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网易考拉推荐

37.故乡的桥  

2007-11-17 20:42:08|  分类: 甘玉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玉铭

    我的故乡——石牌是一个美丽的江南水乡小镇,一条“S”形的戚浦塘河从这小镇中间穿过,恰好把小镇分成两大部分:河南街和河北街。河水清澈,站在岸边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碧绿的水草顺着水流柔柔地摆动着,小鱼在水草中间嬉戏似的游来游去,悠闲自得。

据说,戚浦塘河因当年民族英雄戚继光为领兵抗击倭寇开凿此河,与浏河接通,将士从水路将来犯之敌打得落花流水。人们为纪念这位民族英雄,所以这河起名为“戚浦塘”。戚浦塘河上有一座三孔的大石拱桥,它们一于小镇中央,象一条彩虹把河南街和河北等联接起来,成为小镇人来人住的纽带。

石拱桥的桥顶,离河面有四层楼那么高,正中间是一个大拱,其两旁各有一个小拱。记得夏季水涨时,三个石拱中均可通航船只,大拱很宽,两只大船可以并行通过。那时候没有公路,所以水路运输非常繁忙,东来西往的船只,穿梭般地从大拱下面通过。

这座石拱桥的桥面大约有一丈五尺高。从河南街拾级而上,至第36级处到达桥的最高处,那里有一个一丈五尺见方的平台,就是桥面。它由十几块大石块铺就,非常平整,平台东西两边各有一只与平台等宽的石凳,样子和公园里的靠背椅子差不多,只不过没有弧度、质地不同而已。整座桥由花岗石砌成。唯独这两条石凳由青石凿成,靠背可以靠,也就是桥栏。因为年代久远,坐过的人多了,所以石凳看下去十分光滑。离开平台向北下桥,有32级石阶。虽然南北石级质地相同,上面凿的菱形花纹也相同,但平台南面石级的石条大小相同,厚薄均匀,较北面的石级要整齐得多,北面的石条则不同,显得不够齐整、协调。传说,那时河北街属常熟县,而河南街属昆山县。这也许就巧玲珑县工匠要一比高下,也许先挑齐整的石条铺桥南坡,剩下的再铺桥的北坡,免得两面都不均匀,那就不得而知了,整座桥的栏杆、柱子非常美观,齐膝高,每隔四尺有一石柱,非常匀称。

夏日的清晨,上得桥来,坐在石凳上凭栏观望,整个小镇尽收眼底。远处:青瓦粉墙的屋舍鳞次栉比,炊烟袅袅;远处:稻田万顷,郁郁青青。这时,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给所有的景物披上一层金色的轻纱,分外美丽迷人。农家姑娘嫂子们挑着担子,把自家种的小白菜、紫茄子、红菱角齐齐整整地摆放在大桥的西侧,打渔的老伯、小伙把活蹦乱跳的鱼虾放大桥的东侧……小镇上的人们挎着蓝子上桥买菜。卖菜姑娘们亮起清脆的嗓子:“来买呀,鲜鲜(家乡人把‘新鲜’称为‘鲜鲜’)的小白菜……”打渔的老伯的吆喝则是浑厚、宏亮:“吃鱼挑活的喔……”好亲切的乡音,好淳朴的民风。曾记得每每这个时候,我总要拽着妈妈的衣角一起上桥。妈妈有时给我买一小碗白婆枣,有时买一碗红菱角。我边吃边走,跟着妈妈“满载”而归。儿时的见闻、朦胧的感受,至今忆起,依然那么真真切切,令人神往。

夏天的中午是最热的时候,靠北的那个石拱下,我是家邻居曹老板开的渔行囤鱼的地方,那里竖着木桩,架着木板,在水中带着好几个大大的鱼篓子养活鱼。于是我常常赤着脚,坐在桥洞下的木板上,把双脚浸在碧绿的水中,西南风从桥洞中徐徐吹过,好不惬意。这时我常常双手撑在木板上抬头仰望石桥。石桥的石栏外边沿上的石缝里长着许多不识名姓的野花野草,蓬蓬勃勃,随风飘拂,象花环,又象神话中仙女的长发,美丽极了。

夏日每当太阳落山,人们晚饭过后,有的拿着小板凳、小椅子,有的拿着长凳和木板,搭起简易的床,都聚到这座石拱桥上。南堍北堍、平台上,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坐着、躺着,尽情地休憩、谈笑。月光皎洁,凉风笑语,不时地传扬开来。好一幅和乐恬静的乡村夜景图。

故乡的石拱桥虽然没有苏州宝带桥那样知名度高,但她在我的心目中却胜过宝带桥。甚至江南第一水乡——周庄的石拱桥与她相比也显逊色。她是戚浦塘上最大的一座石拱桥,是交通枢纽,是别具一格的乡村气息很浓的小菜场,也是夏季家乡人们纳凉的“天然避暑地”,更是一座铭记在家乡人民心中的抗倭爱国桥。为了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要拓宽戚浦塘,拆除了大桥,现在在她原址上建造一座富有现代化气派的双曲拱水泥桥。据说在拆建时发现一块石碑,因为年代久远,无法清楚辩认上面凿的字样,但此桥“建于明朝”的字迹却清晰可见。细细算来,这座戚浦塘河上的石拱桥要有几百多年历史了,不知茅以升先生在我国桥梁史上有没有给她写上一笔。

故乡历史悠久流淌抗倭将士血汗的戚浦塘啊,我永远难忘;故乡戚浦塘上最大的一座独具风貌造型古朴的石拱桥,我记忆犹新。我从五岁时就开始从河北街通过你走到河南街的中心小学上幼儿园,直至我外出求学,你是我成长的见证。

我离开故乡到昆山从教已二十五载,每当我在电视或电影里看到你和你模样相同的石拱桥时,我就会油然想起你那壮观的雄姿,熟悉的身影和对故乡人民的无私奉献。“美不美,故乡水”我永远忘不了哺育我成长的戚浦河,更忘不了戚浦塘桥上那座伴我童年成长的石拱桥,我不时地会拿出十年“文革”期间,我和两位同窗好友手拿“毛选”,在河南街的河滩上照的黑白照片。这照片就是以戚浦塘上的石拱桥为背景的。尽管我早已告别家乡——石牌,辗转南北,但这张照片我一直珍藏着,因为上面有一座给我印象最深的石拱桥。

   此文原载苏州市十佳乡土刊物玉泉文学社交流刊物《玉泉》2004年第二期,以下是当时该刊的编者按:

新加盟的甘玉铭女士系昆山市二中退休语文教师,从教之时,每每作“下水作文”,其诗文情真意切,人物呼之于出。本期特辑甘老师散文两篇,以飨同好。(注:另一篇散文《阿春》将于下月转载。“下水作文”指教师写作的与学生同一命题的作文。)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