了。

都说“一江春水向东流”,可到了上海西郊一个叫“北新泾”的地方,船不能前进,要等潮水。此时此地吴凇江的水不向东流,恰恰是在向西流。上海是一个濒临东海的大城市,在学校里我们从书本上知道大海的潮汐是由月亮的引力造成的。只有在开上海的时候我们才真正看到了什么是“潮汐”。“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老乡是我们的“天文、地理”实践课老师。他们是生产队里的老姜、老赵和老李(他们三人中的两人在我们现在这个年纪都已因为癌症早已去世,我们插队的生产队当年的男强劳力也大都在六十多岁就过世了),他们没有文化,大字识不了几个。他们三家人家都出生于苏北兴化农村,很早随父母乘着一条小破木船到了上海,后又摇着小船由上海流落到昆北。我们生产队里别人家“贫下中农”还都是砖瓦房,他们几家“外来户”住的却是低矮的茅草屋。他们曾几十年吃在船上,睡在船上,对上海的潮汐了如指掌。于是开上海的每一只船都要由他们其中一人负责。他们掐指一算,马上知道当天是农历几月初几,涨潮是几点钟,落潮又是几点钟。进上海必须等落潮,而出上海必须等涨潮。

半夜到点了,开始落潮,吴凇江水从向西流变为向东流,只见刚刚停着的成百成千艘各种各样的船只竟相出发,此时夜幕早已降临,天空繁星闪烁。黑黑的苏州河面上,大家都摇着船,只听见一片“吱呀”、“吱呀”的摇橹声和“哗哗”的水声。船头点着盏盏桅灯,由于乘着潮水,顺风顺水,船速比平时快得多,摇起来也特别轻松。一会儿,夜空变亮了,那是城市的灯光反射到了夜空,天上的星星看不见了。疑似银河落地上,只见两岸散落着密集的路灯、车灯,夹杂着车辆喧闹声,我们跟着苏州河(吴凇江在上海市区的一段称为苏州河,老乡称苏州河为“老江”)的潮水进了上海市区。

半夜我们把船停在了上海普陀区曹家渡“三观堂”桥的驳岸边。这里是我们经常停靠的码头。黑色的苏州河水在灯光照耀下显得更加黑,并发出阵阵难闻的臭味。尽管已是三更半夜,我们仍需要到岸上去提自来水,回到船上洗用和烧水煮饭。“老江”里的水是不能吃用的,昆山人日常形容水黑,总说“像老江里的水”,那水真可以用来写毛笔字。

看到这万家灯火,我心里惦记着苏州城里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你们好吗?你们知道我现在在苏州河上的船上吗?你们睡觉了吧?

     四、潭子湾桥

要到上海闹市区长宁、普佗区的住宅区,必须经过一条流经居民区,名叫“潭子湾”的小河,像这样的小河上海市区也有很多条。

一次白天当我们乘着潮水拐入这条小河时,发生了两件意想不到的事。先是被水泥驳岸上几个顽皮的小孩一边用上海话骂着“阿乡”,“阿乡”,一边朝我们丢着小石子。船小,石子丢过来,没有地方躲避,丢在头上就起一个包,甚至出血。我们没有停船去追赶他们。也没去理睬他们,可心里真不是滋味,很难受。我们不也是苏州城里人吗?我们是为了消灭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力和体力劳动的三大差别,才来到农村。“没有乡下人,你们吃什么,只能喝西北风。”当然过去在城里时,我们也看不起农民,认为他们小农思想落后,没有文化等等。而此刻的想法已和农民一样了。

正想着,只听到老赵一声吼叫:“快趴下,头顶上有桥!”说时迟,那时快,老赵一把把我按下,当时老赵在掌舵,我正坐在船梢上他边上,他力气太大了,把我的头几乎要按到船的水泥板上。巨大的钢筋水泥桥横粱飞快朝头顶压来,眼前一片黑,头顶有一阵凉风嗖嗖吹过,水泥桥底面在离头顶只有几公分的地方掠过,几乎头发都碰到了。回头看,刹那间一座横跨在潭子湾河上的钢筋水泥桥抛到了船后。看着后面的这座平桥(上海市区基本没有苏州到处可见的那样的古色古香的拱型桥),心还在砰砰直跳。乘潮水时船如箭一般速度极快,如果老赵不把我按下,等我看清情况再反应过来,肯定来不及,早被桥的水泥横粱削得头和身子分开了,我用十分感激的眼光看着老赵。

后来才听说,这样的事很多,因为在落潮时,河面离桥面距离很大,在涨潮开始时,几座桥底与河面的距离还很大,但随着涨潮,河水在慢慢升高,水位相差往往有几米。阴历八月半涨大潮时,与黄浦江相通的河水,水位涨潮和落潮时相差往往有四、五米,甚至涨大潮时河水会漫过桥底。有时估计不足,时间来不及,就会发生船在经过桥下时,人被桥梁压死、压残,激流中的船只比快速行驶的汽车还要快,更加刹不住车。几年前,石牌乡南北村邻近四队有个农民在驾船过桥时,就发生了被加在河上的平桥压断了颈椎骨死掉的惨案。

 

五、横渡黄浦江

我们苏州人从小喜欢到上海外滩,去看宽阔的黄浦江上的万吨巨轮破浪前进,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几次驾船横渡黄浦江。这几次不是乘万吨轮,而是五吨的小小水泥船。小水泥船横渡黄浦江,就像一片树叶漂过滚滚的大江。树叶还有浮力,可水泥船一旦进水就像一只铁秤砣会一下沉到水底。

昆北开上海有两条水路,一条前面说的从昆山青阳港经吴凇江进上海;另一条是从太仓经嘉定外冈、江桥进上海。如果走后一条路,则必须横渡黄浦江,才能到达上海市西部中心住宅区。

有几次我跟着老姜走了这条水路。老姜岁数与老赵差不多,平时走路腰不挺直,背有些驼,头向前冲着,好像站直了会多用力气。他总是说:“干活要节省力气,要用巧劲”。他很会算帐,与他们在一起,讲得最多的话题就是算帐——种水稻、小麦、油菜籽的成本、养猪的成本、还有就是造房子的事……。这样的话题可以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一讲总是一天半天讲不完。老姜抽烟抽最便宜的八分钱一包的勇士牌香烟,一枝烟还得分成三次抽。队里人常笑话他,说他蹲炕不用草纸,用稻草搓一根绳子……。平时老姜在我们这些城里来的插青看来显得委委琐琐。此时他让我们的船等在杨树浦区的一条小港通向黄浦江的口子处等潮水。

那里沿岸泊着几艘灰色的海军军舰,东海舰队司令部大楼耸立在边上。看着波涛滚滚的黄浦江江水,看看那些雄伟的军舰,再低头瞧瞧自己脚下的水泥船。我心里有些发沭:这么小的船,船上没有一样救生设备,救生衣和救生圈都没有,只有几块平基木板,而且不能使篷,只能用一枝橹摇着渡过黄浦江,万一…….可是再看看老姜,他两眼放光,目光坚定,说话语气非常从容:不要怕,我渡过好多次了。他低着头,一遍又一遍仔细检查着橹帮绳和橹,看有没有损坏。

等到涨潮了,老姜起身开船。他的腰挺得笔直掌着橹,我和另一个老乡轮流扭帮。江面上没有太阳,有些雾。风不大,但是“无风三尺浪”,浪有一米多高。浪拍打着水泥船的船身,不断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能强烈感觉到水浪对船的阻力,水花直溅到身上和脸上很冷。正巧当时有一条江轮拉着汽笛在黄浦江中央驶过,激起层层波浪。波浪远远涌来时就像钱塘江的大潮,远处时如一条白线,近到船前有两米多高,会把船打翻。老姜镇定自如,任凭船在浪头上颠簸摇晃,始终把方向对准前面的外白渡桥,同时也不断把船头调整过来,对准涌来的排浪。他说:“大浪打过来不怕,只要船头冲着浪袭来的方向。千万不能把船身横过来对着浪,那样浪会把船打沉”。此时我才明白为什么老姜刚才检查了半天橹和橹帮绳,如果在这一当口,这两样东西有一样断掉,那太危险了,船失去控制,就会横过来,浪就会把船打翻。当然如果这时正有一条万吨轮船驶过,那是必沉无疑了。后来就听说,石牌乡毛许大队的一艘开上海的农船在横渡黄浦江时,被轮船激起的排浪打沉没,船上的四个人一个也没有找到。

老姜一橹一橹地摇着船,大家不说话。上海外滩经典的万国建筑和熟悉的外白渡桥此时失去了观赏价值,在我们眼里仅仅变成辨别方向的标志。有着百年历史的外白渡桥越来越近了,桥上熙熙攘攘的行人看得很清楚,桥下的苏州河入口也可以看清了,我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了。此时竟没有发现第二只和我们相同的船在一起,只有我们一只船渡过了黄浦江。我对老姜刮目相看了,心里真佩服他。

几十年过去了,后来又多次横穿黄浦江,那只是一眨眼的工夫,乘的是黄浦江底下的地铁。从浦西“南京东路站”到浦东“陆家嘴站”,不过一、两分钟,只觉得快,可感觉却远远不如当年摇船过黄浦江时那么丰富多彩。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