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春的岁月

 
 
 

日志

 
 
关于我

世上最动人的词是“青春”,青春是早晨的太阳,她容光焕发,所有的阴郁都遭到她的驱逐, 青春是奔涌的激浪,天地间回荡着她澎湃的激情,谁也无法阻挡她寻求大海的脚步, 青春是蓬蓬勃勃的生机,是不会泯灭的希望,是生命中最辉煌的色彩…… 当发现自己鬓发染霜,对时世不再充满激情时,青春是不是也已经如黄鹤一去不回,只留下与青春有关的回忆,安慰日渐衰老的心?然而青春的载体不仅是岁月,更有心灵。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不老的心灵,青春就永远在我们身边。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不仅是安慰,更是一种激励,一种倾诉。

34.我在农村当教师  

2007-11-01 12:59:42|  分类: 袁以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 新

随着岁月的流逝,经历过的许多事都模糊了,但当年与教坛结缘的情景,却始终是那么清晰。

那是二十多年前,与我一起到太仓插队的同学先后都调回苏州,剩我一个人留守“知青屋”。那天,队长把我叫去,说大队学校的一位五年级老师去探亲了,让我明天去代课。

第二天一早,我换了件干净衣服赶到学校。这哪是学校呀?没有围墙,一幢破房子,门窗玻璃都碎了。上课铃声一响,我第一次推开教室那扇破门,“啪”的一声,一把扫帚从我头上掉下来。顿时,十几个学生哄堂大笑。“乡下小囡真野”,我叮嘱自己,反正是代课,犯不着跟他们发火。岂料,一个小个子的男生竟然跑到讲台上做起了鬼脸来。我一把抓住他大声问:“你叫啥名字?还要不要上课?”“他叫穆小丰,也叫皮大王!”孩子们乱七八糟叫起来,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直到校长闻讯赶来一顿训斥,才安静下来。这时候,下课铃也响了。

那晚,我失眠了,在竹榻上辗转反侧,怎样才能让这些野孩子安静下来呢?对了,讲故事!第二天我一上课就开始讲故事,还真的把他们给吸引住了。一个个睁大了眼睛望着我。下课铃响了,孩子们仍不愿意离开,还要听故事。好在那个年代,学生们学的也就是那么几条语录,有的是时间。是这些故事让我与孩子们连在一起。我教他们读书、画画、唱歌,还教他们练毛笔字。

两个多月后,校长突然对我说:“明天你不用来了。”那么由谁代下去呢?正想问,校长就说已经安排好了。我去向同学们道别时,孩子们的哭声响成一片:“老师,你不要走,再给我们讲个故事吧!”望着这些孩子,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些孩子了。

8月的一天,我赤着脚正向河浜走去,只见那个皮大王穆小丰和几个同学向我走来。原来,他们因为家境贫困而辍学了。以后的每天晚上,他们就到“知青屋”来听故事。我想,他们小小年纪就不读书太可惜了,就将我读过的书带到乡下,把一篇篇课文油印出来,每晚在煤油灯下,照例是先讲故事,再上课。

这件事情被公社管文教的领导知道了。他对我说:你喜欢教书,下学期就在小学里搞个“戴帽子”初中,请你来教。那晚,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孩子们,他们高兴得一起欢呼着把我抛了起来。后来,我邀请了另一位知青来,我教语文、历史、地理,她教外语和数学。9月1日开学那天,不少老乡来看热闹,并说:以后不知道能不能出几个大学生啊!?

因为缺乏教材,我白天上课,晚上刻蜡纸、印教材。一天清晨,我只觉得两眼发黑,怎么也爬不起来。但想到那些孩子,我硬撑起来,一步一步捱到学校。已经上课了,我推开教室门,孩子们一声不响地坐着,一双双眼睛看着我。我浑身上下直冒虚汗,还没开口就晕倒在讲台上。当我在“知青屋”里迷迷糊糊地醒来,只见一张张小脸望着我,桌上放满了鸡蛋、红枣、白糖、卷面。班长高加星见我醒来,轻轻告诉我:“今天我们把语文预习了,还做了数学作业。”望着这一切,我的双眼模糊了…….。

一晃数十年过去了,这些孩子中的优秀者分别到北京、南京、沈阳等地跨进了高等学府的大门,还有一位学生出国留学。现在每逢收到他们的来信,我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久久不能平静。

           (本文原载于1998年10月21日的《姑苏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