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45.好梦难圆  

2007-12-15 14:49:06|  分类: 段波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土坯

今年是恢复高考三十周年的纪念,许多媒体都大肆宣传恢复高考如何挽救了中国教育,如何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看到这些报道,我的一肚子苦水又泛了起来。

不可否认,我们老三届中许多混得不错的同学,基本上都是“进过大学镀过金”的。像我这样在教育岗位工作了三十五年,至今“最高学历”仍旧是“江苏师院附中高中毕业”的人,应该是很少很少,谓之“凤毛麟角”。不是我不想读书,实在是造化弄人,使我几十年来“好梦难圆”。

70年代初,开始有推荐“工农兵大学生”的时候,我属于劳动不积极、不会拍马屁、已经担任民办教师的人,绝对不会被推荐的。

77年,我是在县城以外数十公里的一个公社中学担任体育教师兼县业余体校的排球教练,为太仓县和苏州地区作出过不少贡献。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我与许多同学的心情一样兴奋、激动,认为这下子出人头地的机会来了!因为我是高二毕业生,到农村后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自学,把高三的立体几何与有机化学都补习了起来。即使在担任体育教师的日子里,也不忘读书,还辅导我的那些学生们各门学科的学习,只要有公平竞争的机会,我相信自己是不会失败的。

于是我一边抓紧时间复习功课,一边回到原插队的公社报名,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开始的时候,县体育局和文教局的有关领导曾劝过我留在县里,不要去参加高考,后来看我态度很坚决,想想我好多年一直在搞体育,肯定考不取,也就不阻拦了。11月下旬,冒着漫天冰雪,我回原公社参加了苏州地区组织的初考,结果在自己所在的公社考生中居然“名列前茅”。拿到参加全省联考的通知书后,我的信心更足了:我的学习功底还不错,苏州对房门的张阿姨(多年的好邻居、父母亲的好朋友)担任江苏师院的招生组长、同班好友某君借调到省招生办参与工作。哈,我的有利条件不要太多哦!

在考试的日子里,考场里有许多与我一样的知识青年,也有我教过的学生,监考的是我同学校的同事,外语又可以免考(我们学了8年俄语的,要是考外语的话,吃亏就大了),我的心情像小鸟一样飞翔、像白云一样轻松。可是过后,许多同学和学生都陆续收到了不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自以为是的我却音信全无。这是怎么一回事啊?过了许久,我才渐渐打听明白:县里教育和体育部门的那几个头头(有的是老红军,有的是老革命),因为怕我走了以后给县里带来损失,竟利用权力,硬是把我的材料给卡在原地,根本没有送到省里去!呜呼,他们是好心挽留“人才”,我可是做了一个“白日美梦”。好,第一次高考就这样泡汤了。我并不责怪他们,他们也是为了事业啊。

78年,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这次我学乖了,培养了一个可以接替我工作的青年体育老师,事先与领导们进行了沟通,他们答应我今年一定不再“拖你的后腿”。就在我踌躇满志地准备赶乘这“知识青年上大学的最后一班车”的时候,事情又发生了戏剧化的变化:苏州市教育局来太仓招中学老师了。因为文化革命的影响,苏州的中学师资严重缺乏,他们一方面招收工人教师,一方面到各个县区招收知青到苏州的各个中学担任教师工作。怎么办?

抓住最后一次进入大学进行正规的深造的机会 ?但是已经明确了原则“哪里来哪里去”,毕业后需要回原插队地工作。直接回苏州当中学老师?那今后再也没有进大学正规读书的机会了。也是当年斗私批修不彻底,怕苦怕累在作怪,在农村的十年实在有点害怕了。我选择了第二条路:跟着那些招老师的,在78年底,到苏州市教育局报了到。第二次机会,又成了“黄粱美梦”。

以后,读书的机会还有很多,但都一次又一次的被我自己给错过了。79年,上海体院到苏州来招收本科函授学生,不少同龄人都报名了,我的文化和体育水平都可以,但那时我正找机会在转行不做体育老师,于是也就不好意思去考体育学院了。80年,教了一年历史的我已经进入苏州历史中心教研组,想到苏州教师进修学校去读个大专,可是那几个老爷子说“你来搞什么搞啊,你的水平来教书还差不多,当那门子学生呢?”给他们一捧,我头晕了,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就此放弃了追求。86年,学校缺乏政治教师,又有一个到江苏教育学院进修大专的名额,校长希望我改行。我却认为“文化大革命”把政治搞得面目全非,我还是离政治远一点的好,就婉言谢绝了校长的好意。

于是乎,我多次的与“大学”、与“深造”擦肩而过,马上退休了,一直是一个“学历不达标”的中学教师。最近学校要给每个中层干部做详细档案,负责人找我说:“你的档案里就缺一份学历文凭”。我只得苦笑着回答他:“我的确没有什么学历文凭。附中的高中学历也只是一张学校办公室开具的手写证明,真要学历证书,我只保存着1961年沧浪小学的毕业证书,你看要不要?”

反思自己的人生道路,我一直很相信的哲理是(1)机会人人都有,但它属于有准备的人。(2)机会人人都有,但你必须伸手去抓住。

我没有去伸手抓住机遇,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认命。

                             写于2007年12月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