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36.张大闸蟹  

2007-11-12 12:44:52|  分类: 张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 密 

秋风瑟瑟起,早晚大地降下了暗霜。“霜降一抹倒”,万顷稻田里的水稻一抹倒了,到处堆着金黄色的稻摞。“西风响,蟹脚痒”,是水稻收获的季节,也到了张大闸蟹的时候。“张大闸蟹”这是昆北石牌、陆扬农村的说法,“张”就是用丝网去捕螃蟹。白天刈稻、捆稻、挑稻,从天亮忙到天黑,连喘息的工夫都没有,再加上白天河里船只穿梭不断,于是只能在夜晚去张螃蟹。

收工后还未断黑,先拿起一把河锹,到小河东的岸边上走一圈,找一个八仙桌大小的地方,挖去松松的表土,细细地铲平泥土,变成了一个平台。再到宅基上阿关家的竹林去,那里长着一大片茂盛的“蒲其竹”。隔壁大宅基上黄伯夫家的竹林品种叫“大竹”,根根有酒盅那么粗,不能用。只有“蒲其竹”细如拇指,砍两根竹杆正好用。这两根竹杆很有考究,既要细长,又要有韧劲,用“蒲其竹”最恰当。这些准备工作天黑前必须做好。

吃过晚饭后,理好两张蟹网,这才是张大闸蟹的主要工具。网是去镇上买的,是用很细的白色的尼龙线手工织成,网眼比一般张鱼的丝网要大一些,有几厘米大。网呈长方型,长四五米,宽一米多。网上下两面有纲绳,网的下面缀有许多铅坠。张蟹和做其他事一样,准备工作的时间很长。

想到去张大闸蟹并不是对蟹的美味垂涎三尺。到昆北石牌插队后,也吃过几次螃蟹,甚至曾用面盆盛过蟹吃。但没有留下太难忘的印象。秋收秋种季节中,常常挑了整整一天泥,或者刈了一天稻,开了一天麦沟,回到家最大的欲望是能吃上两碗香喷喷的新大米饭,又白又软又糯。最好是用“金南凤”中稻米,用稻草在灶头上烧的饭,炒上一碗有点油水的大青菜,碧绿生青,特别想的是再有几片红烧的鲜肉嵌油片(油片——昆北特产豆制品,类似苏州的油豆付)作为荤腥,那才叫馋涎欲滴,才叫美味佳肴。区区几只螃蟹何以抵挡饥肠漉漉的肚子。蟹肉味道很鲜嫩,但螃蟹吃来也太麻烦费事,干了半天活,没吃到什么肉,几只螃蟹,蟹壳倒有一大堆,真是“三升胡桃,四升壳”。虽有蟹黄,比起猪肉来油水又太少。去张大闸蟹主要是在队里老乡的影响下,一种好奇心的驱使。

带上丝网、竹竿,别忘了带上一盏擦得亮亮的桅灯出发了。

夜色苍茫,岸边藁草叶子上落下了寒露,只见小河两岸闪着星星点点的渔火。在桅灯灯光照耀下,我学着别人,用竹竿把两栓丝网戳出去,直伸到河中心。看着网带着竹竿慢慢往下沉,沉到差不多时,就把竹竿的这头插在小平台河滩边的泥里固定。每张网的下面都有一根纲绳要紧紧地拽在手上,然后用柴刀削好的两根比筷子短些的细竹蔑,擦在平台上的泥里,把纲绳的这头栓在竹蔑头上。

与我们在乡下看到的丝网张鱼不同,张鱼用一扇网,而张螃蟹得用两扇网。鱼游到丝网上,鱼鳍自然会卡死在网眼中,它挣脱不了。但是螃蟹似乎聪明一些,它爬到丝网上还会逃走。于是人们想出办法,用左右两扇网并排放下去,如果蟹从左面网爬上来,左面的纲绳会牵动篾片,一看到篾片动,马上收左面的纲绳,使网从左面卷上来裹住蟹;如果右面的篾片动,马上收右面的纲绳,使网从右面卷上来裹住蟹,这样螃蟹逃不掉了。

于是人可以坐下来,等蟹上网了。桅灯照着蔑片,眼睛紧紧盯着竹篾片,生怕看不到篾片动。眼睛看酸了,就看看小河水。河水静静地流淌,在桅灯昏黄的灯光下泛着混浊的灰色,排水站正在抽水。昆北的水属阳澄湖水系。从我们生产队用船到苏州去装化肥,如果走近路,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到昆北巴城,过后直穿阳澄湖连三湖——东湖、中湖和西湖,再过三个多小时就可以到苏州平门了。记得有一次,我和队里另一个插青,自驾一只小木船,用一根竹篙当桅杆,一床旧被单作船帆,再加上一支橹,乘风破浪横穿巴城阳澄湖到达苏州。这是题外话,是想证明石牌的大闸蟹是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

奇怪的很,小河对过的和我一起来的生产队长根喜忙得很,一回儿收网,一回儿戳网。可我脚下的篾片一动不动。那时没有手表,只觉得要有一两个小时了。深秋的半夜,寒气袭人,浑身发冷实在吃不消。于是走回家去穿上一件短棉大衣,这是好婆在我下乡前一针一线亲手缝成,专门让我下乡御寒的。穿好棉大衣回到土平台坐下,裹紧棉大衣,身上有些暖和了。由于坐在水边上,水汽冒上来,手脚却还是钻心的冷。俗话说的好:寒从脚起。人想站起来跑动跑动却不行,一是生怕惊动螃蟹,二是怕错过了机会没看到篾片动。

继续盯着篾片看,篾片还是纹丝不动。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了,快到12点了吧。突然右面的篾片动了一下,我的神经一下兴奋起来,接着篾片不停的晃动,太激动了。我连忙手忙脚乱收起右面的纲绳,从右面把丝网卷上来,另一只手把右边的竹竿拔出,从水里提起来。网带着滴滴嗒嗒的水珠出了水面,在桅灯灯光的照耀下,一只大螃蟹清清楚楚的被裹在丝网中。仔细一看:青壳、白肚、金毛,正宗的阳澄湖大闸蟹。两只大蟹钳张开,八条细腿弯曲,两只小小的眼睛突出在外,骨溜溜的转。老远看上去就像只巨大的蜘蛛,算得上是面目狰狞,实在难看,人们当时怎么会想到去吃它。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简单。吃蟹的历史不知从何开始。后来读到《红楼梦》,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和三十九回就已有详细的描写。明末清初皇亲贵族贾府里设宴持螯咏菊,庄稼人感叹不已。刘老老道:“……这一顿吃螃蟹的银子,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了!”这是后话。

螃蟹取下时丝网容易乱,要十分细心,化了不少工夫才把蟹放到袋子里。又化了很多时间把网整理好以后再戳出去。此时肚子饿了,咕咕直叫。真是又寒又饥又悃,张大闸蟹好辛苦啊!大概到半夜一两点钟了,自张到第一只螃蟹后,篾片再没有动过。我实在悃的吃不消,明天一早还得出工,收网吧。看看河对过的根喜还坐在那儿。

拖着疲惫的身子,睁着快闭上来的眼睛,化了大半夜工夫,带着一只螃蟹回到了家。

第二天碰到根喜,他一脸喜悦:“我昨夜张到十几只螃蟹!你呢,”我说:“一只”。他狡黠地冲我一笑:好好学学!是的,我学到了老乡张蟹时看得见的东西,像竹竿、丝网、篾片、桅灯等等,那看不见的技术呢?!就譬如如何了解河水下面的情况呢?。。。。。。

后又听说昨天夜里二队的老国民,就在我张蟹的下游不远处,张到十斤螃蟹。自己一只未尝,一早拿到镇上去卖掉,八毛钱一斤。回来时带回几斤鲜腿肉,每斤七毛五分钱。

说来也怪,在那石牌插队的青春岁月中,自己不但吃过阳澄湖大闸蟹,而且张过大闸蟹,但是多少年过去了,大半辈子难忘的美味佳肴,却不是阳澄湖大闸蟹,而是一碗新米饭加炒青菜再加油片嵌肉,这是真话。

         

难忘当年的美味佳肴                                                                                         2007年11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